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是一场盛大的梦

        傅小莘是个普通的女生,扔进人潮就找不到了的那种。她没有超高的颜值,平凡的五官辜负了天生的一张瓜子脸;她也没有一技之长,即使她在文艺晚会中总想上台表演,但还是总被“你上去能干嘛啊?”的尖酸言语拒绝;她也并不富有,每天挤公交车,天天被老板留下来加班是她的生活常态,就算这样,她还是得很细心分配开支才能付起上海与日俱增的房费。她有些自卑。

        傅小莘知道在这个诺大的城市中还有千千万万个与她一样平凡而卑微的漂泊者,但是她却自动将自己定位到这千万个人中最差劲的那一个。住在几十平米的出租房内,抬头仰望看到的不是璀璨星空,而是一下大雨就会漏水的旧天花板,出么见到的也不是善良如亲人般的邻居,而是刻薄的中年妇女与街头卖菜小贩讨价还价的情形。她觉得她的生活失败极了。她绝望,可还是不断重复着这无趣的日子。她也会深夜里悄悄落泪,在听见老家的父母打来的电话时红了眼眶。她也很想改变现状。

        周五,老板难得没把她扣住加班,这个很久没见过华灯初上的繁华的姑娘决定独自去到新开的咖啡店——那个到处打满广告的咖啡馆。累了一周的她在计程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欢迎光临。”

        服务生的声音如清泉般,惊醒了低谷的傅小莘。她抬头望着眼前的男生,一米八的他与一米六的她无疑构成了最萌身高差。“您一个人吗?”傅小莘点了点头,男生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便领着傅小莘走向靠窗的单人座位,傅小莘的目光没有从男生身上移开,反而一直被他吸引着。他匀称的身材就算是穿着咖啡馆工作服也十分帅气,眉宇间又或有一种温柔与霸气,韩式单眼皮让本身中等大小的眼睛显得特别,高挺的鼻子与颈脖间微微凸起的喉结都显示着他独特的男人味。傅小莘荷尔蒙激素瞬间爆发,竟有了种初恋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周傅小莘不断想起那个不知名的服务生 ,想起他的一颦一笑,想起他在她进门时说的那句“欢迎光临”,想起他带着她进入咖啡馆靠窗位置的背影,想起那杯名叫“情”的浓浓咖啡的醇香。

        思念促使她再一次来到这家咖啡馆,她怀揣着激动的小心脏,特意将自己最得意的裙子翻出来穿上——即使因为长胖有些不合身了。她推开门,这次的服务生不是那个男生,她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在寻找他的踪影,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仍没见到那个特别的男生,她忍不住到柜台询问关于男生的踪迹,柜台工作人员告诉她今天是男生轮休的日子,她特别失望,但上帝还是让她没白来一趟,她知道了他的名字——丁一晨。

        傅小莘对丁一晨的思念终成了一种病。傅小莘在新交的策划案中犯了一个特别低级的错误,并且被客户当众指出,老板无法容忍这样的错误,并指出了傅小莘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失误,一气之下将傅小莘赶出公司。她失业了。

          失业对于傅小莘来说如同天塌般可怕,可她的蓝天终究还是塌了。毫无预兆。傅小莘记得自己是哭着走出公司的,同事们见老板如此愤怒都不敢上前安慰她。那一刻,傅小莘成了世界上最惨的人。

        她抱着一小箱东西,在江南大道上边走边哭,过路的行人注意到了她的难过,却没有一个打算为此做点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没人有义务让你开心起来。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咖啡馆。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缘分牵引,还没走近,她就看到丁一晨推开门:“慢走啊,记得常来。”她看到了丁一晨如阳光般的灿烂笑容,丁一晨也看见了她,眼前这位抱着纸箱子哭花了妆的女生让他有些心疼,他慢慢走上前,傅小莘看见丁一晨朝自己走来,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尽量让他看不见自己的狼狈。

        “进去喝杯咖啡吗?”

        “嗯。”

      “我来帮你拿箱子吧,怪沉的。”丁一晨说罢便小心地将箱子抱过。

        丁一晨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帮她找了靠窗的位置,这是他服务的基本规则,单人顾客坐床边单人桌,可傅小莘却以为丁一晨记得自己,故意找了这个位置。这样美丽的误会让傅小莘心情平静了下来,她觉得生活果然是善意的。 

          丁一晨正想问傅小莘想喝点什么,傅小莘默默说了一句:“有酒吗?”丁一晨知道她心情不好,没有拒绝,只是让她等等,马上就到他换班的时间了,到时候带她去隔壁大排档吃香的喝辣的。傅小莘听后笑了,点点头:“可我只想喝酒。”

      “老板!啤酒!一份蛤蜊!两碗米饭!”丁一晨在一片油烟的大排档大声吼着,海鲜的香味弥漫,每一桌的人都喝着酒,猜拳声此起彼伏,老板穿梭在饭桌间,一盘盘新鲜的饭菜令人垂涎欲滴。咖啡馆的高大上往往隐藏了每个人最真实的一面。傅小莘迫不及待爽快地开了一瓶啤酒直接对嘴喝。丁一晨愣住了,想劝,可他知道喝醉是麻痹自己忘掉伤心事的最佳选择,于是任由傅小莘大口喝着。傅小莘喝得太急了被呛到,在咳嗽声中眼泪也掉了下来,她微醺,泪水就放肆地滑过嘴角,划出一道柔软的线条。丁一晨看着眼前这个脸因为酒而微红,眼妆早就哭花成熊猫的女生,他不知道在她的生命中发生了什么,但心却跟着她一起在难过。

      “我一直以为我的生活已经够惨了。没想到它有一天还会更惨。”傅小莘突然感慨着,眼泪更肆无忌惮。“我的老板把我炒掉了。我天天加班天天起早贪黑!天天看着他那张中年胡渣男人的臭脸!我忍气吞声,我把策划案一遍又一遍地改,可还是被他一遍又一遍地骂。”说罢傅小莘又大喝了几口酒。

        丁一晨知道了这个女生这么难过的原因,看得出来女生并不富裕,失业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打击。丁一晨默默递了张纸给傅小莘,却被喝醉了的傅小莘一把推开,“丁一晨,你知道吗,我失业都是因为你。”她用无奈又自嘲的语气说着。丁一晨惊讶但更多的是懵,那只被推开的手悬在空中不知所措。

        傅小莘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她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回家的,她哭肿的眼睛和花了的眼影在提示着她昨晚在大排档哭了一夜的真相。刚走到洗漱台,电话就响了,不是陌生号码,备注显示的是“丁一晨”。

      “你醒了。”电话对面那清泉般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嗯。昨天......我是不是很失态?”

      “没有,你的东西落在咖啡馆了,我一会儿换班后给你送来。”

      “不用了,我自己来拿,顺便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

      “好吧。”

        傅小莘来到咖啡馆,丁一晨早已在窗边那个单人桌等她了,桌上原封不动地放着她的箱子。

        傅小莘想问他自己昨晚除了哭还说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家的。可却不敢听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生怕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傻事。丁一晨看出了她的顾虑,说她除了抱怨她以前的老板什么都没说,是她自己说的地址,自己掏的钥匙,他只负责扶着傅小莘不要摔倒。至于电话,是丁一晨怕傅小莘第二天会像现在这样迷糊,才将自己的电话存在傅小莘手机上的。

        傅小莘被眼前急于解释的丁一晨逗笑了,临走前说了句“那常联系”。

        后来的傅小莘丁一晨真的经常联系对方,朋友圈微博互动也很频繁,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多了这么一个好朋友,仿佛世界都开始明朗起来。或许就是那个去大排档喝酒的夜晚吧。

        他们去新开的海底世界看小海豚,去离家最近的电影院看好莱坞科幻大片,去较远的游乐场坐惊险刺激的海盗船,去时下风靡的密室逃脱体验被真人鬼吓成狗的样子,去KTV高歌那些年追过的张信哲,偶尔去书店陶冶身心。他们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他们相见恨晚,一切都没有来由,但又那么自然。就像很多年前就认识了一样,互相了解,互相陪伴,友谊之上,恋人未满。

        一切是那么顺利,那么奇妙。爱的火苗也悄然绽放。

        在傅小莘二十五岁生日时,丁一晨在咖啡馆打算为傅小莘办一场生日聚会,他和同事们早早地买好“Happy Birthday”字样的气球,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彩带,以及特意准备了咖啡馆最好吃的小吃,跑到很远的商圈买了双层蛋糕,还有给傅小莘特别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女主角。

        在烛光的浪漫中,傅小莘穿着白色纱裙缓缓走进咖啡馆,看着咖啡馆内由气球和鲜花布置成的小舞台,她心里十分激动,这么多年来,丁一晨是第一个为她办这么盛大的生日会的人。她看着丁一晨,那双眼睛依然保持着初遇的青春与阳光,傅小莘的眼里也闪烁着不可名状的光芒,她知道,此生没有第二人能取代丁一晨了。

      “生日快乐!”所有咖啡馆的人一起大声说着,生日歌萦绕耳畔,这大概是傅小莘听过最温暖的歌声。她突然觉得,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正因为她的自卑与绝望,老天派来丁一晨拯救她,正因为被炒鱿鱼,才有那次大排档谈心,才会有后面的故事,她感谢生活,赐给了她一个叫丁一晨的男生。

        到了送礼物的时候了,丁一晨压轴出场,傅小莘刚把大家送的礼物放到旁边的桌上,他就在舞台上用话筒深情地唱着:“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傅小莘嘲笑着五音不全的丁一晨,可丁一晨坚持唱完了整首歌,突然,他叫了傅小莘的名字:

      “傅小莘,今天是你二十五岁的生日,生日快乐,今年我也要满二十七了。仔细算了算,我们认识也一年多了。第一次遇见就在这个给了我五年饭碗的咖啡店,我还要感谢旁边那家大排档,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卑微可怜的你,我当时就想,老天你怎么忍心让这么可爱的女生这么痛苦,所以我决定跟老天作对,陪在你身边,不让它再欺负你!我已经做到一半了。剩下一半,我得征求你的同意。

        傅小莘同学,你愿意做丁一晨的女朋友,让丁一晨能继续守护你吗?”

        傅小莘听到这一番话时已经哭成泪人,眼泪与丁一晨的真诚表白浸润了沉睡在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我愿意。”傅小莘在这一刻笑容满面,任由感动的泪水不停地滑落,她太高兴了。丁一晨也是,他迫不及待地抱住这个他爱的女生。那一刻,地球都仿佛只为他们而旋转。

        热恋是最美好的,可也会伴随着吃醋、闹小脾气。但是两人在争吵过后都会主动认错,重归于好。这是最舒适的感情,能吵能闹,但绝不会离开。

        可一直顺利的就不是生活。

        在一起一年以后,咖啡馆濒临倒闭,丁一晨面临失业,短时间内却又找不到更合适的工作,与此同时,现在在杂志社上班的傅小莘也因为每次都会有很好的创意而越来越自信,主编也很器重她,打算将出国深造的唯一一个名额给傅小莘。一个欲坠入低谷,一个欲展翅高飞,两人的矛盾不断,丁一晨的私心不愿意傅小莘出国,怕她照顾不好自己没国内方便,加上自己刚刚失业,现在并不是出国最好的时机,傅小莘由于多年卑微太想出人头地,说什么都不肯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分手吧。”

        在一次争吵中,傅小莘微弱地无奈地提出了分手。这是两人在一起第一次提分手,丁一晨也经不住说分手的打击,加上冲动的情绪,愤怒地脱口而出:“分就分!”说罢摔门而去。

        傅小莘这天晚上又哭了,就如那年大排档那晚,只不过这次更加撕心裂肺,触碰心灵的难过。

        冷战的第二个晚上,丁一晨独自走在大街上,看见来来往往恩爱的情侣,终于忍不住了,主动打电话给傅小莘认错,可傅小莘任性没接,于是丁一晨开始编辑起长短信。过马路的时候,丁一晨也在编辑,偶尔抬头看两眼车,突然,一辆急转弯的汽车突然冲向丁一晨的方向......

        天色暗了,落叶也在渐渐跟大树告别,不是归根,是飘向远方。

        乌云密了,雨滴也在渐渐跟天空告别,不是自由,是坠落人间。

        傅小莘跪在急诊室门前,哭得昏天黑地,她祈祷着,祈求老天让她的男生回来,她再也不放开他的手了;她祈求丁一晨能原谅他,她再也不任性不接电话了,再也不离开他了......

        她双手颤抖着,接过护士手里的丁一晨的手机,屏幕留着的是那条还未编辑完的短信。

      “你知道吗,我爱你,所以不想让你走。我错了,我不该自私的。我还有秘密没告诉过你呢,几年前的那天,就是你被炒鱿鱼的那天,你抱着个纸箱子哭花了脸站在咖啡馆前,我当时觉得你挺可怜的就把你领进了咖啡馆,柜台的女服务生看见了,把我拉到一旁,她说她在我轮休的时候见过你一次,并且你还来打听我的消息。你就这样引起了我的注意,后来吃大排档的时候你喝醉了,我对你撒了谎,你不止抱怨了你的前上司,你还说你失业都是因为我。我很好奇,为什么会因为我呢。我肚子里还有一大串疑问呢!所以你别走,我愿意用余生倾听你的答案,我也愿意用余生来陪你编织新的故事,别走,我爱”

          短信的最后,那个仓促的“我爱”再也没了“你”字。

        傅小莘的眼泪早已浸湿了屏幕。

        那些爱,也模糊不清了。

     

      “小姐,咖啡馆到了。”计程车师傅提高了嗓门。

        傅小莘一下子惊醒,自己竟在计程车上,而眼前是那个熟悉的咖啡馆,可是,那个叫丁一晨的男生却不见了踪影。他从来没有来过。

        曾经在这个盛大的梦里,他是我的全部。

        可是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