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五月一天的古城

我置身其中

停留        行走

石板街道  吊脚楼   清理河面的扁舟

还有商店    音乐  美酒

这一切我默默的接受   

我顺着河流而走

河水哪知人的哀愁

苗族的阿婆在

静静绣着湘绣

一座座坟墓伫立在葱郁的山头

他们没有死去

那灵魂还在 

 还存在  在这片土地

他们才属于这里

而我这个落魄的过客  

总要向远方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