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金婚,只因他们做到了这一点


独自在书房正揣摩着写点什么,听见客厅时不时传来爷爷奶奶看电视的欢笑声,想起以前一直想为爷爷奶奶写点什么。

爷爷奶奶出生的时候恰好是内战时期,好在爷爷家里那时候在当地还算有点地位,虽说不能顿顿山珍海味锦衣玉食吧,也算是能填饱肚子,在那个时代也算是不错的家庭了,奶奶那时候家庭条件就要差很多,穿的是补丁衣服不说过年都见不到一顿白米饭,用奶奶的话说那时候有野菜吃就算不错的了。

本来两个互不相识相隔甚远的家庭,在多个媒人的牵线搭桥下走到了一起,奶奶回忆说那时候才十多岁,家里也养不活那么多人,所以就被送去了爷爷家,爷爷家还供奶奶读了几年小学,19岁那年结了婚,那年爷爷24岁。

爷爷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而奶奶却是一个好强脾气又大的人,从奶奶嫁进来的第一天开始,爷爷没对奶奶大声说过一句话,就算偶尔奶奶心里不舒服发发牢骚爷爷也是绝对不还嘴,哪怕被冤枉了,在爷爷心里只要奶奶开心,怎么着都行。

爷爷是一个非常疼爱奶奶的人,无论春夏秋冬,从不睡一天懒觉,每天早早五点多就起床下地,冬天还给奶奶生好火再去地里干活,总是争取自己多做一点,为的就是给奶奶减轻负担,让奶奶多休息。

爷爷在那个时代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是村子里少有的文化人,字也写得特别漂亮,很多代写书信或者逢年过节写对联之类的活儿都是邻里乡亲上门请爷爷帮忙写的,可惜时代不好,所以爷爷只上完了高中,却没机会上大学,每每想起来也是遗憾。

结婚后爷爷就在家里帮太爷爷做起了农活并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几年后又有了我爸爸和两个姑姑,生活的压力一下子重了,但即使在那样的情况下也没让奶奶饿过一天肚子,有好吃的也总是给奶奶先吃,集体制的生活实行的是劳动责任制,用劳动换粮票,干的多当然粮票多,用粮票再去换吃的,爷爷总是很卖力的干活,每次发了粮票爷爷一张不留,如数交给奶奶,吃什么买什么由奶奶定,那年爷爷30来岁。

后来生活慢慢变好了,爷爷挣的钱也越来越多了,但是爷爷从来不留一分钱,不管是在家周围做短期临工还是去外地几年,只要手里有一点钱那也绝对是一分不留全部上缴,自己吃穿上边从不讲究,奶奶做什么吃什么,就算天天白菜豆腐也绝无怨言,那时候压根儿没有现代男人所谓的藏点小金库的想法,那时爷爷40多岁。

记得有一次去帮邻里一个乡亲耕地,那时候还是用牛耕地,一天几亩地下来也已经是累的骨头散架,那段时候刚好奶奶老毛病犯了,浑身上下不舒服,不想吃也不想喝,爷爷干完活回来顾不得自己满身泥浆,第一件事就是打好热水给奶奶泡脚,一边给奶奶揉着肩膀一边说:什么都别干,好好休息,有我呢!说完从背篓里拿出一罐奶奶最爱吃的罐头和用纸包着的一块面包,爷爷说是给人家干活人家给的,那时我还很小,但我清楚的记得那片面包因为没有独立包装袋,再加上爷爷在外边风吹日晒一整天,早已经干瘪了,而且被压的变了形,或许在现在看来这样的面包早就该扔掉吧,爷爷却小心呵护着,留了整整一天。那年爷爷50多岁。

在一起久了磕磕盼盼小打小闹在所难免,奶奶也是一个人待久了闷得,所以总爱鸡蛋里挑骨头找爷爷的不是,就连咳嗽一声也能成为奶奶骂爷爷的导火索,而每次一骂就是至少一个小时,在奶奶的眼里年纪越来越大的爷爷一无是处,经常说的一句话就说倒了八辈子霉才嫁给你爷爷这样的人。纵使在奶奶看来没有任何可眷恋的,实际心里还是牵挂着彼此。那次,爷爷突然病了,每天只喝点粥,听说是感冒,但已经好几天没起床了,我也十分着急,赶紧向学校请了假,连夜赶回去,到家已是凌晨,推开房门看到奶奶拉着爷爷的手,慈祥的眼神看着爷爷,没发现我进屋了,眉头紧锁好像在想着什么,桌上放着爷爷最爱吃的烙饼、面条,还都是热的,想必是奶奶给爷爷换口味刚做出来的吧。那年爷爷60多岁。

几年前爷爷生日,按照当地的风俗那个岁数还是要隆重的庆祝一下,于是我们晚辈们协商着再忙也都要请假一起回去热闹热闹,大家从全国各个地方赶回去,带回去了各种好吃的特产,这些特产可能爷爷一辈子都没吃过,我们大把大把的往爷爷面前抓,爷爷却一样也没吃,都用袋子密封好,然后递给奶奶,说:你爱吃零食,你吃。那年爷爷73岁。

虽然没上大学,不过爷爷爱看书爱看新闻的习惯一直没变,到现在为止每晚七点准时守着新闻联播,每年的两会或者其他类似国家政治的直播会议也是必看,就在今晚,爷爷一边吃晚饭一边看着某新闻栏目,奶奶瞪着眼睛没好气的说:“天天看天天看,你又不是国家领导,看了有什么用!”爷爷抬头冲奶奶笑笑,夹了一块肉,把肥的咬下来,瘦的放到了奶奶碗里,奶奶嫌弃的说:“脏死了”......今年爷爷77岁,奶奶72岁。

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所以对他们有比较深的感情,上学开始就立志将来一定要有出息让爷爷奶奶安享晚年,参加工作后每隔几年便接他们到我所在的城市玩一段时间,还给二老开了个独立的账户,每月定期打点钱过去,也许那点钱对于身处大城市的我们来讲也就是一顿饭钱,但对于他们来讲却可以让他们过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爷爷走了,怎么叫都不答应,好像自从中学开始就经常做这样的梦,也是发杂内心的害怕失去他们吧,醒来我突然做了个决定,要带爷爷奶奶拍一组婚纱照,年轻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条件,奶奶就算现在70多岁了却依然很爱美,我一定要完成这个心愿!第二天便带二老去了影楼,化了妆穿上旗袍的奶奶更显精神,穿上西服的爷爷也更显帅气,俩人含情脉脉的对视着,时而还害羞的捂捂脸,我能想象年轻的时候他们是多么有夫妻相多么恩爱的一对儿啊!

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当代,像爷爷奶奶这样和自己的初恋真正的白头偕老走过金婚的越来越少,很多现实版的夫妻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离婚,为了分家产对簿公堂,为了各自利益各怀鬼胎,为了找更漂亮或者更帅的伴侣放弃原配,很多人向往天长地久爱情的同时自身却不愿意改变,也不愿意吃任何亏,觉得对方就应该对我好,我就应该享受更好的生活,你就是不配我,离婚不能怪我,是你的问题,那么,请问结婚前你干嘛去了?

最近朋友圈很流行这样一个段子:真正的婚姻是这样的,有时候你很爱他,有时候真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数时候,你在买枪的路上看到了他爱吃的菜,买回来了才发现忘了买枪。然后过了几天又想,不行,还得去买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