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型人格障碍:那些背负着父母缓慢前行的孩子们

这是 PSY 的第 020 篇文章

壹 分手吧,妈宝男!

 

momo跟我说,她准备和男朋友分手了。

按照momo的说法,她的男朋友一切都很完美,温柔体贴,在她生气的时候会哄她,每到节日、纪念日都雷打不动的送礼物,简直就是每个女生心目中的完美男神。

但是这段恋爱她谈得太辛苦了,这段恋爱她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和男朋友谈恋爱,还在和男朋友的妈妈一起谈这段恋爱。

“我真的,你知道吧,他妈妈有多可怕。每次我们约会,只要他一出门半个小时,他妈妈就开始不停的打电话让他回家,如果他不立马回家,他妈妈就开始装病,说什么心脏不舒服,快要晕厥了,他没办法只能赶快回去。”

momo狠狠的喝了一口水继续说:

“如果我们想去旅游过一夜,就一夜!!!他妈妈就说不让他去,如果他去了他妈妈就活不下去了,就一夜啊!!!然后,他妈妈还奇葩到跟他一起出来跟我约会,还各种挑拨我们的关系,我真的觉得受不了了。你说他是不是妈宝男。”

“那他怎么跟你解释。”

“他就说什么,他也不想老是这样,也想陪我,和我在一起,可是他不能不管他妈妈,不然他妈妈真的出事怎么办。我觉得,他这种就是妈宝男。”

我在想,可能这段感情真的走不下去了。

一边听她的吐槽,我仿佛一遍看到一个瘦小的男人背上背着一个强壮的母亲在缓缓的前进的,被压得透不过气却不敢放下背上的人。


贰 你极好,你极坏


目前,已有研究和统计资料表明,边缘型人格障碍人群占普通人群1%~2%,随着社会竞争和平复分化日趋激烈,该人群的数量不断增加。

由于边缘型人格障碍存在发作对象有选择性,仅针对自己亲密人士发作,虽然对周围人群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最大的影响还是在于其伴侣和孩子身上,而伴侣又因为自己是成年人,能够有良好的应对和调节模式,甚至可以选择回避和逃离,因此相比起无法应对,无法逃离的孩子来说影响相对少些,由此孩子成为受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影响最大的人群。

边缘型人格障碍父母所有的问题都会影响和伤害着这些无辜的孩子,再加上关注该人群子女所受负面影响的人群较少,以致边缘型人格的代际遗传和负面影响日趋严重。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本身具有感情多变、极端,不能很好感受细腻复杂的情绪,非黑即白的极端思想随时可能发生。

因此他们对于自己的孩子,要么认为自己的孩子非常优秀,任何人都无法和自己的孩子相比;要么认为自己的孩子糟糕透顶,给予孩子无限的打击,让孩子丧失自信,充满无法消除的自卑感。


叁 怀疑自己,不敢得罪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孩子还常常因为父母极度不稳定的情绪中不知所措。突然爆发的激烈情绪,夹杂着言辞攻击与肢体暴力,又迅速归于平静。

在孩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边缘型人格患者为了掩饰自己情绪的失控以及对自己行为的失望、焦虑,将所有的原因迁移到周围人,希望后果由他人承担。

于是便出现了“你就是一个吸血鬼,因为你阻碍了我的幸福”,“我已经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怎么自私”等等伤害孩子的对话,而刚刚受过父母不稳定情绪惊吓的孩子就开始思考,或许我真的太糟糕了,所以爸爸妈妈才会那么对我,也由此展开无尽对自己的怀疑。

除此之外,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需要别人的存在、肯定在认可自己的价值,面对分离或即将失去外部支持时,他们表现出的凭空猜疑、脱离现实、妄想或表现出精神病发作的症状都会牢牢的把害怕的孩子拴在自己的身边。

不敢与他人交往,因为爸爸妈妈会生气,会攻击自己的朋友,然后大家都会怕自己;不敢与他人有亲密的关系,因为爸爸妈妈会嫉妒,觉得自己要离开他们了,会出现极端的行为;不敢...不敢...


肆 小心的不敢再小心


那些活在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阴影下的孩子们活在一种令人迷惑又不可预知的氛围中,无法理解父母自相矛盾的行为,于是他们学会小心翼翼,尽量不刺激父母,不让父母知道任何事情,尽量减少与他人接触,常常感觉无法在与父母维持关系的同时独立生活。

因为父母连处理自己的问题都存在困难,因此他们的感情需求常常时被忽视的,当自己好不容易披露自己感受时,父母激烈的反应或者强加的观点,又让他们难以建立完整的自我意识,缺乏独立解决问题的意识和能力。

更甚者,他们会开始怀疑自己,怀疑维护自己的主张是否安全,也常怀疑别人的冬季,时刻警惕别人的真实目的。

再加上父母时不时的以死相逼,对自己自尊、人格等的打压,甚至是对自己道德的绑架,如此往复,哪怕自己再痛苦,也只能小心翼翼的活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父母画下的牢笼里,不敢再踏出一步。

最后,小编想说,PSY 不鼓吹原生家庭的损害无法消除,送大家一句话。

“当我们揪着原生家庭的伤害不放,伤害会发挥更多消极意义。因为愤怒,我们用索取、补偿、代偿等方式企图颠覆过往。可时光不可重来,伤害无从纠正,我们可能在纠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参考文献

[1]杨灿,施琪嘉.大学生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亲附类型及其父母养育方式的研究[J].上海精神医学,2006(6):327-332.

[2]程辉,黄悦勤.人格障碍的遗传度几父母之间的交互作用[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0(8):585-587.

[3]侯逸华.边缘型人格障碍人群对子女行为影响及其干预对策初探.教育评论


Psy | 高小闹闹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