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抄·星月樱雪·番外:少女的樱雪(三)汤圆热否

(3)汤圆热否
游戏的最后一天,平时安静的金水镇也忽然热闹了起来。

金水镇是《江湖情缘3》风景比较好的一个地图,也是很多新手们做任务时充满回忆的地方,热乎的汤圆就记得在自己还是个小萌新的时候,只身闯入金水镇外的土匪山寨,结果死了好多次。

除了门派地图蜀中唐家堡,热乎的汤圆最喜欢的还是金水镇,在金水镇的某个小角落,有间房子,里面没有NPC也没有任务,但有家具有茶几有床。《江湖情缘3》是没有家园系统的,但汤圆总觉得那就是她在游戏里小小的家。很久以前汤圆曾经想过,要是有一天这个游戏要结束了,自己就把号停在金水,在她并不很长也不很短的游戏生涯里,她是PVE榜前十,PVP杀手榜第二,曾经也算是纵横江湖,可她心里想的总还是能够有间安静的小房子,在游戏里养养花,做做药,钓钓鱼,当一个休闲玩家。

现实里的汤圆是个年轻的大学老师,开了门唐宋诗词鉴赏的选修课,由于课讲的好人又漂亮,再加上在她总对学生们特别友好,期末不考试,给分也高,所以她的课总是被选到爆满。

要知道在大学,学生的到课率一直是老师心中的一个问题,虽然到课率并不影响升职和评职称,但谁又不想当一个备受欢迎的老师呢。

唯有学生到课率这个问题一直是汤圆心里的苦恼,倒不是她到课率低,而是她的课场场爆满,如果有人翘课了,立刻会有慕名而来的人补上,甚至好多学生站在走廊上听,只为一睹曾经的校花,现在的美女老师的风采。

她不止一次跟游戏里的好友凝眸吐槽说:“我倒是希望我的学生都不来上课,这样我正好好自己也翘翘课,休息下。你知道我现在多么羡慕那群小鲜肉么,想上课就上课,不上课就睡觉。毕业后这种自由自在的日子真是一去不返啊。”

凝眸也很无奈这个好友,都已为人师了,还老是这个样子:“你自己不也说什么少年看虐不眨眼,老来偏爱傻白甜么?人老了就是这个样子的。”

汤圆哼哼了两句说:“我跟你说,最可气的是我那个表妹,你认识的,落樱有雪,她现在是我的学生,选了我的课却从来不上!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选我的课求而不得么!”

凝眸笑开了花说:“我跟你说,你表妹现在是全区全服第一大纯女玩家帮会的帮主,本服第二剑客,你要是还在玩这个游戏,说不定得去抱你表妹的大腿呢。”

汤圆对此不置可否:“大姐,请你打开杀手榜看一看,现在排在第二的记录还是谁在十二个赛季之前留下的?要知道我当初从PVE转去PVP就玩了一个月哦!”

“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汤圆凉矣,尚能热否?”凝眸调笑道,汤圆听了也笑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听到今晚是《江湖情缘3》关服的最后一天,就计划要想办法把晚上的课翘掉早点回来打游戏,等到了课堂的时候学生又是爆满,无可奈何下,只能先讲了一堂课,突然汤圆想起了某个杀手榜第一的混蛋在大学时说过的一个故事,于是灵机一动跑到窗口朝外看了看,然后回来把话题引到古人描写月的诗句上,最后顺势而下对学生说:“童鞋们呀,我们学习要注重实践,今天我们在课堂上讲诗词中的月,感受古人关于月的感受和情感,然而古时月也是今时月,我看今晚月色很好,下一堂课大家走出教室自行赏月吧,别忘了给心里思念的人打个电话哦!”

就这样,汤圆装了一波浪漫后,丝毫不顾月色之美,欣然奔回家来到电脑前,登陆了游戏。

金水镇仍是金水镇,只是物是人非,偶尔的汤圆会想起以前玩游戏时的一些事情,但她并不留恋,很长时间没上游戏,过往的种种在心底也只有淡淡的影子。她从来都只是这个江湖的过客,游戏也好,情缘也好,热乎的汤圆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明明是个漂亮的大美女,却起了这样一个温柔无害的名字,只因为凡事都看得开。

“说来,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上线了呢,没想到最后一天你还是回来了。”凝眸笑着说。

电脑屏幕前的汤圆流露出温暖的笑容,以往的很多时候,当现实中有不愉快和不如意的时候,身边的人往往冷漠,反而是游戏世界里一声声关怀能让她感到心暖,她突然想起十多个赛季前的那人,似乎也是这样,不知怎么,最后却彼此消磨在了漫长的时光里,只留下了淡淡的影子。人们总说江湖和情缘是两种玩法,大多数都是先江湖再情缘,她却本是无忧无虑的自在PVE,跟着情缘才卷入江湖厮杀,要不然,这游戏估计要少上一个杀手榜第二的高手。

“其实我就是上来看看,然后想把号停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她一直在那。”

热乎的汤圆骑上马,带着凝眸双骑来到一片小竹林,竹林深处有间小房子,因为地处隐秘,很少有玩家会来,以前汤圆常在这和情缘挂机。只是今天,这里却有些吵闹。

“叶随便,今天是关服的最后一天了,我们兄弟几个在这看风景,你来打扰到我们了,我们要你跳个舞不过分吧?听说你是江湖第一美少女,上过东山居官网封面的,我们这些兄弟玩了这么久游戏,有你跳个舞,也算值了。 ”

在竹林边,一堆恶人谷的玩家围着一个正气盟的少女,在那刷白字嘲讽。

“叶随便,今天是游戏的最后一天,你也不想一直被我们守尸吧!”一个猥琐的枪客玩家笑嘻嘻的说道。

另一个看上去也很猥琐的明教玩家说:“或者你来我们的语音频道,给我们唱个歌呗?”

“你们这么多人守我一个,就不怕我叫亲友过来么?”那个叫叶随便的少女玩家说道。

“你叫人呀!等他们来,我们怎么也杀了你了,再在你尸体上截个图,就写江湖第一美少女在关服最后一天被我们兄弟轮到死!再发个官网论坛贴吧,你看怎么样?还是选择给我们跳个舞唱个歌,我们就放你走!”带头的刀客玩家肆无忌惮的用白字刷道。

远远的,凝眸和汤圆也看到了这些白字,凝眸皱了皱眉说:“这几个人也太恶心了吧!知道江湖第一美少女最爱惜自己的名声。”

汤圆好奇的问道:“江湖第一美少女?”

“就是东山居之前搞得一个玩家COS大赛,得票第一的会得到一个称号,就像天下第一剑客、天下第一刀客、天下第一杀手一样。”凝眸解释道:“怎么,要路见不平?”

“你退阵营了,我又是恶人谷的玩家,帮一个正气盟的不太好吧,再说了,江湖恩怨江湖了,没必要插手。”汤圆淡淡的说道。

凝眸说:“那好吧,皮皮汤,我们走~”说罢想双骑带着热乎的汤圆离开。

“喂,那边那两个女的,要滚赶紧滚,别多事。”忽然冒出的一句白字停住了汤圆和凝眸的脚步。汤圆看了一眼那个玩家,似乎是这个赛季接近毕业的装备,难怪这么嚣张。

“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那个小号,快给老子滚!”那个带头的刀客玩家继续说道。说来以汤圆十多个赛季前的顶级神装,放到现在只能算是入门的装备,或许还比入门的装备差一点,而凝眸作为一个大PVE玩家,看上去没有PVP装备也很好欺负的样子,可惜,这游戏从来都不是看装备的。

凝眸和汤圆配合这么多年,自然明白汤圆的性情,能玩到杀手榜第二的人,脾气要说真有多好,那也只是对亲友,凝眸轻轻笑了笑:“看来有人真觉得汤圆凉矣呢!”

汤圆也笑了笑,对着那个带头的刀客说:“本来我不想管闲事的,可我纵横江湖,几经历练,风口浪尖,无论何种境地,从未惧战。今朝兵戎相对,虽非我愿,亦避无可避。阁下无需多言,拔剑便是!"

凝眸顺势接过说道:“来战!”

大概十分钟后,躲在一边的江湖第一美少女叶随便惊呆的看着地上躺了一堆的尸体,而之前威胁她的那些玩家,也经历了可能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一次PVP对战。7打2被团灭,结果的惨烈不言而喻,但更可怕的还是过程。

热乎的汤圆那诡异的身法,远超他们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唐门玩家,她的每一个走位都恰好卡到对方的死角或者攻击范围外,每一个动作转身都完美的规避了对方的伤害,如果是七宝丸在这,一定可以从这身法操作中闻出熟悉的味道。但比起操作更可怕的是她的战术,热乎的汤圆那么多过时的装备,就算手法再好,伤害也不高,但她通过控制技能完美的掩护了后排的凝眸,凝眸作为一个老牌PVE大神,一身PVE毕业装备,虽然不能抗伤,但在汤圆的掩护下打出了大量的伤害,转眼间,沉迷于围攻汤圆的玩家发现自己的血已经掉到见底,再加上汤圆精准的补刀,结果不言而喻。

“真菜……”汤圆撇了撇嘴说:“我还以为这游戏的玩家能有什么长进呢~”

“你要是遇到你表妹这种全区服拿过总冠军的就不这么说了,7个加起来都抵不上一个落樱有雪。 ”

汤圆不置可否:“她敢和我动手,想造反?我加她作业,期末挂她的科!”

“那个,两位女侠,谢谢你们。”一边的叶随便过来道谢,然后惊讶的看着汤圆:“你是?热乎的汤圆?”

“哦?你认识我?”汤圆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叶随便,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以往游戏中和江湖第一美少女有过交集。她刚开始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应该早就退隐江湖了吧?

叶随便抬头看着汤圆说:“我以前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不小心的得罪了大帮会,最后是一个叫林某扬的剑客大哥哥救了我,我本来想让他带我一起玩的,但他说他应该以后不会上这个游戏了,如果我有事可以去找一个叫落樱有雪的玩家,他还说……”

汤圆:“他还说了什么?”

叶随便说:“他还说,如果以后见到一个女唐门玩家,叫热乎的汤圆,帮我给她带一句话。”

汤圆问道:“哦?他要你带什么话?”

叶随便很认真的说:“他要我对热乎的汤圆说: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纵然有相聚有别离,也很高兴遇见你。”

“原来如此,我也很高兴遇见他!”汤圆笑了笑,然后带着凝眸策马而去。

游戏的最后一天,曾经被无数人追捧,也上过无数818,有些迷失的江湖第一美少女叶随便看着那策马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自己玩这个游戏的初心,恍然之间她觉得,那远去的背影以及之前那位剑客大哥哥,才是真正的江湖侠客。

拔剑生死,策马恩仇,谈笑江湖,这样的人怎能不令人神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