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二

最后,你无非是,

把我瘦成一张薄薄的纸

纸上一些水,月与花

诗,或什么

好像夏天最后一只蝉

后知后觉的蜕壳般

惊呼

吵醒睡眠里的我

我甩开日月,只看你

这逗点般的呻吟

想起那一朵半夜的蔷薇

撑过第二天下午的雨了吗?

说到底

不过是

一壶冷掉的昨夜沸水

一次无人问津的晚霞

一捧落进沟渠的冷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