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好多事已淡忘,可儿时年味依然清晰

2020年的春节就在眼前。现在衣食无忧生活好了,想吃什么到超市基本都能满足。年呀,过来过去却不像我小时候那样有盼头。不知什么原因,说起过年脑海中几乎没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唯有小时候过年时的情景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包头昆区现存的老房子,有小时候街道的影子。拍摄于2017年8月

小时候过年,年前的准备最让人忙活,这就是过年前奏曲。甚至生活用品要准备一年,那时候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布票肉票油票……还有细粮等等都是等着过年才舍得多用。最值得一提的是植物油,平时省吃俭用,从牙缝中省。我们家床底下有个大玻璃瓶子专门用来攒油过年用的。

这和我小时候住的房子很相似。2017年8月拍摄于包头昆区

年前家家都要扫房刷浆,还要购买年画、准备年货。各家各户要在腊月二十几蒸上几锅馒头、豆包、黄米年糕 、包些饺子等,北方天气很冷,放在院里一会儿就冻硬了。装进大缸里,上面扣个大锅,把它们放到凉房里就像放进大冰柜一样,过年那几天就不用做饭了。

我最期盼的就是过年大人给个块八毛的压岁钱,这些钱自己早就有安排,甚至提前就到新华书店选好了要买的小人书。从小我就喜欢小人书。小时候积攒的小人书一直保存三十多年。

年货里最让人难忘的水果就是冻柿子和冻梨。因为它们便宜。即使那样,为了省几个钱我骑着自行车在昆区几个商店转悠,还得捡处理的买。这两样水果也是我最喜欢吃的,吃的时候,先把它放到凉水里浸泡,时间不长,水果就被外面的一层冰包裹起来,里面的冰被激出来。去掉冰就可以吃,那个甜劲现在想起来还在嘴边挂着。

买鞭炮更是我们男孩子的最爱,手里拿着不多几个钱,挨个土产商店转悠,买便宜的鞭炮,买回来也不舍得连挂放,每天放几个。只有到三十晚上和初五才放一个连挂的鞭。穿新衣服是代表过年的开始,母亲给我们做的新衣服要在初一早上才让穿上,提前穿怕弄脏。

年三十的饺子

最期盼和最高兴的还是年夜饭。我们孩子在屋里屋外跑着放鞭炮。厨房里这时是最忙的,灶台上摆满了各种要炒的菜,大人们忙活年夜饭,把积攒一年的油拿出来,油炸各种食品,比如油条、馓子、油饼、炸糕等,油烟子飘散满屋子,尽管有些呛人,还是喜欢那个味儿。

香喷喷的年夜饭在母亲手里一个个烧制好,姐姐们跑前跑后给母亲打下手。很快桌子上摆满饭菜,这些是平时舍不得吃的,只有年三十才能吃上的一顿丰盛饭菜,诱人的香味我们早就等不急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嘴里吃着美味佳肴。我们孩子让哪种扑鼻香味熏的什么都忘了,嘴里吃着这个,眼睛盯着那个。

暖暖的屋子里飘散着炒菜的香味,屋外寒风袭人,屋内的热气在玻璃窗上结成各种霜花,用嘴一哈气,又变换着画面,小小的玻璃上挂满我儿时的梦想,幸福、欢快、开心的画面不断变幻着,那情景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

包头我最喜欢吃的冻梨
包头我最喜欢吃的冻柿子

吃罢年夜饭,大人开始包饺子,有的饺子里放上一分钱钢镚,据说谁吃到,谁就有福。包完的饺子,放在厨房里,准备晚上新旧年更替时煮着吃。

那时候没有电视机也没有春节晚会,只能听收音机里的广播。外面冰天雪地,雪花飞舞,屋子里的火炉正旺。平时舍不得烧块煤,这时烧的连炉盖都红了,火炕也暖暖的。这是一年中最温暖幸福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盘子里摆满各种好吃的糖果,边吃边唠嗑,说着一年里高兴的事儿,在温暖、快乐、幸福的情境中守岁,等待十二点钟声的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陈少波文/摄 过年,是童年时最快乐的时光,那些记忆里的年味儿,是岁月里最浓的沉香。 北方乡村的年味儿,总是最早就能...
    行吟小筑阅读 1,667评论 31 66
  • 每个人都有艰难时光 且只能独自度过
    方佳宁阅读 96评论 0 0
  • 最近发现自己施与受的一些关系,分享一下。 无论你作为施方还是受方处理不当都会不舒服或者感觉很受伤。 作为施方,会遇...
    JamieK阅读 865评论 0 7
  • Small Star B Lesson 7 – Lesson 8 目标词汇: eleven(数字11), twel...
    六六大叔阅读 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