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七)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金陵城。

三个人,三匹马。

金陵很繁华,即时是清晨,道路上也已经有了不少商贩。街道边的商铺也陆陆续续卸下门板,准备开始营业。

吕岩三人随意找了一家早点铺,要了两屉小笼包,三碗白粥,几小碟咸菜。

一口吞下一整个小笼包,咬破薄薄的包子皮,汁水充满了整个口腔,李天一脸满足的表情:“这才是最好吃的早饭。”

吕岩就着咸菜喝着白粥,也是一脸的享受:“世人皆说神仙好,哪知人间真天堂。”

说话间掌柜的又端了一小盘糕团小点,牡丹仙子优雅地拿起一个,慢慢的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仔细的品尝着。

吕岩和李天赐对视了一眼,突然觉得有更饿了。

“老板,再来两盘糕团小点!”

吃着刚上来的点心,吕岩觉得自己又舒服了起来,看了一眼眯着眼睛享受点心的牡丹仙子,悠然道:“这可是凡间的食物。”

“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无趣吗?”牡丹仙子依旧眯着眼睛:“既然要体验凡人的生活,那自己做一个凡人就好了。”

“所以开始享受凡人的乐趣了?”吕岩有些玩味的看着牡丹仙子

“之前不都是在受苦受累。”牡丹仙子轻叹一口气:“人不就是应该时而忙碌,时而享受吗?”

“说得对!”李天赐两眼冒星星:“人生本就是五味交织,该享受就要享受,不要留遗憾!”

吕岩看了一眼李天赐:“塞北的亡者你看过了,来金陵不会只是为了吃早点吧。”

“当然不会,不过这次不是来见死人了。”李天赐又吃了一个小笼包,一边嚼一边说。

“哦?难道对方也是个修道之人?”牡丹仙子也被勾起了兴趣,睁大了双眼。

李天赐摸了摸鼻子:“额,严格来说,根本不是人。”

——2——

李天赐口中的那位不是人,原来真的不是人。

她,是一个妖,一个蛇妖。

“艳春楼?”吕岩显示看了看牌匾上的三个大字,然后古怪的看向李天赐:“你小时候就来过这种地方?”

“呵呵。”李天赐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意外,纯属意外,而且那时候我也不小了。我爹,在这儿成的神。”

“难道你爹和蛇妖?”牡丹仙子惊异地看着李天赐。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李天赐有些羞恼:“我们先进去,站在门口算什么事儿。”

吕岩面色更加古怪,牡丹仙子则是充满了好奇的兴奋。

现在是白天,青楼里并没有什么客人,伙计也有些无精打采。

“三位......里边请。”店里的龟公有些诧异这个组合。领头的是个年轻公子哥,后边是一个穿着普通的道士,竟然还有一个姑娘家。但毕竟是金陵是个奢靡的地方,什么样的事情也不需要太惊奇。

李天赐四周扫了一眼:“你这儿的花魁是谁?”

龟公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天赐,露出一丝笑容:“小公子是刚到金陵吧,咱这儿好看动人的姑娘有的是......”

李天赐眉毛一挑,回头看了一眼吕岩。

吕岩面色越发古怪,但还是点点头,往怀里一掏,手一翻,手心里是两锭黄澄澄的金子。

“花魁是谁?”

龟公眼睛一转,一弯腰顺手拿过两锭金子,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要说咱这最美的姑娘,那肯定是柳冰姑娘。只不过柳姑娘是个清倌人,而且对客人很挑剔,要不,我给您问一声?”

这次没等李天赐回头,吕岩又掏出两锭金子。

李天赐微微一笑:“告诉柳姑娘,天赐之人大限将至。”

——3——

“你们上来吧!”一个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二楼的门口。

李天赐望了过去,女子不同于一般青楼女子打扮,穿了一身紧身的服装,包裹着女人充满火力的身材。女子长发就这么随意的披在身后,肤色白皙,白到好似没有血色,但配上女生冰冷的气质却刚刚好。

“小柳姐!”李天赐一声欢呼,快步走了上去。

吕岩将手里的金子甩给了一脸谄笑的龟公,跟着走了上去。牡丹仙子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柳冰的屋子很特殊,倒不是如何华丽或者诡异,而是过于的简单。

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小圆桌,四个凳子,这就是屋里全部的家具。桌子上摆着一个茶壶,四个杯子,被子里已经斟好了清茶。

“两位,请坐下用茶。”柳冰很冷,但是举手投足间礼仪做的很到位。

“我.....”李天赐被柳冰看了一眼,打了个寒颤,后边的话都咽了下去,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旁。

“两位一位是法力通天的仙,一位是有神位的神,不知和这个早就该死的人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柳冰问的很直接。

“呵呵,贫道只是陪天赐来的,没什么事儿”吕岩耸了耸肩。

“你的法力……法力……”牡丹仙子声音有些颤抖。

柳冰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我只是活的长,所以法力颇为深厚,终究是很多事情不悟,难得大道。”

“好了,你我二人就不要添乱了,出去在这金陵好好逛逛。”吕岩一把拉起牡丹仙子,走了出去。

李天赐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走到桌子前坐了下去,小心的看着柳冰。

柳冰没有说话,只是自顾的喝着茶。

——4——

“你等等,我叫你等等!”牡丹仙子挣脱吕岩的手,急道:“你就这么放心他们俩在一起,这几天遇到的事情都很奇怪,别说你没察觉!”

吕岩轻叹了一口气,重新拉起牡丹仙子的手:“我懂你的意思,牡丹。”

吕岩和牡丹仙子携手步行于街上,这个搭配很奇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在乎别人的眼光,吕岩在酝酿语言,牡丹仙子在等待。

“记得我替天赐把脉的时候,他问的什么吗?”吕岩问到。

“他问你是不是回光返照。”牡丹仙子略一回忆回答道。

吕岩点点头:“对,然后他又告诉我们见过太白。既然见过太白,他知道自己三日必死,但我什么还问我是不是回光返照?这很矛盾。”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牡丹仙子接口道:“只不过当时想着怎么救天赐,忽略了这个事。”

“这说明,那晚天赐见到的不是太白。”

“不是!”

吕岩点点头,沉声道:“应该是有人代表太白来了,但天赐心存疑虑。我想,很多年前太白就应该和天赐有过约定,所以天赐只是怀疑,并不多么吃惊。”

“怪不得,”牡丹仙子露出一丝恍然:“他这么坚定就说出了自己最后三日要做的事情,原来已经想了很久了……”

“但还是有些不对”吕岩皱着眉头:“这和太白告诉我的不一样。”

“太白告诉你?”牡丹仙子惊道:“你知道太白会赴死?知道他会找天赐?”

“不错,他告诉过我,在教我酒色财气人间道的时候。”

——5——

李天赐已经在喝第三碗茶,他甚至能够听到水进入肚子激起的水花的声音。柳冰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本书,正认真的看书。

“够了!”李天赐重重地一摔茶杯:“这么多年你不去看我,我也就不怪罪你了,为何现在还要给我这么张冷脸!”

柳冰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一个人在对面怒吼。

“你!”李天赐面色通红:“柳冰!多年情谊在你心里就占不下一丁点地方吗?”

“你去过塞北了?”柳冰翻了一页书,依然没有看李天赐。

李天赐气势一滞,有些忧伤地叹了口气,默认了。

“她死了多少年了?”

“我不知道。”李天赐有些茫然:“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这么久,我对时日已经麻木了。”

“325年15个月又6日。”柳冰又翻了一页书。

李天赐愣愣地看着柳冰。

“她死的时候,我去了塞北,”柳冰放下手中的书,目光转向李天赐:“从那天起我开始尝试忘了你。”

李天赐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强笑道:“那你忘了吗?”

柳冰微微低下头,幽幽道:“明天,是我尝试的第325年15个月又7日。”

夜言超市。

阿明的情绪有些低落,吕岩饮了一口茶水,面色也是颇为沉重。

画面定格在柳冰颔首的画面。

屋里只能听到墙上的石英钟秒针转动的声音。

“继续吧!”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口,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是释然的一笑。

本子上原本定格的画面重新开始变幻。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
    TA君说阅读 74评论 9 8
  •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
    TA君说阅读 155评论 5 4
  • ——1—— 青衣道人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账簿,盯着其中的一页发愣。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抛妻弃子,成为...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5 7
  • ——1—— 时间回到现在,牡丹仙子已经被追杀了整整三天三夜,今日终于被吕岩堵住了。 牡丹仙子很确定吕岩确实想要她们...
    TA君说阅读 70评论 3 4
  • 参考:http://blog.csdn.net/wuce_bai/article/details/50827393...
    Babyzpj阅读 3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