关于成熟这件事

关于成熟这件事

自从老王从北京回来,聊哲学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其实也不是聊哲学,我觉得这个概念有点庞大。对于我来说,如果不能把哲学落地为实际可操作的行动,都是瞎扯淡。

老王开始夸我,迄今为止,老王只夸过我两回,第一回是高考毕业,第二回是考出司法考试。这是第三回。

我的人生,就像很多人希望得到父亲认可一样希望得到老王的认可。但是老王的夸赞真得太难了,他的批判主义就像阴魂不散一样,这三十几年如影随形,批评我好不留有余地,以至于我也习惯了他人对我的否定。但这一次的夸奖,让我觉得悲凉。

老王说:你做事比以前沉稳,说话平和,不像以前一样据理力争,动不动就跟别人抬杠,情商有所提高。现在看看,越来越成熟,像一个做律师样子的人。

可是,我悲观的认为,我失去了一些我原本的模样。关于成熟这件事,是对社会理解的妥协,越谙世事,越而世故。对于“成熟”是摒弃一些坚持为前提的。我渐渐的不再坚持己见,渐渐地容纳别人在我看来对的不对的任何对待事情的看法,甚至冷淡地像很多人一样的认知:改变不了任何人的想法,那就听着就好。倾听,是一件高情商的行为。

这件事说不上好或不好,“情商”抑或“智慧”,需要自己领悟。有些事情不可逆转,我常常想重来一遍,我可不可以像我理想的想象一样生活着。没有答案,因为现有的生活呈现便是答案。

每一个人都会逐渐的寻找到适应社会环境的自我融洽方式,而这个方式的表达形式叫做“成熟”。

陈丹青说:生命就是一场骗局。

我最近也常常想:老王的一生,老王想要的是什么。老王常常说:来不及了。可是,我曾经这么大怨怼他,我以为我是家族里唯一能够理解他的人,现在回望,我不了解他,不理解他,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埋怨过他。

就像很长一段时间,我拒绝成熟,拒绝长大,即使我知道明明这样做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我偏不,不过是觉得行为作风不像自己的风格。也许有一段时间会觉得可笑,现在想想,这正是年少轻狂的姿态。年少有年少的情怀。

年少的时候试错的成本和机遇便是一个人最大的资本。所谓“成熟”,涵盖了“谨言慎行”,涵盖了“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感慨。

北岛说:不要校正时间。可正是时间,让我们去感叹“行为”的变迁。可能我希望在生命的这场骗局里,被骗地甘之如饴。

时间,是最大的审判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