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劫:红颜薄命

我以我命,许你半世荣华


宫中的八角凉亭内,纱缦之中,一女子斜躺在白玉为砌的软榻上,微风吹动了薄薄的纱缦,却只见那女子熟睡无害的模样。

身穿明黄色常服的年轻帝王缓步走上石阶,示意两边宫女离去,径直坐在了那软榻旁边,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莫云,伸手不受控制的轻轻抚上了她的脸。

许久许久,那俊美的年轻帝王才收回了深情的目光,恢复了一片淡然,站起身来,大步离开了此地。

01

天佑王朝十三年,年轻的帝王,皇帝从山野丛林带回了一名女子到了帝都,不久后,就迎娶了那位名为莫云的女子,更向天下昭告要册封她为云贵妃。

莫云被册封为贵妃之日,年轻的帝王身穿帝袍步履匆匆的进了飞云殿,见不得那些虚礼,挥手秉退了殿中的太监宫女。

面前的的女子着水红色软绸穿珠绣鞋,华贵薄软的红纱金丝贵妃服旖旎堆地,绝美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平静无波。

刚要屈膝行礼,皇帝伸手扶起她,他无奈道:“云儿,这里没有外人,不用行礼,还和以前一样,喊我梓楠可好?”

莫云望着他轻笑:“莫云不敢逾矩,你是皇帝。”

轩辕梓楠皱眉:“云儿,你厌恶我这身份?”

莫云目光游移,望着窗外,讥讽道:“身份?这皇位是你的吗?”她冷笑的看着他:“轩辕梓楠,这皇位就如此重要?值得让你残害手足!”

“云儿!”他惊到:“我问心无愧!从没有做过那等卑劣之事!”

莫云默不作声。

轩辕梓楠心痛的问到:“云儿,若你不信我,为何要随我入皇宫?”

莫云想着那日,一身白衣的男子目光隐忍的望着自己说:“云儿,帮我。”她攥紧了手,忽然展露了笑颜道:“皇上别多想,我只是厌倦了山野生活。”

轩辕梓楠上前拥着她,假装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落寞,轻环过她的背,安声立誓:“云儿,只要你在,我就会以我的命护你一世安然。”

落云曦却无语一笑,不再多说。世事变化,沧海桑田,一心算计皇位的人,还会剩多少真情?

莫云低头不语,她已经是他昭告天下册封的妃,无论怎样,这场戏一旦开幕,她就只能好好演下去。

“啪啪啪——”偌大的飞云阁内,宫灯由近及远,一盏盏点燃,摇曳的红烛灯火勾勒出精致的八角菱花造型。

轩辕梓楠抱着她上了床榻,红色纱幔围绕在床边,金色宫铃“叮叮”作响,他亲自俯身为她褪下鞋子,看着她洁白的赤足依着地面,小心翼翼的为她除去贵妃装,将她轻轻放在塌上。

莫云的手中已经冷汗一片。

而他随之坐在了床边,只握着她的手。

今日是他们的大婚之日,莫云不敢乱动,她猜不透这年轻帝王的下一步动作。

轩辕梓楠直直的望着她,手指轻轻抚上她的眉眼,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因常年射箭内掌上又起了细细的薄茧,有些粗砺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很舒服,可他却能感觉到莫云在轻微的颤抖。

“你怕我?” 轩辕梓楠收回了手,问她。

莫云闭上眼,不肯说话。

轩辕梓楠叹了口气,脱下了皇袍,顺势躺在了莫云身边,他背对着她,说了句:“睡吧!朕不动你。”连自称都改了。

莫云眉头一皱,不懂他是何意,好在今晚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她翻身远离他,只听背后又传来他的声音:“云儿,若你不愿,朕不会勉强你。”

飞云阁外,一片灯火玲珑,殿内外穿行着宫女太监,却禀声静息,十分安静。

一夜静谧。

莫云醒来,转头看身边已经空了的位置,面无表情的起身坐着。

她用手撩起耳边的长发,看着周围的大红喜幔。

”轩辕梓楠。”莫云神色清冷,红唇微张:“让我进宫,你一定会后悔。”

02

换上了一身宫装,莫云喊了宫女为她梳妆。

“娘娘,月耀殿的婉儿求见。”一个太监尖着嗓子喊到。

“请她进来。”莫云正在思索着这人是何许人,一旁的宫女低头小声解释道:“娘娘,她是皇后的人。”

莫云明了,她早就耳闻,当朝皇后是皇上的表妹,她的父亲亦是朝中德高望重的前朝元老苏丞相,而自己刚进宫就被封为贵妃,想来,那人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贵妃娘娘,皇后请你前去月耀殿。”那宫女对着莫云行了礼,低头说道,可那声音里却藏着不屑。

“一个不知哪来的乡村野丫头,竟当上了贵妃,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手段。”那人心里这样想着,心下一阵鄙视。

莫云没有回头,也没有在意那语气中的不善。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勾起了一个凉薄的笑,说道:“知道了,本宫这就去。”

站起身来,由宫女婉儿带路,经过了御花园,内宫的长廊,才到了皇后所在的月耀殿。

月耀殿极为宽敞,分为内外两殿。琉璃灯盏高高垂挂,四处精美绝伦,端的是华贵无比。

进了内殿,皇后优雅的端坐在塌上,画着精致的梅花妆,倒也不失为是一个美人儿。

她的手中端着一杯热茶,莫云对着她屈膝行礼。

皇后似是没看到她一般,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搭着茶杯,她不说话,莫云就不能起身,热茶缭绕的雾气渐渐散去,皇后才抬眼瞥了她一眼,说道:“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这让陛下念念不忘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莫云抬起头,丝毫不惧怕她的挑衅,一双眸子冷冷的望着她。

苏韵意内心一惊,这女子光芒太盛,面上却一片平静,她轻轻一笑,倒也是芳华绝代:“妹妹果真是仙子一般的人儿,本宫看了也是欢喜的很,只是啊!”她掩着嘴轻笑道:“女子啊,再美的风华也有失去的一天,只怕到时候像妹妹这样来自山野的孤苦女子……呵呵”她适时的住了嘴。

莫云心中轻叹,真是自作聪明的女子,她除了依靠着他那权倾朝野的爹爹还会干什么?自己原本就不留恋这宫中富贵,要不是那人……

她收回了思绪,对着苏韵意道:“皇后娘娘不用在意我这样的小人物,毕竟,我与娘娘非亲非故,也不劳娘娘费心。”

此时,皇上身边的太监突然来喊话:“皇后娘娘,皇上要宣云贵妃有事相谈。”

莫云正想找个理由摆脱这皇后,这皇帝的旨意来的可真是时候。

她又行了礼,不等皇后开口,转身就走,皇后的那副伪善嘴脸,她是一点都不想看到。

苏韵意目光阴冷,狠狠的绞着手中的帕子。

婉儿见状忙弯腰恭敬的说道:“娘娘,别和一个山野村姑一般见识,娘娘的身份何其尊贵,不值得为她生气伤了身子。”

苏韵意冷冷的望着莫云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我也不想,可那贱蹄子不知道怎么魅惑了皇帝表哥,他表明了心态一定要护她周全!让我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婉儿靠近苏韵意,小声说道:“娘娘,来日方长,她肯定逃不过娘娘的手心。”

苏韵意听了此话甚是满意,她笑道:“对,等着吧!莫云,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到时候我让你连自己死的都不知道!”

莫云跟着小德子一路走,她有点奇怪,这路分明是回飞云殿的方向,她上前一步,略带疑惑的问到:“公公莫不是带错路了?这不是去见陛下的路吧?”

小德子笑道:“娘娘,奴才没带错,是皇上怕您在皇后那受了欺负,特意让奴才帮你解围。”

莫云轻笑,放下心中疑虑,就跟着小德子回了飞云殿。

03

莫云在宫中数月, 轩辕梓楠时常宿在飞云殿,却不碰她一下,只一次醉了酒,抱着她不肯撒手。

都说帝王无情,莫云看着他像个孩子似的拉着她的衣摆,心中一片柔软,她好像又看到了一年前那个与她相坐欢谈的少年,两人相拥而眠,直到天亮。

盛夏时节,正是炎热的时候,莫云无事就去后宫的凉亭小坐。

那日,莫云依旧百无聊赖地坐在荷亭,看着满塘碧绿,她站起身来,忽又想起南山的那片池塘,那里的荷花是否也如年年那般开的繁茂?

刚下朝的的轩辕梓楠来到莫云身边,皇宫荷塘之上,他轻揽她的细腰,柔声说道:“云儿,在宫中那么久也是乏了,今晚陪我出去走走如何?”

莫云平静的眼中一闪而逝的惊喜,语气中都有种淡淡的期待:“真的?”

轩辕梓楠取笑她:“当然!我何时骗过你。”

莫云点头,算是应下了轩辕梓楠的邀请。

马车平稳地行驶到皇宫二道宫门口,一路出了宫门,莫云半坐半卧,一袭黄色纱衣配拼了纱边的黄绸长裙,撑着右颊朝外张望。

轩辕梓楠半阖着眼睛,一身银白色锦衫轻薄透气,绞着银边的衫角垂落在脚踝后,眉宇间有些疲惫。

很快,马车就赶到了京都的街道边。

夜晚的京都,灯火如繁星。

莫云掀起车帘,目光落在了对面的一家面馆,不顾身份撩起门帘就下了车,轩辕梓楠看着她急匆匆的走下去,示意旁人在此等候,自己则紧跟其后。

莫云向着老板娘要了两碗面,随即坐在了最靠里头的一张掉了漆的桌子旁,静默地看着周围说笑的人群。

轩辕梓楠坐在那里,双手交握,眸光深沉地注视着四周。他挑的位置正对着灯光,烛火莹莹,在他俊朗的脸上投下片片阴影,以至于模糊了他的面容。

莫云看着他,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能跟着来,且能一点没有嫌弃的坐在这里,她是有些惊讶的。

那老板娘看着衣着华贵的两个人,小心的将面放在两人桌前,莫云转头对她一笑表示感谢,轩辕梓楠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她终于笑了,虽是对着外人,那也是她进宫以来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笑了,他看的入了迷。

两人吃完面,轩辕梓楠留下银两就带着莫云去往湖边,不急不缓地慢慢前去。

莫云站在柳树下,遥望着远处迷离的灯火,心下起了顽皮之心,她转头指着轩辕梓楠:“你,帮我去买一个灯笼来,去吧去吧!”她掩着帕子笑。

轩辕梓楠摇摇头,一脸宠溺的往湖外走去,他买了一只荷花灯笼,刚刚转身要去找她,只听不远处有人喊:“落水了!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

轩辕梓楠心惊,那个方向正是莫云所待的地方,顾不得多想,他一个箭步飞身而去,灯笼都掉落在了地上……

水中扑腾的人是莫云,她不会水!来不及多想,一个纵身投入了水中。

轩辕梓楠一把拉住莫云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感觉到怀中女子的不对劲,低下头,看见女子清秀的脸庞浮着一缕苍白,莫云一怔间,一张冰凉的唇压了过来,那张放大的脸庞已变得模糊不清。

轩辕梓楠紧紧搂住她的腰,轻易将她的红唇撬开,给她送气,又一边浮出水面将她带到了水面。

此刻,从街头赶来的便衣侍卫,看到皇上的样子,慌忙想要下跪,轩辕梓楠一摆手,他不想暴露身份。

莫云一睁眼就看到了他,轩辕梓楠看到她醒来,再也掩饰不住神情紧紧的抱住她,像是拥着失而复得的宝贝。

莫云被抱的喘不过气来,想要将他推开,听到轩辕梓楠颤颤的喊:“云儿,云儿……”莫云心中一震,他居然在颤抖?是怕失去自己吗?想起水中那个轻柔的吻,莫云心中乱做一团,那双举到一半想要推开他的手也停下了,任由他抱着自己,久久无声。

轩辕梓楠进宫封锁住了消息,他不能让人知道自己与莫云一起遇险,否则会为莫云召来祸患。

他一路急急的抱着莫云进了飞云殿,私下里叫来御医,亲自去熬了药为避免莫云染上风寒。

喂了莫云喝完药,安顿她睡下,很快就回到了乾光宫。

乾光宫内,轩辕梓楠冷冷眯起双眼,问留在宫中的小德子今天可有人来?

小德子跪下道:“启禀皇上,午时淑妃前来找陛下,说是她想和皇后娘娘一起请陛下赏茶。”

轩辕梓楠眸光暗沉:“哦?我倒不知,她们二人何时那么交好了?”

小德子说道:“淑妃娘娘最近和皇后娘娘走的很近,奴才们时常看到淑妃娘娘往那月耀殿中去。”

轩辕梓楠面容上清冷一片,声音里仿佛夹杂着寒冰:“她到底是不长记性!敢动我的人!”

小德子吓得一颤,心想,这才是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一代帝王本色,这宫里恐怕只有飞云殿里的那位才是特别的。

莫云沐过浴后,穿着一身雪白的中衣,躺到床上,将银灯点亮,突然,一只鸽子“嗖”地一声从自半开的窗棂飞了进来,落云曦脸一沉,取下那鸽子身体里藏着的纸条,莫云看完了信,拿了火折子将纸条烧成了灰烬,她看着白纸消失,哀哀的叹息,她经常将皇帝的行踪传给那人,可这次,她不想再这样了。

几日后,宫中还算受宠的淑妃因犯错被皇帝所废赶进了冷宫,后其父也因政事被罢黜了户部侍郎的官位,大臣们都感叹那年轻帝王的果断决然,却不知道皇上背后到底藏着什么心思。

轩辕梓楠早早的去了宫里去看莫云,莫云想到那淑妃被废之事,也是好奇,她无心的问了句:“那淑妃犯了什么错了?”

轩辕梓楠解释道:“云儿,当日你失足落水与她脱不了干系,她差点害死你!让我如何视若无睹。”

莫云哑然,她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自己,想到那天自己落水后他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心……这样的人,当真是以假乱真,是抢了轩辕梓骁皇位的人吗?

轩辕梓楠换了温柔的语气说:“云儿,别说这些不开心的,明日司马大将军回都,可否陪我去一趟城楼迎接他?”

莫云在宫里也是呆的烦闷,低头说道:“正巧可以出去看看,当然是愿意的。”

轩辕梓楠吩咐她早些睡下,明日会派人来,自己便回了御书房批改奏折去了。

04

轩辕梓楠早早就在城楼上等待,莫云起的晚,宫人们抬着软轿姗姗来迟。

莫云和轩辕梓楠站在城楼之上,此时的京都还沉寂在昏暗的天地中,尚且未到极盛的光明,如此看来,或明或暗,这天佑王朝的江山竟如此壮阔。

她往前走了一步,离开了轩辕梓楠的禁锢,继续看着皇城,轩辕梓楠失去了怀中的温暖,微微怔仲间,她已经错开了自己。

莫云背对他,锦带随风飞扬,恍若自言自语道:“这天下如此壮阔……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了。”

轩辕梓楠原地未动,看着那清绝的背影,脱口而出道:“云儿,这天下和你相比,我宁愿不要前者,我只要你。”

“我只要你,只要你……”莫云身体一颤,这多日来的相处,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有些慌乱了……

莫云一回头,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一股冷意自某处汹涌而来,她眸光一沉,立时转过头,银光闪烁间,一只箭竟是直指轩辕梓楠。

她心中一凉,来不及反应,一把推开正入神的轩辕梓楠,那银箭的速度极快,眼看就要刺入她的身体,轩辕梓楠快速一拉她的衣袖,箭头偏向,还是射进了她的左肩。

轩辕梓楠慌了神,一把抱起她,不顾自身安危的往下跑去,一边发怒道:“去找御医!御医!回宫!快!”

鲜血不断从肩膀上涌现,滴落到她身上,绽放着妖娆。轩辕梓楠安稳道:“云儿,别怕,我在这,我在!”语气不自觉的颤抖,他不能失去她!不能!

莫云苍白着脸,昏迷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他因为自己而惊慌失措的眼。

轩辕梓楠亲自驾车抱着莫云,不顾一切的一路狂奔至宫中,跑进了飞云殿,此时,御医已被侍卫请来在殿中等候。

轩辕梓楠阴沉沉的拉着御医的衣领,怒道:“把云儿给朕救回来!快!”

御医慌忙跪地,叩首道:“皇上莫急,臣定为皇上救回贵妃娘娘。”背后已经冷汗直流,年轻的帝王气势太盛,让人不寒而栗。

颜御医为莫云取了箭头,上好了药,写下了药单嘱咐人为她熬药,才去向皇上交差。

御医说莫云是失血过多导致昏迷不醒,多休息几天就会醒来,轩辕俊卿就衣不解带的守了她两天两夜,一直不敢合眼,连早朝都未去,直接让小德子将奏折拿到了飞云殿。

莫云第一眼醒来看到的就是轩辕俊卿,眼前的男子一脸憔悴,眼中布满血丝,看到自己醒来,一脸惊喜。

一旁的小德子也是高兴的很,多说了句:“恭喜陛下,守了两天两夜终于得偿所愿。”

莫云震惊到:“陛下!你一直在守着我?”

轩辕梓楠看到她醒来,也不怪罪小德子的多嘴,他轻轻拍着她的手背,示意她安心。

他柔声道:“云儿,无论何时,你都要保护好自己,哪怕是我怎样,我也不想看着你受一点伤……”他知道她刚刚醒来,身体还有些虚弱,没有再多说什么,看她醒来了,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莫云醒来后,每天轩辕梓楠都会来飞云殿,更是想要一刻不离的陪她,生怕她再出什么意外。

至于那射箭之人,人虽然并未抓到,但是凭借他对于远距离箭法的了解,那杀气腾腾的气势很明显是冲着他来的,普天之下,除了他,仅仅有一人能做到如此罢了!

是他,一直欺骗莫云,让她与自己心生芥蒂,虽说那个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可自己一次一次的纵容他,他当真以为自己好欺负的吗!

05

不久后,莫云的伤口已经愈合,这离不开轩辕梓楠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莫云此时却想起那天城楼之上那场惊心动魄的暗杀,能在皇宫禁卫军都在场的情况下距离射杀皇帝的人,仅仅有轩辕梓骁一人罢了!她能想的到,聪慧如他,轩辕梓楠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可他却硬生生的压下了此事。

想起这么多天的种种事情,莫云心下冰冷一片,轩辕梓楠根本不是那般无情心狠之人,他对于自己的体贴入微,哪怕是冰冷的心也早就被融化了吧!

莫云思绪很乱,她提起裙摆,披散着头发一路跑进光露宫,那是皇帝平时批改过奏折小憩的地方,此刻正是正午,皇上应该就在那里。

莫云一路闯进光露宫,皇上早就下令,云贵妃可在宫中自由行走,无需禀告,宫女太监们看到莫云进了内殿都装作没有看到的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轩辕梓楠……”莫云焦急的喊到,推开屏风的手突然停下了。

应该休息的轩辕梓楠半褪下自己的外衣,他一手拿着药,一手在左胸上揭下纱布。

莫云当即愣在了原地,轩辕梓楠速度很快,迅速的拉上了外衣,有些尴尬的问道:“云儿,怎么来了?”莫云没有少女的娇羞,她一步步走近,走到他面前,一把扯开他的衣服,看清楚了那伤疤,深吸了一口气。

她捂着嘴哽咽道:“一年前……是你救的我?”

轩辕梓楠知道自己瞒不了了,将她拉过来,轻轻擦干了她的眼泪,待她平复下来,才将她拥在怀中,慢慢解释起来。

一年前,轩辕梓楠和轩辕梓骁外出狩猎,骑马至南山时,轩辕梓楠误入了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满塘荷花,一个穿着灰白麻布长袍的少女撑着小船游隼期间,她不经意的一个回头轻笑,让他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那样干净的笑容,他多久没见到了?

他寻了一个由头,说是自己进山迷了路,便想在此休息一下,少女也是心地善良之人,爽快的应下了。

经过交谈,轩辕梓楠方知她叫莫云,无父无母,一直孤身一人生活在南山,靠着采莲为生,日子过的也算逍遥自在。

两人促膝而坐,莫云倾佩于他的才学见识,他说自己是游历的侠客,名唤梓楠,莫云也没有生出怀疑之心,听他讲话只觉得让人安心。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后,突然,轩辕梓楠察觉出了窗外有杀气涌现,一支利箭腾空而来,直直的朝着莫云而去,轩辕梓楠面色一变,反身挡在她的背后,一个手砍打晕了她。

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又咬牙拔出了左胸所中的利箭,拿出怀中的金疮药整瓶倒了下去,撕下了衣服缠绕着肩膀止住了血。

他双眸微眯,飞身出了门外,门外,他的好弟弟正单手持弓骑在马上往屋里望,见轩辕梓楠从屋内出来,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纵身一跃下了马,紧张问道:“二哥,我正在射一只跑进这破屋的兔子,怎么会伤了你?”

倒是不露声色的撇干了所有责任,轩辕梓楠冷冷的望着他,箭上有毒,不会致命却会让伤口愈合能力非常缓慢,他现在必须回宫及时医治。

很快,随行的禁卫军赶来,看到轩辕梓楠受了伤,连忙护送他回到了皇宫。

轩辕梓骁看着那远去的一行人,阴沉着脸,这样都不死,真是命大!他转头看到屋中躺着的少女,想到他对她关心的模样,一抹冷笑浮在嘴角,他取下背后的银箭,轻轻一划,手中出现一道利箭的血痕,随即走进了屋里。

莫云醒来没有看到先前遇到的迷路人,只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温柔的守着自己,莫云经他解释才知,是这个人救了自己的性命,她看着地上带血的箭头,又看了看他受伤的手倒是过意不去。

而那叫做梓楠的男子,她分明记得他们当时在说话,然后,他好像走到了她身后,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就想不起来了……

她的救命恩人说他是当朝皇子轩辕梓骁,她惊讶不已,传闻中天佑王朝的两个皇子皆是俊美无双,眼前的男子面貌虽然比不上那匆匆离开的梓楠,却也是宛若天人之像的。

此后一年,轩辕梓骁无事就会来看她,他给她带来宫中的食物,又亲自挑选了许多锦绣让她去做新衣服,他从不端着皇子的架子,对她温柔之极,而莫云也对他芳心暗许。

半年光景已过,他许诺要给她幸福。他说,他的父王已经打算把皇位传给他,他说,云儿,我若为王,你必为后。

莫云喜极而泣,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可是很快,宫中就变了天,皇帝去世,江山易主。轩辕梓骁找到她的时候说自己被夺了皇位,只要她进宫和自己里应外合才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对他深信不疑,直到新皇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是当初那个深山迷路的少年,梓楠。

莫云脑海里串联着所有事情,她明白了一切,原来,那个许她幸福的少年一直都只是在利用她。

轩辕梓楠说:“当初我受伤离开后,想过回去找你,可父王重病在床,我又要稳固人心,一时脱不开身,直到我登基之后,我才派人去寻了你。”

他还说皇位本就是传给他的,并不是他谋害皇弟抢来的。

莫云心中感慨万千,这个男子,无论何时都不曾怨自己,他早知自己的身份,却一味偏袒,她何德何能?

06

二月中旬的傍晚,轩辕梓楠为讨莫云开心,特邀请她月下赏花,共尝果点。

轩辕梓楠特意秉退了众人,可独自与莫云相处。

突然,凭空飞来一个黑衣人,亮出利剑直直的朝轩辕梓楠袭来,莫云一惊,两人仿佛心照不宣,飞身而退,都躲过了那一剑,轩辕梓楠冷冷的看着他,拿了石桌上的锦扇,以扇骨为御,上前一步,和黑衣人打斗。

三招之内,那黑衣人已占下风,轩辕梓楠一个反手用扇面挑了那人的面巾。

轩辕梓楠的墨发飞扬,他微眯着眼,轻笑:你的武功是我教的?还妄想胜过我吗?皇弟!”

莫云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衣人,她笑容加浓,眼眸讳莫如深,轻启嘴唇,她问:“轩辕梓骁?你要杀了他?”

轩辕梓骁本就是穷途末路,才闯进宫里拼死一搏,他笑道:“云儿,帮我杀了他!杀了他我们就什么都有了!”他近乎疯狂的逼近轩辕梓楠。

莫云闪身飞快的挡在轩辕梓楠面前,她怒道:“轩辕梓骁!事到如今,你还想欺骗我?这一切不都是你精心布置的局吗?我再也不会帮你!你要杀他?先杀了我!”

轩辕梓骁死死的瞪着莫云,俊毅的面孔有些扭曲,他怒道:“莫云!你敢背叛我!怎么,你是爱上他了吗?女人果然善变,今日,你就受死吧!”

莫云被人一拉,身子倒退了几步,轩辕梓楠挥着锦扇注入了内力,打掉了轩辕梓骁的剑,又一掌袭在了他的胸前,整个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此时,禁卫军全部赶来,纷纷拿刀架上了他的脖子,轩辕梓楠冷然道:“将他押入天牢!”

刺杀一事尘埃落定,轩辕梓楠也如愿得到了莫云的真心,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几日后,轩辕梓楠正在御书房批奏折,小德子急急的奔向内殿,喊到:“皇上不好了!云贵妃被太后娘娘抓去了!”

轩辕梓楠猛的站起,匆忙的往养心殿赶去。

养心殿内,太后高坐在凤座之上,优雅淡然的品着茶。

四十多岁的太后保养得当,鬓发全部上梳,倒也能看出年轻时的模样,不失为一个美人儿。她看着匆忙赶来的皇帝,不疾不徐的问道:“楠儿,怎么有空来我这养心殿?”

轩辕梓楠张口就问到:“母后,云儿在哪?”

庄心月喝茶的手一顿,她冷笑:“怎么,皇上翅膀硬了?这么久没来看哀家,今日一来就来找我要人?”她放下杯子,一脸阴沉,也不打算瞒着他:“是,她联合德妃的那个逆子敢设计刺杀你!哀家已经将她送去了天牢,你若有意见,大可叫来大臣们商量,问问他们到底同不同意你将她给放出来!”

轩辕梓楠也沉了脸:“母后,你早已经说过不管朝政,现在这又算什么?”

庄心月啪的摔了杯子:“我是不想管!可你堂堂一个皇帝被一个女子迷的七荤八素,她若要安分点也就罢了,可她几次三番想要你的命,你当哀家是瞎了吗!”

太后气的眉目皆竖,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她又哀哀的继续说道:“楠儿,我可以不管朝政,但不能不管你啊!你是皇帝,你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天下,怎可为一女子乱了分寸?哀家的苦心,你能明白吗?”

轩辕梓楠痛彻心扉却又感到深深的无力,不语。

太后见状便命身边的人去宣当朝的几位老臣。

轩辕梓楠身体一阵阵的发寒,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件事,痛的眸中充斥着血红。

几位大臣们到了养心殿,丞相,中书侍郎,护国大将军,以及几位朝中重臣全部到齐。

轩辕梓楠低沉着声音问及此时时,那些大臣们纷纷下跪,他们一致恳请陛下杀了云贵妃。

轩辕梓楠怒极:“云儿是受人唆使,被人利用,是非不分,为何你们非要置她于死地?”

丞相说:“但是皇上必须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优柔寡断,儿女私情是断断不能有的啊!皇上!”

护国大将军也插嘴道:“陛下,云贵妃多次泄露皇上行踪,我的心腹早就查出来了此事,可陛下您总是包庇她,将自己一次次置于危险之中,这万万不可啊!陛下!”他掀袍下跪,声如洪钟:“陛下,要怪也只能怪她红颜薄命,生不逢时。”

底下群臣皆跪下喊到:“皇上三思,莫要一意孤行啊!”

轩辕梓楠攥紧手指,骨节发白,愤怒的拂袖而去。

天牢内,轩辕梓楠面对着一身狼狈的莫云心疼的说不出一句话。

这是他最爱的女子,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她的真心,如今,他却要亲自送她去断头台。

莫云一脸平静的望着他,笑着说:“梓楠,我知道,太后群臣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毕竟,我是一直想要伤害你的人,是我的错,我认罪。”

轩辕梓楠直直的望着她说:“云儿!就算你有错又如何?他们想逼我下旨我才不会如他们的意,就算不做这个皇帝,我也要救你出去!”

莫云摇头:“别为了救我和整个江山为敌,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我差点害死你。”

她转过脸去,自嘲道:“我现在才明白谁对我是真心,云儿太傻,一直被人蒙蔽了双眼。”泪水划过了脸庞,她转头对着他凄然的笑:“梓楠,云儿以后无法陪你了,如果有来世,让我先遇到你好不好?让我先爱上你好不好?”

轩辕梓楠摇头,脸色苍白,他一直摇头。

莫云流着泪笑:“梓楠,我当初之所以帮三皇子无非是想为百姓谋一个明君,我错的离谱啊!你才是这天下人承认的皇帝,你要做个明君,为了百姓,一定要好好活着。这,算是云儿此生唯一的心愿了。”

身穿囚衣的莫云慢慢靠近他,在他左脸上轻轻印下一个吻,低喃道:“还有梓楠,记得,我爱你。”说罢身子一偏一头撞在了牢房的墙壁上,血,缓缓流淌下来,莫云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

轩辕梓楠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他还有什么?他还能给她什么?到了最后,他连抱她离开的权利都没有。

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已经情根深种,他想护她一世周全,给她无边无际的宠溺,可结果她却还是因他而死。

轩辕梓楠直挺直着后背,没有回头,一步一步走出了天牢,任一头黑发随风轻动,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荒凉。

轩辕梓楠仰望着黑夜,许久许久,悲凉的笑开了声:“云儿,下一世,我不要生在帝王家,我们要做一对恩爱夫妻,好不好?”眼中泪光点点,他说:“上穷碧落下黄泉,云儿,慢些走,等我,来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燕山条约 一间大概八十平米大小的屋子里,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横向摆放在客厅内的黑色真皮沙发上。他冲...
    思者无域行者无疆阅读 636评论 0 0
  • 第01章:逼良为娼 发布:2018/5/25 14:29:44 加入书架 风映雪跌跌撞撞的跑在大街上,因为乱世当道...
    爱分享资源酱阅读 538评论 0 2
  • A:“喂?小B。你今天来读书会吗?” B:(一片嘈杂)“嗷,今天我来不了了。” A:“你有什么事吗?” B:(犹豫...
    圆老袋阅读 24评论 0 0
  • 荐 语 在琳琅满目的当代生活中,你是否还抱持着对生活执着探索的热情? 研究天空中行星运转的轨迹、研究茴香豆的“茴”...
    内乡老彭友阅读 218评论 0 9
  • 昨晚去大润发,大人购物,孩子看书,真是不错,卡卡龙还在惦记他的UFO.我也是有点醉了,兴趣广泛。
    笨鸟高飞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