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棉被和爸爸的酒杯

五一回家前,老薛说,妈(我婆婆)给我们新房做了棉被,你可不要嫌麻烦。

因为没买到4号的高铁票,我们3号就得返程。于是2号就开始准备买土特产和收拾行李。买茶叶时,妈问熟人要了几个大口袋,说是回家给我们装棉被。

等把棉被拿出来,我有点惊了。三床2米的粉色冬被,一床1米8蓝色冬被,还有凉被,还有两套床单被罩~每个被子都套了个塑料袋。妈说,只有寄回去了,箱子装不下,要用口袋再装一遍,以防受潮。三个人,塞了半天终是包装好了。老薛抱了两床,我抱了两床,妞妞还提了一床下楼来。妈推了两个自行车,说是把棉被放上,送到快递站。无奈那三床冬被太厚太大,费了老大劲才捆上。妈又把其他的捆在另一个车上。太阳晒得很,我扶着被子和老薛走在前面,妈在后面,等了半天,才见她过来,说是被子又掉了,重新捆过。三个人,推着自行车,走了500米,到了申通快递,那寄件员又用袋子装了一次,分了三个袋子才装好,快递费一共135。

我先回家,爸说,我跟你妈说别寄了,这被子到哪里买不到?你们寄到成都,又搬到新家,太折腾了。有钱哪里都可以买嘛。说完,他又说,你什么都别说哈,这就是心意。那棉花都是最好的,你妈看着弹的。我点点头。想起那年过年回家,妈给老薛卤了支火鸡腿,吃完后老薛还想吃,结果寻遍全城无果,扫兴而归。至此,每次回家,妈是备足了火鸡,那量大的看着都害怕。


下午,老薛的表弟约他吃饭。爸也想去,老薛说,是个半生意性质的局,不太适合。爸多少有点生气。

吃过饭,老薛喝得微醺回来,跟爸打招呼,爸显然有点不高兴,说,你不是陪别人吃饭吗?这么早回来啦?老薛说,爸,要不我陪你喝一杯?爸说,不用了吧,我要喝自己喝,你陪别人就好。然后,排开一行南瓜子,准备自酌。老薛抢过酒瓶,给爸倒上了大半杯酒,自己倒了三分之一酒杯。爸说,你比我少,不行。说着把自己的酒匀了过去。

刚刚还在小生气,两人一碰杯,全部烟消云散。有啥菜不?爸问妈。妈跑到厨房,就听着当当当切剁的声音,不一会,端上了一盘火鸡肉。两爷子乐开了花。

妈妈的棉被啊,

那么重啊,

爸爸的酒杯,

怎么就空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