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珠

文:和颐书海


“沈和颐!”


双眼猛然睁开,呼吸微微喘促,冷汗自额间落下。

夏日的清晨,阳光透过竹帘打在不怎么干净的床铺上,洗得发白的被单被他踢到了地板上占了灰,待会得拿出去阳台打一打才行。

“搞什么……”

青年挠挠乱糟糟的发,记不起来梦了什么,也就随意地跑一边甭管了。

他有工作要做的呢,总不能浪费时间在意这些噩梦。

洗澡刷牙换衣服,刚拿好随身背包,门那边就传来了重重的拍门声,在这不大不小的破烂公寓里简直震耳欲聋!沈和颐头发都还挂着毛巾,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昨天刚交的房租,今早就来拍门?不会是哪个仇家找上门了吧?

顺手带了一把牛油刀在手里藏着,沈和颐小心翼翼地扭开了门把。怎知,他指尖刚刚碰上门把,轰的一声巨响把他一下掀翻老远!

“沈和颐,还债来!”

沈和颐浑浑噩噩的从一堆东西里爬出来,回头一看居然撞碎了一张桌子!那力气大的要死……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他这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往里钻的。

……除了隔壁住着的神阿婆。

“敢问大佬哪位?一大早来砸沈某的门为的什么事?”沈和颐晃晃脑袋,刚刚一下整个人砸在桌子上可能撞到了脑壳,疼死了!他很少受头伤,自然也不知道这样撞上一撞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哼,我是崔十八。是谁的手下没必要告诉你,直接下去见阎罗王吧!”

来人满脸横肉,一双芝麻眼,胡渣比头发还多,一看就知道是个下九流为生的人。出来混也不容易,这样子的小兵放哪儿都是炮灰,沈和颐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牛油刀,感觉捅不进这个人的厚皮。

打不过怎么办?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沈和颐身后就是窗户,他抡起一张铁椅打碎了窗户,顾不上玻璃碎划破了手掌就跳了出去。那个领头的大汉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顿时热血充脑,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

“追!”

几个小子爬到窗边一看,哪里还有沈和颐的身影?再看,才发觉这窗户边上的水管有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色!

“老大,那厮可能跳到楼下住户了!”

“还愣着干什么?追啊!”

大大小小的声响回荡在楼梯间,也有的进了电梯。待一切声音慢慢消停之后,窗户斜上方传来一丝松了口气的声音。

那是沈和颐。

五十几公斤挂在铁窗下,双手滴血,额间直冒冷汗。亏得他平时得空吃饱撑着就做体训,不然这样挂在五楼,摔下去不成肉泥都成渣渣。

他伸直了腿,刚好能够踩在窗上方突出的墙。正想着就这样慢慢爬回自己的住处,他脑袋上就传来某种让他警铃大作的声音。

“喂,楼下住户,你在干嘛?”

沈和颐还没来得及抬头看,脚下一滑--

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他摔成肉泥渣渣的命运。顺着那只手望上去,是一张帅气逼人的脸庞。

当真是帅的一批啊,不去当明星就浪费了!

但是怎么看着眼熟?

思绪万千眨眼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等他一回神,自己居然被人轻而易举地拉到了屋里!

“你的手怎么在流血?等我一下,在这里坐着别动。”

沈和颐被按在一张椅子上,那人就跑厨房去找东西了。他出奇的听话,坐在原位环顾四周,发觉同样住在一栋不大不小的破公寓里,自己住的是狗窝,别人住的却是诗意盎然的小屋。顿时,心里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

“好看吗?”

沉稳的嗓音近在身边,一下激起沈和颐的一身鸡皮疙瘩,头皮发麻。依旧是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双手轻轻地环过自己的肩,握住了自己的双手。

“怎么搞的?”

“……我没必要跟你说吧?”又不认识,而且说出来不是连累人吗?

“不说也罢。”

一支夹子正好夹出了一片玻璃碎,痛得他咧嘴吸了一口凉气。

“嘶!轻点轻点!”

“很轻了。知道痛,下次就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沈和颐下意识一抬头,才发觉他们两人身量的差别,以及这个暧昧的姿势。他身高才一米六,平时有一餐没一餐的,自然就消瘦一些。而对方显然长得营养很足,从他的脸色就看得出来生活习惯很好。

“好看吗?”

这是这个人第二次问这句话了。

“你是谁?”

鬼使神差的,沈和颐脱口而出的是这样一句话。

“我是你的跟随者,沈琉璃。”

沈和颐愣了一愣,双目瞪得老大。殊不知从沈琉璃的视线角度看来他的这个神情是多么的可爱。

“不信吗?”

“……废话,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沈琉璃微微一笑,背光正好形成一个浅浅的光圈。近看之下,他能够看见沈琉璃脸上的更多细节。比如他那双桃花眼,比如那对浅浅的卧蚕,比如点缀在他眉毛下的小痣,比如他那唇红齿白……

艹他在想什么?

“消毒好了,注意别碰水。”沈琉璃摸摸他的脑袋,顺手收拾好了医药箱放回厨房。这时候,门外吵吵嚷嚷,他刚心里冒出想逃的感觉,沈琉璃就递过来一杯咖啡。他下意识闻闻味道,是他喜欢的咖啡豆。

“我去。你在这里休息。”

“啊?好……不是、你知不知道--”

说时迟那时快,沈琉璃已经开了门。可一别方才吵吵嚷嚷的模样,那满脸横肉的大汉的语气一转180度,一整个毕恭毕敬的。

“琉璃哥,实在对不住,让那厮跑了……”

“滚。”

沈和颐浑身一哆嗦,仿佛眨眼间坠入冰窖似的错觉席卷而来。

“琉璃哥、琉璃哥手下留情!我崔十八只是--”

“滚。别让我说第三次。”

沈琉璃站在门前,门板挡了他的脸,沈和颐自然看不见他此时此刻什么表情,只觉得某种很恐怖的气场压着人。

他开不了口,不敢喘一口气。

但,并不是因为沈琉璃的气势逼人,而是他知道沈琉璃在藏他。

可怪就怪在,刚刚在追他的那帮人的直属上司似乎就是沈琉璃。

什么情况?

沈琉璃关了门,崔十八的声音越来越远,似乎是被人拖走了。

“和颐,没事了。”

沈琉璃再次回到他面前,如沐春风。

春风个鬼啦!

不要把人强行掰弯啊,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