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夜色,思念成河

相信奇迹的人才会遇到奇迹

凌哥哥,等等我呀。

稚嫩的呼唤回荡在这小弄堂里,昏黄的灯光下,沈凌一路小跑。

听到身后的呼喊,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笑着喊道,姝姝,不急,小心些跑,我等你。

这是这座小城里再寻常不过的小巷,他们都是生活在这里的普通人,回环曲折的巷子里,许多的人早出晚归,为生存奔波。

沈凌和苏姝两家比邻而居,沈凌比她大,爸妈经常让他多照顾些苏姝,把她当作妹妹待,沈凌和其他小伙伴一起玩时,并没有因为苏姝是个女孩子就嫌弃她,把她冷落在一旁,觉得她是个拖累,反倒是任何时候,都细心的照顾着她。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他们悄悄爬上楼顶,那时的城市还没有那么繁华,天空中可以看到月亮,也可以看到繁星,两个孩子,就这么躺在楼顶,看浩瀚星空,默默不语。

喏,给你,沈凌突然想起什么,摸索自己的口袋,不一会掏出个东西放到她的手心。

什么呀,苏姝一脸困惑,接过来,借着微弱的光,看清,原来是一颗水果糖。

哇,糖,苏姝高兴得手舞足蹈,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小孩子能有一颗水果糖,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

赶紧吃了吧,天热,别化了,沈凌看她高兴的模样,自己也开心。

嗯,苏姝撕开包装,把糖放进嘴里。

甜吗?沈凌问。

甜,真甜,苏姝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凌哥哥,你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会啊,我们本来就一直在一起啊,以后,应该也会吧。

万一,我们分开了,怎么办呀。

没事,等我长大了,我会回到这里,等着你。

嗯,好,我也会回来找你的,凌哥哥,不许骗我哦,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许反悔。

好,我答应你,绝不反悔。

大人总觉得,孩子的话,不能当真,可是他们不懂,孩子的话,才是最真的。

那是一个每天都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年代,一个属于中国的时代,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苏姝真的要离开了,他们一家要搬走了。

沈凌就站在家门口,看着她哭着喊他凌哥哥,她被妈妈拖着往巷口走,头却是转过来望着他,满脸泪水。

她伸出手,伸向他,这一幕,沈凌永远定在了脑海中。

可他,无能为力。

没多久,他们家也离开了那里。

他们再也没有了联系,就像,风筝断了线,不知飘到了哪里。

这是沈凌无数次梦到的回忆,即使过去了二十年,还是这样清晰。

他睁开眼,夜色微凉,外面灯火璀璨,这座城市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月亮还挂在天上,可是星星在灯光的映衬下,凭着肉眼,已经很难看到,除了伴着月亮的那颗启明星,还在坚持证明自己的存在。

城市在变化,人一样在变吧。

嘿,沈凌,马上就是情人节了,准备怎么过?叶如风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问他。

还能怎么过,一个人过,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啊,沈凌不以为意,继续吃着他的饭。

你说你,怎么能这样呢,叶如风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这么好的日子,也不约个姑娘共度良宵,太浪费了。

没兴趣,沈凌不想理他。

正值青春年华,人又长得帅,又多金,围着你的姑娘也不少,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太浪费资源了,不愿意可以介绍给我啊,我有兴趣,叶如风啧啧叹息。

哎,不要动歪心思,那些都是我的朋友,不许祸害,沈凌抬起头,眼神凌厉,不容置疑。

开玩笑呢,哪能啊。

叶如风是个名副其实的登徒浪子,常年混迹于各大夜店,身边换妹子的速度比沈凌翻书的速度都快,经常第二天醒来,身边睡着的是不知道哪来的女人。

他睡了太多女人,额,又或者,太多女人睡了他,谁说得清呢?你情我愿的事,那就是他们的自由了。

最好,还是洁身自好点吧,不要出了意外,没法收拾。

怎么可能,我这样的情场高手,不会有意外的,叶如风总是自信满满,再说了,那么多的姑娘,你不懂得怜香惜玉,那就只有我来疼惜她们啦,哈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们可都是好姑娘,就让我好好爱她们吧。

你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处吧?叶如风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

这你就不用问那么多了,沈凌回答得冷冰冰。

难道,叶如风作惊恐状,双手抱着肩,你是弯的?你不会打我的主意吧!

沈凌一愣,你想多了,你浑身没一处干净的地方,我对你没兴趣。

切,叶如风碰了颗钉子,你既然一个人过,把你刚买的玛莎拉蒂借我开开呗。

怎么,要和上次那姑娘约会?

上次?哪次?早换了。

沈凌不说话了,直接把车钥匙掏出来,扔给了他。

谢啦,兄弟我会记着你的,叶如风接了钥匙,说了一句,立马开溜了。

沈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摇头,继续吃饭。

谁会相信,小时候的承诺,会一直坚守着?

说出来,也不过是个笑话吧。

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过得怎么样。

沈凌也接到了一些姑娘的邀请,一起过情人节,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不是情人,一起过,不合适。

一个人待着,安安静静,也挺好。

兄弟,有钱吗?借点。

没多少时日,叶如风神色黯然,满脸焦虑的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让人姑娘怀孕了?

不是,是我有病了。

哦?什么病,说来听听,沈凌放下手头上的事,颇感兴趣的看着他。

你,是要准备幸灾乐祸吗?

说不定啊,我总要知道是什么病吧,万一你得了不治之症,我借出去的钱,不就打了水漂?

靠,你居然咒我,好吧,不能细说的病,你懂的。

哦,沈凌点点头,要多少?

三万吧,估计差不多了。

给你五万,好好治,别复发了,毁了下半辈子幸福可不好,沈凌忍住不笑,拿起手机给他转了过去。

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这代价有时候会大到,你承受不了,那时候的后悔,于事无补。

每年的这个时候,沈凌都会来到这片老房子,他一直记得,这一天是苏姝离开的日子。

那个巷口还在,那些老房子也还在,可是墙上写了许多拆字,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轰然倒塌,不复存在。

那些沈凌为之依存的回忆,也将会轰然倒塌,等的那个人,可能再也不会相见。

小孩子之间的话,怎么能当真,认真,你就输了,这就是成年人的认识。

沈凌沿着巷口走了进去,轻轻拂着墙上的红砖,回忆仿佛被激活。

一起嬉闹的日子,来回奔跑的笑声,爸妈呼喊着回家吃饭的叫声,还有一起躺在楼顶数星星的时光。

一幅幅一帧帧,像电影一般在他眼前回放。

沈凌最想念的,是苏姝的那一句,凌哥哥。

可惜,再也听不到了。

凌哥哥,苏姝的声音在这小巷里回荡。

是幻觉吗?

也许,真的是幻觉吧。

沈凌转过身,看着巷口。

长发飘飘,亭亭玉立,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甜甜的笑。

姝姝,沈凌的眼眶里,盈满泪水。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傻瓜痴痴的等着另一个一定会来的傻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