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午夜

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邢倩倩拉着邹卉急速地跑到了一个屋子里。刚关上房门,一阵巨响传来,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到了门上。

砰!砰!砰!

房门被狠狠地撞击得不停晃动,似乎下一次撞击,房门就会四分五裂。

邹卉惊恐地向后退着,邢倩倩突然一把拉住邹卉,面色有些狰狞地盯着邹卉:“不能退,还能往哪里退!”

邹卉不知道是被邢倩倩的表情,还是被门口的撞击吓到,呆立在原地不停第颤抖着。邢倩倩一使劲,拉着邹卉踉跄了几步,走到门口用后背死死地抵着大门。

撞击没有停止,反而越加猛烈,邢倩倩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了!

“不要,不要进来,不要进来!”邹卉惊恐地尖叫着。

邢倩倩咬着牙,死死地攥着拳头,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和不甘。

“我不要死!”邢倩倩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我还这么年轻,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怎么能死!”

砰!砰!砰!!!

三下猛烈得快要将两个人震出去的撞击后,外边的东西似乎放弃了,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邹卉两脚一软,顺着门滑坐到了地上。邢倩倩使劲地靠着门又顶了很久,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意外,也坐到了地上,后背倚在门上。


——2——

“那个,那个东西,其实是大柏对吗?”邹卉的声音依然颤抖。

邢倩倩没有说话,只是回忆着刚才的情况。

两个人刚进来的时候,一切都还算正常,只是楼下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刘晶。

正在两个人犹豫着要不要上楼看看的时候,一个人影从二楼直直地落在了地上。两个人吓了一跳,刚要走过去看,落下来的人影自己动了起来。

“还是,没有死!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没有死呀!!!!!!”人影神经质地自言自语着从地上起来。

邹卉下意识的用手电照向人影。

人影半跪在地上,两条胳膊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脖子90度倾斜,脑袋歪在肩膀上,脸上全是是鲜血,而且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更可怕的是,这张脸,邹卉和邢倩倩认识,是几天前那晚死死盯着她们的大柏。

“为什么回来?”大柏愤怒地看着两个人,满是鲜血的脸扭曲着:“为什么回来呀!”大柏厉声质问着,想要扑过去,结果直接倒在了地上。仔细看去,大柏的两条腿也在扭曲着。

“为什么回来!”大柏手脚并用地向前蹭着,歪着的头颅发出一阵令人发酸的咯吱声,扭了过来,死死地盯着两个人:“为什么!!!!!”

邹卉两股打颤,下身滴滴答答有液体滴到了地上。邢倩倩吓得连退了好几步,随后猛地拉起邹卉,拼命地向楼上跑去。

大柏厉声嘶吼着,爬行的速度突然变快起来,追着两个人也爬上了楼梯。


——3——

一楼的一间小屋里,一个略显瘦弱的男生狼吞虎咽地吃着手里的食物,神情里说不出的享受。

刘晶微笑地看着大吃大喝的男生:“多吃点,我买了好多,都是你爱吃的。”

男生点点头,不停往嘴里塞东西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使劲地往下吞咽着,表情有些痛苦

“你慢点!”刘晶抱怨着快速打开了一瓶饮料:“又没人跟你抢!赶紧喝点水!”

男生咕咚咕咚连灌了几口水,总算是吞咽了卡在食道中的食物,脸上一阵轻松:“哎,我砖头真是三生有幸,竟然遇到这么好的女友,我此生都不会离开你。”

刘晶的神色变得有些黯淡:“我们,还有此生吗?”

砖头听完,面色一僵,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男生,就是砖头,大柏的小弟,刘晶的男友。

砖头和刘晶,一个是将要毕业四处招摇的混混,一个是刚入高中清纯可人的小妹,怎么看都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就这么相爱了。

两个人在这份恋情上都很低调,在学校里甚至没有什么接触。只有在手机上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两个人才会像恋人一样享受爱情的甜蜜。

砖头打算毕业以后就好好做人,他虽然混,但是成绩还可以,加上家里的关系,可以上个不错的大学,到时候再把和刘晶的恋情放到明面,一切很完美。

可所有的一切,在那天晚上,自己被一双惨白的双手抓入床底的那一瞬间,都像多彩的气泡一样崩裂幻灭。

“我只是出不了这个屋子,而且说不定只是暂时的!”砖头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回头你帮我弄个电脑来,我没事儿的时候就查查有什么办法,早晚我能走出去的。”

砖头说着站起来摆着各种pose:“你看,依然帅气逼人!来,摸摸,货真价实的人类肌肉!”

看着砖头故意搞怪的样子,刘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可笑着笑着又哭了出来。

“怎么又哭了呀!”砖头赶紧坐过去,一把把刘晶抱在自己怀里:“别哭呀,你感受下,我的身体还有温度,我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只是出不了这个屋子,而且也是暂时的嘛!”

刘晶倚在砖头的身上,感受着胸膛的温暖和浓郁的男人味道,小声地啜泣着。


——4——

邢倩倩和邹卉认真地听着门外的动静。

安静。

这种安静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邢倩倩看了看旁边的邹卉。邹卉似乎恢复了一些,也在看着邢倩倩,眼睛里都是期待。

“我们必须出去。”邢倩倩小声道:“咱们在这里躲着只是死局,出去才有可能跑出去!”

“出去?”邹卉颤声道:“我,我们,要是那个,那个还在怎么办?”

邢倩倩眼神里闪过一丝凶狠:“在也要冲出去!难道躲在这里坐着等死吗?!”

邹卉被吓得眼神看向别处:“那,那听你的,咱们冲出去?”

邢倩倩站起身,打开一道缝,小心地看了看。门外一片漆黑,邢倩倩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照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深吸了一口气,邢倩倩一手抓住邹卉,一手拿着手电,喊了一句:“跑!”

两个人夺门而出,直奔楼下跑去。

一楼。

“那我先走了!”刘晶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砖头。

砖头点点头,眼神里也满是留恋:“你,明天还来吗?”

刘晶犹豫了一下:“明天可能不行,奶奶要来看我,但是后天,周日的时候我一定会来。”

楼梯口。

邢倩倩和邹卉已经跑到了最后几阶楼梯,大门就在眼前。

“就快到了!”邢倩倩咬着牙,拉着快速喘息的邹卉继续奔跑着。

刘晶!邢倩倩心头一震,刚才找不到的刘晶这时候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为什么拥抱空气?难道!

想到了最可怕的可能性,急速奔跑的邢倩倩猛地停住了奔跑。邹卉由于惯性,甩开了邢倩倩的手,眼看就要撞到门口的刘晶。

砰,一声巨响!

邹卉就像撞到一股气墙一般,整个人被巨大的反弹力撞倒在地上。

门口的刘晶已经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一眼,眼睛里全是不舍。

邢倩倩只觉得通体冰凉,她知道,刘晶看的不是她。


——5——

刘晶看的是谁?为什么看不到我们?我们又为什么看不到她抱的东西?

胸口突然一阵发热,邢倩倩从胸前一掏,是刚才中年道人给她的平安扣。原本洁白如玉的平安扣,这时候竟然变得发红,一些小颗粒从平安扣上飘出来。

凭着直觉,邢倩倩又向前跑了几步,一把抓起邹卉向前奔去。

又是一声撞击的声音,这一次由于速度不够快,两个人只是倒退了几步。邢倩倩看着胸前的平安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

“怎么办!”邹卉已经哭了出来:“怎么办呀倩倩!”

邢倩倩脸上也充满了恐惧,不远处,传来一声怪叫!手脚并用的大柏不知到从哪爬了出来,歪着脖子怪叫着冲向两个人。

平安扣温度瞬间又提高了很多,烫得邢倩倩一阵疼痛。邢倩倩看了一眼尖叫的邹卉,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猛地一推邹卉,自己狠狠地向门口撞去。

这一次,邢倩倩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只是由于冲得过猛,从大门口的楼梯跌了下去,摔坐在地上。

门里,邹卉看着邢倩倩,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绝望:“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倩倩!倩倩!”

身后的大柏已经冲了过来,整个人扑在邹卉的身上。邹卉被压得吐出一口鲜血,两只手还在向前抓着,嘶声尖叫:“倩倩!救我!倩倩!倩倩!!!”

大门无风自动,吱呀着,缓缓地闭合着。

邢倩倩突然一声尖叫,疯狂地跑向远方,恨不得下一秒就离开这栋凶宅。

一声闷响,大门紧闭,所有的尖叫与嘶吼瞬间消散。

老宅,又恢复了以往的死寂。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下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
    TA君说阅读 201评论 0 7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1—— 距离上次探险过去已经一星期了。 警察来找过一次邹卉,了解当时的情况,邢倩倩吱吱呜呜地搪塞了过去。毕竟,...
    TA君说阅读 173评论 0 9
  • ——1—— 苍南市一中 课间休息,高二三班的教室里,女生们成群结队地在一起聊天。 邹卉、何璇和邢倩倩聊着最近的灵异...
    TA君说阅读 197评论 0 9
  •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
    TA君说阅读 204评论 1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