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个地方飘着雨(6)

[青春]有个地方飘着雨(5)

  半小时不到阿湘就没出息地开始夺命连环Call,我本来预谋着把手机关机,但又害怕失联了小帅哥会陪着阿湘找我,我总不能真进厕所躲着。

  于是慢悠悠地、极不情愿地回到就餐区,一眼看去肖箫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到嘴的鸭子给飞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没,他家里有事,”她看上去热情不高,不断拨弄着手机:“他妈给他打了蛮多电话,好像是说他爷爷不小心摔了进了医院。我看他还挺着急,就让他先走了。”

  “噢。蛮孝顺的,挺好。”

  “嗯,”她点头道,“他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看看。”

  “哇哦~”我一脸坏笑,“怎么不去?”

  “你说呢?”她刻意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度,“他说下次见面给你带盒痔疮膏,很管用的。”

  “.……”

  附近传来探究的目光。

  “我们新点了菜,都没动。打包带走明天吃。”她喊服务生送来了饭盒。

  “怎么都是素菜?”看着她麻利地收拾,我傻了眼。

  她朝我嫣然一笑:“肖箫说长痔疮还感冒了的人在饮食方面要讲究清淡为主,要少吃最好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要多补充一些富含纤维的食物,如蔬菜、松菌类等,有利于促进肠道蠕动,使排便通畅……”

  “够了够了!”我打断她:“人蠢点没事,脑子坏掉就不好了!”

  她贱兮兮地笑。

  日子一天一天过,广州的天气愈发炎热和闷燥起来,我的身体早已安然无恙。除了肖箫偶尔的串门拜访能凑一桌斗地主,或是软硬兼施拖拽我们离开空调出去看场摄影展外,我和阿湘的生活几乎全部被琐碎填满。每天最重要的事是一日三餐,花大量时间决定吃什么、点外卖还是自己做、切菜炒菜洗碗等如何分配,然后就是坐着躺着睡着看书或者看电影。

  我时常和她讨论书籍与电影,有意见不统一的地方我们会毫不客气地争辩,她指摘我想法过于偏激且观点过于片面,我谴责她不注重细节并难能理解微观的美。碰到她剧情不懂或理解不了的地方我会详加给她解释说明,而我想了解的历史背景无论国内外她都能侃侃道来。我们就这样彼此嫌弃,而又互相紧拥。

  我记得肖箫第一次来阿湘家时最惊讶的不是住所如此之乱(我已经被同化了),而是新搭建的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放着的每一部书都有相同的两本,书脊上用红蓝签字笔注明了“苏遥所存”及“舒云湘所藏”,一列扫过来字一个比一个大。

  有一次他在客厅看电视,我和阿湘各据着一张长沙发睡午觉,恍惚间他听到我大叫了一声“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他吓了一跳,以为吵到我了便小心翼翼调遥控器声音,忽的竟听到阿湘回应,“这句话引自圣经。圣经新约罗马书第十二章十九节,全文是:‘亲爱的兄弟,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载着: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的理解是托尔斯泰认为世人无法评定安娜的行为。”

  “我知道,可是安娜死了。这是不是托尔斯泰的答案?”

  “可能吧,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这取决于我们个人的价值观。可我们没法因此就去谴责别人的行径,我们只能选择自己的行为。”

  “懂了。”

  “嗯,你不要难过。”

  然后恢复平静,悄无声息。肖箫说他当时被吓得一愣一愣的,等我们醒来之后和我俩提起,阿湘和我都已毫无印象,三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后,捧腹大笑……

  噢,忘了交代,那时候肖箫已经近墨者黑了。除了我打趣他和阿湘时他仍会立马红着脸并且很多事情都改不了理工男的木头思维外,现在已经基本上能和谐地参与进我们的打趣了。

  我曾问过阿湘他们俩的关系发展,她说他们已经达成共识先做朋友加强对彼此双方的了解,至于后事如何,只能听未来分解了。

  我同阿湘订了开学前一天清早的返程票,肖箫送我们去高铁站时执意不肯叫车,他拉着我们两个人的箱子细细碎碎地和阿湘交代什么。我刻意离着他们一段路,远远地看着他们前行。

  那天晨风清新,鸟语声喧,我忍不住拿起手机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女生穿着蓝碎花裙子,脚步轻快,男生拉着两个大大的箱子,脊背笔直;远方的苍穹之下,闪烁出玫瑰色的朝霞,摇晃着惺忪未醒般的大雁。

  本来十分钟的车程我们走了近五十分钟,夏天的太阳升起地格外快,入站口旁摆放着一盆一盆的翠菊,这场景,颇有点“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的意味。

  上车后我微信给肖箫发去了那张照片,他回我“此心安处是吾乡”,我拿给阿湘看,她静静地笑了。

  开学后的日子充实而欢快,人生大事是同穿着军训服涌进涌出的新生在食堂抢个座位,总得早去很久才能不吃剩菜。

  我和阿湘都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每天我们仰仗无数个闹钟坚持早起,学习朗读国外名著的原版书,什么语言都涉猎了一点。阿湘从小英文口语好,字正腔圆,她说她的人生目标是能够接待外国贵宾向他们展示中华文化,当然顺带当个高级导游混吃混喝也不错;我说我最大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编剧也行,最好还能涉猎进电视电影跨行尝试下演员。然后两个白日做梦的人就开始互相夸赞:

  “舒姊如此壮志凌云,当是志兮天下事,但有进兮不有止!”

  “岂敢岂敢,苏妹如此博观约取,必当厚积薄发有所为!”

  一阵大笑后又迅速开始互相鄙薄梦醒了没有,好好学习。我们已经大三,阿湘立志出国留学,而我想去考研上戏戏剧影视编剧专业。于是每天除了上课便是在图书馆攻克考研科目,天好也时常两辆自行车在长沙城里山南水北瞎看看。

  “必须砍得蟾宫桂,始信人间玉斧长。”阿湘时不时哼道。


[青春]有个地方飘着雨(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