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肆年【34】

96
帝恶道
2016.09.18 11:41* 字数 3504

《大学肆年》目录

看似简单的卖夜宵,其实这上面还是有点小门道的。首先,第一个要跨越的门槛就是管理宿舍楼的大爷大妈,每一栋宿舍楼都有两个专门的楼管,多半是学校周边当地的退休老头。大多数楼管都是通情达理的,不会为难蒋学文他们,但是也有个别顽固不化的倔老头就是不愿意放他们进楼。

唐英的经商基因是遗传的,蒋学文的是天生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蒋学文勾勒出了一张夜宵商业地图。哪一栋楼、哪个楼层、哪间宿舍销量怎么样,在地图上都标记的清清楚楚,周一能卖出几个、周二的销量大概是多少、周末要减少多少数量,这些都是要心里有谱,每天的黄金时间就是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规模扩大了人手就不够用了,蒋学文招了几个大一的学生做兼职,每天工作一个小时,报酬是十五块钱每小时,这可比在校外做兼职的工资两倍还高,马泽山经常要求蒋学文给他临时工的活干,挣点外快。

蒋学文的汉堡地图基本覆盖了学校里所有的宿舍,包括女生宿舍在内,他们也请了几个女生来帮忙,蒋学文特意交代19号楼307宿舍免费供应。目前还剩三栋楼没有被攻破,16号女生宿舍楼、27号男生宿舍楼和35号男女混合宿舍楼,其他楼蒋学文的卖汉堡大队都可畅通无阻,为了摆平这些楼管大爷大妈们,蒋学文已经发出去好几条《黄鹤楼》香烟,还有不少汉堡奶茶。

做生意的乐趣不仅仅是来源于挣到钱了,还源于攻破一道道难关后的成就感。为了攻下最后三座城池,蒋学文让他团队里每个人都轮番去进攻,偶尔趁着楼管不注意偷偷溜进去,但卖不了几个还是被轰出去了,想要彻底拿下这几块阵地就必须得根本上过了楼管这关,才能痛痛快快心安理得的吃肉,这样偷偷摸摸老鼠躲猫似的不是长久之计。新派出去的“战士”还是打了败仗回来,蒋学文火了,这不是阻挡了他蒋大爷的财路嘛!他决心要攻下最后三座城池。今天,他让唐英去攻35号楼,派高帅去攻27号楼,请出苏颖帮忙去攻16号楼,他自己则守着大本营在奶茶店里,吃着汉堡喝着奶茶看着电视和奶茶妹聊着天。

苏颖从小和蒋学文在一起摸爬滚打,多少也学了点样。瘦弱的身材,背上背着沉重的大背包,看上去就要把她给压倒了,一进16号楼苏颖就开始装小可怜:“阿姨,你就行行好,让我进去吧!

宿管阿姨:“不行不行!快走!”

苏颖:“阿姨,我就住隔壁宿舍楼,外语学院大一的学生,我冒着这么冷的天气来卖夜宵实在是迫不得已的。家里穷,我爸妈走的早!家里就剩下卧病在床的奶奶,还有在读高中的弟弟,要不是好心人的帮助,我就上不了大学了。如今,我不但要靠自己挣生活费还要供我弟弟读高中,我弟弟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我不能不管他呀!我真的好惨啊!”苏颖可真是个好演员,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宿管阿姨哪能受得了啊!

宿管阿姨:“唉……姑娘你别哭呀!好好说话,来来来,别哭了。”

苏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为了蒋学文她真是豁出去。阿姨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趁机再点把火就成功在望了,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在眼前可怜楚楚的哭着,还讲着那么悲惨的故事,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心生同情的。

苏颖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泣着说:“阿姨,我不是校外搞推销的,我只是想挣点生活费,学校也鼓励我们贫困的学生勤工俭学自食其力,您就别为难我了好吗?您肯定是位善良的母亲,一定是个好人!”

宿管阿姨的心理防线彻底沦陷:“唉! 真是造孽啊!多好的姑娘,要受这种苦!好了,小姑娘你别哭了,不是阿姨要为难你了,学校有规定不允许搞推销的进楼。不过,阿姨今天就破个例就让你进去吧!”16号楼这座坚固的城池被苏颖一举攻破。

不过高帅可没有苏颖那么好的运气,他被27号楼的宿管老头死死的堵在门口,死活不让他进去,高帅抱着那一大泡沫箱的汉堡站在门口的草地上,和那两个老头对质着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向蒋学文求救,蒋学文接到高帅的电话就拎着两杯热奶茶踩着捷安特就过去了,那两个宿管老头正在一楼大厅正中央摆着桌子下着象棋喝着茶,任凭哪个推销的都进不去。蒋学文停好自行车,和高帅简单的交流几句后就走上台阶走进大厅,那两老头正拼猛劲杀顾不上旁观者,宿舍楼进进出出那么多人,偶尔有象棋爱好者停下来观战那是很正常的。蒋学文观察了一会儿,大概知道了这两老头的水平,半斤八两都差不多,他有把握就算这两老头绑在一起也不是他蒋学文的对手。

这时,其中那个瘦老头跳了一步马给对方来了个马后炮,蒋学文突然来一句“唉!这么走可就输咯!”那瘦老头可不乐意了:“谁就输了?多好的一步棋啊!这是马后炮看不出来吗?”对方稍微肥胖的那老头被蒋学文这么一提醒开始仔细琢磨起来,可琢磨半天也没琢磨出来到底怎么治对方于死地。蒋学文先是笑而不语,这瘦老头也是真够轴的,一定要蒋学文说出个一二三来,“小伙子,你给我说说看,我这么走怎么会输?”

蒋学文:“我能支招?”

瘦老头:“你能支招!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赢得了。”

肥胖老头仍然低头闷声研究着,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妙招来,“嘿!我怎么看都不可能啊!小伙子你不会是吹的吧?”

蒋学文:“要不然这样好了,你们两个一伙我自己一伙,你们走红方我走黑方,咱们接这棋局下怎么样?”

两老头接受蒋学文的这个提议,决定要给这个年轻人好好上一堂课,让他知道老头的厉害:“嘿嘿!小伙子,那你就试试看。”

蒋学文:“要不这样吧,咱们干脆来打个赌,如果你们赢了,我请你们吃夜宵,如果我赢了,你们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两老头看了看棋势,确定黑方基本是死棋了,根本没有赢的可能,赌就赌!胖老头让出座位给蒋学文,站到瘦老头的背后。蒋学文落座,开始对战,弃炮保帅、跳马杀卒、噼里啪啦三下五除二,就把两老头的棋势逼到绝境。

蒋学文最后一招是用一个炮把对方的一对仕给破了:“哈哈!死棋咯!”

老头支支吾吾,“唉!这这这!怎么这样了……”

蒋学文:“哈哈!别看了,二車平仕,你那老王挪不动。”

瘦老头:“都怪我大意了,贪吃他一个马,来来来,重新摆过。”

蒋学文:“再陪您玩两局是可以,不过您得先把承诺给兑现咯,咱们刚才可是打了赌的。”

老头报仇心切:“哎呀!忘不了,我们这么大岁数还会欺骗你一个小伙子吗?”

蒋学文:“那行!”

两个老头轮番上阵均败下阵来,连续输了三四局,急得脑门子直冒汗。眼看收钩的时机成熟了,蒋学文提议:“要不这样吧!咱们先休息一会儿,我请你们吃点夜宵,补充一下能量稍后再战?”

老头:“休息一会儿就休息一会儿。”

蒋学文抬起手对着门外傻站着的高帅比划了个手势,高帅心领神会,提着那两杯还温热的奶茶和汉堡进来了,“大爷你们尝尝,这是我请你们吃的汉堡和奶茶,新鲜出炉的。”蒋学文说道。

这两老头活这么大年纪也没吃过几回汉堡,这大冷天的,眼前香喷喷的美食也勾起他们的食欲,反正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但这一吃就吃出事来了,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下棋输给了人家还吃了人家的汉堡。这两老头边吃着夜宵边和蒋学文聊着天:“小伙子,你刚才不是说要我们答应你一个请求吗?你说吧!我这老头子能帮你什么忙?”

蒋学文这才露出爪牙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是学校大二的学生,就住在2号楼,现在正和几个同学筹划着利用晚上课余时间进宿舍楼卖夜宵挣点生活费,就是你们正吃的汉堡,可是到你们这就让你们给拦下来了不让进,这一箱子的汉堡要是晚上没卖出去过了夜我们就得扔了,那我们一个星期可就白干了,所以希望二位大爷通融通融,让我进你们这栋楼推销,每天就十几分钟的时间,绝对不会多打扰你们。”

这时两老头才发现中了蒋学文的阴谋,从一开始就钻进他的陷阱。瘦老头说:“小伙子不简单啊!把我们两个老头都给算计了。”

蒋学文倒装的挺不好意思的,他说:“我这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打扰您二位的,就当是陪您二老下会儿棋吧!不过你们要是觉得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还是到别处去想想办法吧!”

瘦老头:“小伙子你等会儿,这是什么话呀!愿赌服输!我这么大岁的人能说话不算吗,今天我就破个例了,我这栋楼以后允许你进去。”

27号楼也被一举拿下,蒋学文不胜感激、千恩万谢的,那老头接着说道:“小伙子棋下的不错呀!以后有时间多过来陪大爷下下棋。”蒋学文那张嘴能说会到,五花八门天花乱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把那两个老头捧的快飘到天上去了,恨不得认他做干孙子。闲聊中那老头说:“我们这些宿管大都是当地的农民,当年学校扩建的时候占用了我们的农田,承诺会在学校给我们安排工作。现在学校这大半的面积曾经都是农田,那栋最高的双子塔图书馆也是填南湖建造而成的,我女婿是学校后勤保障部的副部长,这些宿舍管理员都是我以前的邻居,和我熟的很,下次开会的时候我和他们说说,让他们的楼栋都对你放行。”

蒋学文:“那就太好了,一定得认清楚了,我的人都是红色的外卖专用包,就是刚才那个胖子背的那种,千万可别认错了。”

下一章    专题   上一章

大学肆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