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共产党人的纯粹(三)——南昌践学感记

96
海飞廉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0.5 2018.01.15 10:42* 字数 2865

五天的南昌践学之行,一个问题始终雾绕在心,终于在伟人和先驱们的光耀中渐渐地破开了迷障。

共产党人是谁?至少是,应该是一个纯粹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是实事求是的人。
胡耀邦陵园

听着陵园导游关于胡耀邦头像“右看微笑对民、左看忧心为国”的介绍,看着那块直角三角形碑石上,头像右侧依次刻着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徽、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中国共产党党徽,我不禁深怀感慨。这无疑表明着胡耀邦同志独一无二的辉煌一生,在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这三级组织都担任过最高领导人,为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他是真理标准大讨论的主导者,全力以赴推行真理标准。1978年5月10日,在时任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的胡耀邦直接指导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在中央党校《理论动态》杂志发表,后《光明日报》予以全文转载,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这场思想解放运动,成为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的思想先导,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重要理论准备。

他是改革开放的开拓者,身体力行践行真理标准。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面对千头万绪的四个现代化建设,面对千差万别的广阔中国,胡耀邦郑重地宣布要跑遍全国所有的县,以开展比较研究,抓准典型,研究解决具体问题。他先跑老少边穷地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走遍了中国2000多个县里面的1600多个。年过七旬的他,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工作,边走边调研,甚至把吃饭的时间都用上,每天很晚才休息。

他是平反冤假错案的主推手,实事求是直面党的错误。胡耀邦逝世时,中共中央的讣告中特别提到:“1978年他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为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做了大量的工作,表现出非凡的实事求是的胆略和勇气,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在胡耀邦组织和领导的努力下,大批受到迫害的老同志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大批蒙受冤屈和迫害的干部、知识分子和普通群众得到平反昭雪。

图片来自网络

正如历史评判的,胡耀邦同志有争议但无碍于他的崇高,因为他都实事求是地承担了个人问题的责任,既不饰过,更不推诿于人,反而经常用自己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失误或过错教育同志,要大家引以为戒。“知错就改,光明磊落一辈子;知错不改,内疚一辈子”。1987年1月,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胡耀邦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同年11月,他又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直至1989年4月8日病倒在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会场,并于4月15日逝世。

更为可叹的,胡耀邦同志生前也不可能想到的是:他的去世,在神州大地居然引起了那么大的轰动,广大群众和青年学生自发举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但也有极少数自由化分子利用这个时机,以悼念为借口,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引发了浩大的政治风波,史称“六四动乱”。

“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这是胡耀邦同志题写的一副对联。在他的心中,只有人民,唯有实事求是,至于个人的成败利钝,一概不在话下。

实事求是,是一种思想方法,就是求真务实,在实践中认识真理、把握规律。

实事求是,也是一种工作态度,就是敢于较真碰硬,敢于直面困难,把使命牢记在心,把责任扛在肩上。

实事求是,更是一种人生境界,就是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勇于否定权威,甚至否定自己。这是最难的,也恰恰是最最纯粹的。

一个超越了世俗的功利荣辱,秉承实事求是为国家、为民族、为百姓谋福祉的人,对党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必然是一个纯粹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是活在当下的人。


邓小平铜像

从1969年10月至1973年2月,小平同志在江西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是如何度过的?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小平小道真的如传闻中是通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吗?带着这些疑问,我走近小平同志当年工作过的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走上小平小道,又走进小平楼。

从北京到南昌,号称“全国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的小平同志当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尽管可能会有些许疑惑,但多是应为终于能够离开那种压抑、封闭的环境而感到高兴,重新焕发了生气,开始积极起来。

在这里,他饮食有方、起居有规,每天步行上工劳作,下班做家务、种菜地,还坚持每日用冷水擦身,极大地锻炼了革命的本钱。

在这里,他听广播、看报纸,阅读了大量的马列经典、毛泽东著作以及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学、哲学、传记等书籍,再次系统全面地提高了政治水平、思想水平和理论水平。

在这里,他接触到最基层的实际情况,小孩摔掉两块豆腐就招来工人父亲一顿打的情形让他对这个干一辈子革命换来的社会主义感慨万分,对中国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

他的思想、他的信念、他的意志,在这里更加明确、更加坚定起来。这一切,由内到外的全方位提升,无疑为小平同志的复出奠定了无比坚实的基础,无论是身心还是头脑。

邓小平的信及毛泽东的批示

从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到中国最大的叛徒,小平同志说出了久久憋在心里的一句话:林彪不亡,天理不容!

在谪居的日子里,邓小平始终注意与中央和毛主席保持着联系。他经常给汪东兴写信,讲自己的学习、劳动、生活情况,实际就是在间接向毛主席汇报思想。

听闻林彪叛逃失事的消息后,他明白这是个重大转折的契机。1971年11月5日,邓小平在工厂听取了传达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及其反党集团的罪行材料后,兴奋与激动之余马上思考起草给毛主席去信。在11月8日发出的信中,小平同志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关于林彪反党集团的决议,并表达了参加工作的愿望,“当然是做一点技术性质的工作”。

1972年8月3日,在第四次听取关于林彪反党集团罪行材料的传达后,邓小平当天就致信毛主席,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对林彪集团的揭露和批判,并再次提出了工作的要求。这封信得到了毛主席的批示,肯定了邓小平在历史上的功绩。在周总理以此为据的奔走下,邓小平终于可以离开“两点一线”的生活,开始了江西的走访调研之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小平同志的主动终于创造出厚实的政治基础与舆论基础,复出有望。1973年3月29日,毛泽东会见了复出的邓小平,问起在江西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小平同志回答说,“等待”。

小平同志在江西的三年多时间,有人说是韬光养晦,我却认为不如更积极地说,是活在当下。他志明心坚,主动积极,不辜负每一个今天,也不辜负每一个机会,为每一个今天和机会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这就是我从小平同志在江西的日子里看到的最重要的东西。这也是一个纯粹的人的必然之选与必由之路。

一个脚踏大地、仰望星空的人,能够直面现实、随遇而安,既不抑郁未来也不沉沦过往,始终充满热情与梦想,时时养精蓄锐,应时而动、乘势而上,才会有真正“天将降大任”的纯粹与璀璨。


在南昌的这片红土地上,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纯粹的人,在纪念馆里、在烈士碑上,在共青城中、在小平楼前,一个个有名或无名的共产主义先驱。

毛泽东曾在讲到方志敏烈士时说:“以身殉志,不亦伟乎”。司马迁也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更如诗人臧克家所写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个纯粹的人,他将会永远地活着,活在他一生的信仰、一生的追求、一生的事业之中,活在后来者的景仰之中,活在后代子孙的血脉之中。


系列:

南昌践学感记一

南昌践学感记二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