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在这个春天不值钱

前言:许久不曾联络的简友发了私信给我,并且打赏了我的“抗疫日记”。说实话这两个月看了太多太多,网络上真真假假的新闻讯息铺天盖地,我并不想参与其中任何一方,这是一场灾难一场瘟疫,不是任何人的拿来博取流量的筹码,更不是各方用于攻击和洗脑的工具。任何时候,我只记录我坚定的信仰。

今天是两个月来休息的第一天,昨晚就关了闹钟,谁知道还是六点多就醒来了。打开看到朋友发来的信息,说已经囤好了口罩、物资和生活用品,没有回国的打算。我除了再次提醒他注意安全,多多保重以外,并不知道要说什么。无力感,深深的。

回想两个月前的我们,多么辛苦和无奈,却憋着一声不吭。

我守的第一个卡口是繁华大街的十字路口,每天早上七点二十去报到。

清楚记得,跟我一组的是教育局和住建局的领导。那时还在过年,天贼冷,时不时地下雨下雪,我住的比较远。每次他们都让我提前一点回家,说我一小姑娘主动下沉,天天起早贪黑不容易,他们帮我守着就行。可是我也不好意思,更不敢。纪委和巡查大队一趟又一趟,时不时来查岗,这是离县政府不远处最大的卡点,走一个人就缺个口子,再说那些领导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每天也风雨无阻。

最开始的道路中央有工程车等大型机具堵着,可是旁边的人行小道只用普通的拉绳拦着,没人专门看管,根本防不住。

我们封锁的特别早,几乎跟武汉同步,以至于过年期间我们家还没有备齐年货就不让出小区了,只能等待配送。居民禁足的那段时间,有些人不能理解,对着我们的红袖章冷嘲热讽。只能订购套餐物资的时候,最开始居民不配合,直接对我们骂脏话。

不要觉得网络上防疫人员追着居民跑是摆拍。有次一个没有带有效证件的人撒谎说自己去看望生病的家人,非要穿过卡点,让他登记,他写的名字竟然是张三,号码是一串连号。被发现了要求他重新实名登记,他拔腿就跑,我们两个人赶紧去追。快追上他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来,拉下了自己的口罩,虽然最后他回来重新做了登记,可是我们的队长气得浑身发抖,直接爆了粗口。还有那一次买一个土豆之类的也不是段子。有个年轻人几乎每天都要出来,问他有什么急事非出门不可,他的回答要么是去二姐家取东西要么就是去朋友家帮忙,再者去父母家吃饭。真是醉了,你的亲戚和朋友不嫌弃你吗?天天到处跑着串门子!是有多穷,天天到别人家蹭吃蹭喝蹭玩。买东西也是,说了隔天订购一次,他每天都来登记一些当时超市无法配送的物品。我们着实被他气得够呛,以至于队长偶尔打趣我,“七七,他莫不是看上你了,天天到卡点来晃悠,逮着机会就往外遛”,我的白眼真的翻上了天。有次夜班,睡在车上的牛老师说后半夜有个年轻人爬铁栅栏,估计想出来,结果动静太大牛老师按响了车喇叭,那人吓得从墙上跳下去了。搁下来好几天我都没有看到那个年轻人,我十分怀疑违规翻墙的就是他。

生气吗?生气。委屈吗?委屈。

我很清楚,自己的工作有多琐碎却有多重要。有些事我知道我担下了,就有压力和困难,但我不得不这样做。

有件事放到当时说有可能掀起轩然大波的,可是我依然想记录下来。接到附近居民的举报,负责我们那一片区有个清洁工下班时趁着不注意,偷偷捡别人扔掉的口罩。讲真的,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不是去辩证真假,而是整个大脑充血空白,耳朵嗡嗡嗡直响,整个人都呆滞了。那个清洁工当天就在值班,不久前我们还互相打招呼,我帮他把警戒线拉开让他经过,现在他就在不远处扫地。

怀着复杂的心情报告给队长之后,他紧蹙的眉头拧成了麻花。我不知道他出去给谁打了电话,只知道十几分钟以后,来了一个穿制服的人,他老远就大声呼喝那个清洁工。

我不敢上前,只远远看着。

可是空旷的街道上,训斥声太大了,“xxx,你是疯了不要命了?天天广播电视喇叭里喊的你聋了吗没听到?你说你是不是真捡了?你啥时候开始捡的,捡了多少了?捡的都到哪里去了,是卖了还是用了……?”那个清洁工真的是茫然失措,他被人一把揪着衣领子拽起来推到街道墙边,差点一个大趔趄。我看他年纪那么大,跟个孩子犯错被抓包了一样,好难过。可是我清楚知道,如果举报是真的,那他真的犯了好大好大的错误,甚至是不可原谅。

万幸的是,那时候口罩是稀缺货,很多人用一次是不舍得丢掉的,再有大部分人扔的时候也人为破坏了,所以他捡了三四天就捡到了几十只完整的,那些“战利品”他泡泡洗洗还挂在家里晾着,并没有重新面世。

队长回来告诉大家的时候,我们才暂时放松,深深呼了一口气。

我知道有人要骂脏话了,可是我想说,那个清洁工除了愚昧更多的是迫不得已吧。最开始,我们的防疫物资只有一次性普通口罩,连手套和消毒水都没有,我带过很厚的棉布口罩、薄如纸的单层口罩,甚至连三天都没有换口罩。这其中的风险,我知道,难道清洁工大爷不知道?

这个惊心动魄的事件最后,那个最开始骂骂咧咧的队长拿出了两个新口罩塞过去,看大爷拿着端详半天就亲自给他戴上了。“凶神恶煞”的一个人在给大爷鼻子按钢圈的时候,我流泪了。不过他最后走的时候放了一句狠话:“xxx,你给我记住了,你再犯混捡口罩我绝对找人把你抓起来关到!”

……

以前总是觉得自己脸大,其实一个口罩就蒙的严严实实,以至于那段时间落下的眼泪,总是无从察觉……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85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475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639评论 0 20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2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1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33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35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17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38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58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1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4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8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65评论 2 20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49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01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14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33评论 2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