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落日是天涯 忘极天涯不见家

今年是在厦门的第三年了。

厦门这个城市,年平均气温20度以上,每年长达七个月的夏天,树木四季常青,花朵常年盛开,可以说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南方城市了。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每年秋冬时节,当看着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三角梅时,内心却总想飞回满目苍凉的故乡大地。

我的故乡是西北的一座小县城,四季分明得如同西北人民的爱憎情仇一般。春天温暖,夏天炎热,秋天凉爽,冬天寒冷。草木也依着季节的变化从嫩绿到深绿再到黄绿再到枯黄,如果仔细地看着它们,仿佛能看到时间的脚步。三年前我离开时,故乡正是深秋时节,坐班车去火车站的沿途,火红的树叶漫山遍野,我不知那是否为杜牧笔下的枫叶,却觉得那一刻的景象当真红于二月花。景色一直在倒退,我一直在前行,但越向前,心中的眷恋越深。


故乡的山


我的目的地是厦门,一座别人口中四季如春的城市。因为那一年,故乡的一切都是那么寒冷,寒彻心扉。所以在一个彻夜无眠的夜晚,我暗自做了决定:一定要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南方城市去生活。

后来,我终于得偿所愿。生活在了一个温暖的南方城市,每天穿梭在陌生的人群中,过着长达6、7个月的夏天,冬天也不需要穿着臃肿的棉衣。我的世界终于温暖了。但每当海风吹起,我总会想起小时候,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小姑娘,迎着风走向她的小学,身后的路延伸着,她的家就在不远处。每当秋天来临,我总会想起,妈妈突然端出来的红薯,和换季的新衣服。冬日的午后,办公室里的我总有一种幻觉,下班出去就能看到雪白的世界,然而出门时只能看到冬日漆黑的夜。

夏天时,夜还不会那么早来临,每天下班路过一个天桥时,可以看到夕阳西下的景象。我总会站在天桥上看着,一直到太阳落下去,再慢慢回去。这时候,总会想起李觏的那句诗:人言落日是天涯,忘极天涯不见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