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愁,难舍

原来地久天长,

只是误会一场,

说好不离不弃,

也只是决定了,

往后绝不轻言悲伤。


而如今,

午夜梦回常常,

环顾,

身旁,

只余下幸存的枕角

和满身浸湿的衣裳。


初以为,

沉眠能够让我遗忘,

醒来能够沐浴阳光,

到头来,

夜半惊起后的心慌,

满地的失落与惆怅。

转眼间,

你往这头,我往那头,

有如穿行在灯光下的路人一样。


我那可爱的姑娘,

多希望,

我会是你一生的情郎,

正如,

我本可随心所欲,

却坚定的把你拥在我的胸膛,

一经选定,

便是无从更换,

从此刻画在那永不磨灭的三生石上。

————————————简云峪,写给我终将失去的初恋,本以为能够不离不弃久处不厌牵手就是一生,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