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 《死亡密码》:形似美剧的八宗奇案,密码与刑侦的精彩结合

96
娜末
2018.05.04 21:03* 字数 3218

《死亡密码》是我第一次接触藤萍的作品。这本书每一章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是故事间又会有所联系,像是看了一部刑侦美剧,下面我们来看看故事。

1.两个性格迥异的男主

理智推理、性格沉静内敛的酷男主韩旌,直觉取胜、神经大条的糊涂神探李土芝。

两位男主的性格非常反差,是理智与直觉的对比,是细腻与粗犷的对比。

这样的手法其实在一些电视剧里也出现过,比如《痞子英雄》里赵又廷和周渝民,就是两个性格反差但互补,并配合默契的搭档。

好的人物设定,会让故事自带冲突和变化,和情节更有起伏,《死亡密码》就是这样的好故事。

韩旌和李土芝看待同一个案件总是用不同的方法,可却能互相启示,让案件更快侦破。

韩旌观察入微,一点小细节都不放过,可以“由点及面”。李土芝往往靠着直觉,神来一笔,让瓶颈中的韩旌茅塞顿开,而韩旌的细致沉稳和逻辑性也让李土芝佩服不已。这是一对儿性格迥异,却惺惺相惜的搭档。

2.开篇非常精彩,悬疑味道十足

第一个故事“蛇纹密棍”,就已经吊足读者胃口,可谓引人入胜。

地点:国家航空航天技术研究基地“黑石基地”中心。

事件:黑石基地发生爆炸,14座楼全毁。爆炸前,基地23名核心人员正在开会,并发出求救信号。刑侦总队一大队和二大队负责侦破案件。

人物:一大队长李土芝和二大队长韩旌。

悬疑一:基地爆炸前,求救信号发出两个字,“救...”和“贺...”,求救人具体表达内容不详。

悬疑二:发现基地22名核心人员的焦炭状尸体,其中一具尸体上有弹孔,并且少了一个人。案件性质排除了意外因素,初步判定为蓄意谋杀。

悬疑三:第23具尸体在冷库被发现,可冷库已经失去了冷冻功能,这具尸体的主人姓“贺”,叫贺严,是精确制导武器专家。他在爆炸后46小时死亡,手里还握着一根蛇纹密棍。

他是杀死其他人的凶手吗?目的是什么呢?

悬疑四:韩旌怀疑有其他凶手,设连环计捉拿凶手,果然凶手中计,并留下犯罪证据。这也让案情渐渐有了头绪,并捉住了凶手。

凶手的背后还隐藏着神秘大Boss,案件由破坏军事设施和蓄意杀人,升级为间谍行动。

谁又是最大的幕后Boss?

讲到这里,故事告以段落,悬疑还在,但是故事开始转入下一个内容。

3.故事独立成篇,又环环相扣

1)蛇纹密棍——爆炸+间谍活动

2)迷宫中的蝴蝶——变态连环杀人案

3)若海图——破获运毒黑帮组织

4)蓝色字——神秘血衣人

5)来自凶手的密码——死神诅咒隐藏的家族秘密

6)鬼门林——沉埋于历史的谍中谍

7)花之密语——多起儿童离奇失踪

8)猎手——回到原点,侦破“黑石基地”间谍

初看目录,以为是短篇故事集,实际确是“连续剧”。

类似故事展现形式多见于美剧,每个故事独立成篇,但是会有一些贯穿的元素,比如每集都有几个相同的人物(破案的刑侦人员、一些犯案人员的其他故事),延续上集或上面几集未破的线索,揭秘主人公身世背景或是经历等等。

这样讲故事的好处在于,不让读者产生陌生感,而且主人公的性格也会在事件的不断推进中更为立体。

有点像我们初识某人,慢慢深入了解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就自带悬疑揭秘效果,让读者觉得“哦,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啊”、“哦,原来他曾经做过这些事儿啊”等等。

《死亡密码》中韩旌和李土芝的个人背景和经历,就是讲到必要的故事时才做揭示,既让读者产生兴趣,又可以避免前文作者交代过多,而让读者产生反感和信息混乱。

《迷宫中的蝴蝶》和《若海图》是前一篇讲述了一起离奇的变态杀人案,引出后一篇的故事线索——黑帮贩毒事件。每一篇侧重的人物和事件不同,可上下篇出场人物有衔接,避免疏离感,可以让读者更快地进入角色,也避免作者另起炉灶交代故事背景,可以更快地切入情节。

4.刑侦+密码的特别组合,让故事更新颖。

一般的刑侦故事,就是破案而已,这部《死亡密码》却加入了新元素“密码”。每一篇故事都包含不同密码的载体和破译方式,让刑侦故事的悬疑色彩更浓,读者看着也非常新鲜。

比如开篇的“蛇纹密棍”,就是“一根扁平的木棍,木棍上刻画着非常小的半月形纹路,像蛇的鳞片。看得出那些纹路都是手工刻画的,并不十分整齐,中间的一道刻纹十分明显,甚至用墨水笔反复描过,显然刻画的人觉得那条纹路非常重要。”

细致的形态描写,让这根木棍的模样跃然纸上,又结合韩旌理性的判断,加上最后对这根带着密码的棍子的揭秘,让读者特别带感。

比如《来自凶手的密码》,“斑驳的墙壁,上面用新鲜血液写下了许多巨大的非常潦的‘死’字。”凶手留下的这些“死”字呈现好几行,每行出现次数不同,空格位置也不同,一定是要传递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

最后,韩旌破译了这些密码,用的是“波利比斯棋盘”。这就跟“蛇纹密棍”的密码破译方式不同,“蛇纹密棍”的破译方式是——区位码输入法,其他的几篇也是不同的密码载体和破译方式。

这也是《死亡密码》区别于其他刑侦小说的特点。

5.每篇故事开篇诡异、离奇,核心展现方式也不同

每篇故事的开头都非常有画面感,比如《鬼门林》的开头,“李土芝蜷缩在一丛带刺的灌木后面喘气,脖子和右手被灌木划出了不少伤口......进入这片密林已经四天,自从身后追来的人带了猎狗,他就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半小时。否则就会被追上。然后就会死。”

好的故事开头,会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作者做到了这一点,把主人公置身危险,还不告诉读者他遇到了什么,那看书的人一定会继续追看下去,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故事的核心展现方式也各有不同,不会有“Ctrl+C”感,而是篇篇不同篇篇精彩。

《蛇纹密棍》是通过爆炸案,引出隐藏在背后的间谍案件,而爆炸后死者的状态,留下的似真似假的证据,让故事迷雾重重,却不容易理不出头绪。

《迷宫中的蝴蝶》是通过一个疯子拿着的神秘日记本,揭开一群女孩的真假死亡案件,而女孩们死时的照片,结合稀有的蝴蝶名字,透着凶手变态诡异的心理和行为,也给故事涂上了离奇的色彩。

《鬼门林》是通过刚潜伏到黑帮核心林芝会所的李土芝,因身份暴露误入会所后的死亡密林,发现了一栋民国大宅子,当然这是一座藏着半个世纪秘密的死宅。拨开沉重的历史尘埃,为读者讲述一段离奇的谍中谍案件。


《死亡密码》内容精彩,无疑是一部适合休闲阅读的好书,但是每一部书都会有点缺点,这部也不例外,我也叨叨几句它的不足。

1.每篇故事可能因为篇幅原因,没有完全展开,转折稍显生硬。

《蛇纹密棍》最后揭示凶手是谁时,有点突兀。

前面凶手涉及的爆炸加转移大家视线的栽赃都非常成功,并不是一是半日就做到的,也不可能是普通智商的人做到的。

可是韩旌扔出两个相似的圈套,就让凶手乖乖就擒了,这个进度有点太快了,有种韩旌被上帝眷顾的感觉。你想这么一个跨国间谍大案,还没出三板斧,就让线索现身就擒了,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最后一篇《猎手》,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死者阿力苏是怎么就被犯罪团伙盯上了,原理可以接受,可是过程有些简单突然了,又是上帝之手的感觉。

总体来说,还是觉得篇幅短了,可能有些铺垫就省略了,这种省略让读者产生思维断层,觉得逻辑有缺失了,就会感觉转折稍显生硬,有些不自然,有些不能自圆其说。

其实读岛田庄司的《寝台特急 1/60秒障碍》,也有这样的感觉,揭示到最后大boss出现,就不自然了,硬生生的就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藤萍也是学得这样的本格派写法。

2.故事内核有些浅,就是为了离奇而离奇

《死亡密码》和麦家的《暗算》都提到了密码和揭秘,《死亡密码》的人物和故事就略显单薄了。

两本书如果对比就能看出来,《死亡密码》的故事一看就是编的,而《暗算》看起来更真实。《死亡密码》只是为了讲这么两个出色的刑警,破获了一系列案子,而《暗算》则是一群人为了理想和信念,为了热爱的事业做一系列的工作。

《暗算》的人物非常深刻立体,《死亡密码》的人物就简单而模式化了。

《暗算》像是一部反应社会和人性的历史剧,《死亡密码》只像一部优秀的网剧。

其实,就是故事的内核,想要大家觉得好,觉得印象深刻,不是看了一遍就忘记,就要把书中的理念传递出来,而不止单纯讲一个故事。

说了这么多,其实爱看刑侦剧的读者们不妨看一看《死亡密码》,如果选择剧本的导演和编剧们,也可以看看这部《死亡密码》,一定能排出一部精彩的系列剧。

- End -

读书笔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