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开的窗

  我时常会梦见一个有着明亮的黑眼睛的少年,他站在一扇窗前说:“小南,等我十八岁的时候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朝着这个窗子的方向一路闯荡,这是我一辈子坚定不移的梦想。”每当我梦醒的时候,脑海里总是那么清晰的印着那个有着明亮的黑眼睛的少年。

  我叫唐小南,曾经住在一个有着二层阁楼的一个小庭院里,我和母亲是租住在这个小庭院里的,和我们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做朝北的少年,他比我大八岁,在我幼年的记忆里,他有着明媚的微笑和一双明亮的黑眼睛。

  我和母亲住在一楼,他住在二楼的阁楼里,阁楼有一扇北开的窗,而他总是趴在那扇窗上久久的眺望。年幼的我,总是很喜欢这个有着明亮的黑色眼睛的哥哥,常常跑上阁楼和他一起玩儿,很多时候我也会陪着他趴在窗口看着远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幼稚的话题。

  在我八岁那年,十六岁的他望着窗外对我说:“小南,等我十八岁的时候,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朝着这个窗子的方向一路闯荡,这是我一辈子坚定不移的梦想。”那个时候,我从他那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么坚定的认真以及迫不及待的光芒,那时我就知道,在我十岁的时候,他就要离开了。

  终于,在两个春夏秋冬的轮回之后,少年踏上了他的旅途,他走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送他离开,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和他挥手说再见的时候我问:“朝北,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为什么一定要向阁楼里窗子开的方向去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可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吧,我注定要一路北上,因为我一直感觉北方有什么在吸引着我,小南,如果你以后想我了,等你长大了,就到北方来找我吧,只要你一路向北,就一定能够找到我的”这是少年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我便坚信,只要一路向北,就一定能找到那个有着明亮的黑色眼睛的少年。在以后无数个无聊的日子里,我总是一个人爬上阁楼趴在窗口像远方眺望,就像当初那个少年。

  可是,尽管我趴在窗口看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花开花落,我依旧没有感觉到那个方向有什么吸引我,有的,只是对北方那个少年的想念。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不会北上吧。

  朝北走的时候,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给我留下,在他走后的无数个日头里,我只收到了他的一封信,那年我刚满十八岁,信得内容简单明了,只有寥寥数字,“小北,成年快乐,我很好,勿念,我一直在不断的北上,沿着北方就能找到我了,勿回信。”信里夹着一张他的照片,一个笑容满面的少年伸手拥抱着天空,所以,我相信他并没说谎,他很快乐,因为连他那明亮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

  长大后的我,选择了南下,去了一个温暖的城市,尽管现在的我依旧会梦见那个温暖的少年,梦见那双明亮的眼睛,但是,我知道,此生,或许不会再见了吧。

  朝北,

  向南,

  其实命运早已安排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