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相遇,都是独一无二

96
蚊米君
2017.01.21 16:27* 字数 3588
图片来自网络

-1-

何晟西一直盯着坐在他两点钟方向的一个女生,看着她一杯啤酒接一杯地喝,当她桌上摆起第四支空酒瓶时,何晟西终于起身走了过去。

他坐在她对面,蹲在她脚边的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冲着他“汪汪”了几声,不停地摇着尾巴,这才使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满眼通红,眼角还有残留的泪水,但在酒精的麻醉下她似乎已经没有了清醒的意识。

她眯着眼笑嘻嘻地对他说:“来,喝酒,一醉解千愁。”说着她举起酒杯递到何晟西面前,见他没有反应,又自己喝了下去。

何晟西感到有点心疼,似乎每次遇见她,她都有点狼狈不堪。

一个小时前,何晟西来到这家饭店吃饭,刚坐下,就瞥见了在他两点钟方向的她,以及蹲在她脚边叫做“球球”的小狗和她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不是故意要察看他们的一举一动的,只是刚好他坐的那个位置能够把他们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他不自觉地对她好奇。所以他边吃饭边朝他们望去。

但直到饭毕,他们两个人似乎一句话也没说过。也许有,只不过在何晟西低头抬头吃饭夹菜喝汤的间隙被遗漏。即使有,他与她之间还隔着一条过道和嘈杂的环境声,也是听不清的。

何晟西就这样一直坐着,假装不是有意地朝他们望去。他看见她开口说话了,西装革履的男人还是低着头,说着说着她的表情扭曲起来,似哭无泪,弯下腰抱起蹲在她旁边的小狗,嘴里又一直不停地在说着什么。

西装革履的男人此时才开口,说了几句后,彼此就沉默了,接着过了大概一分钟,他就起身离开饭店了。

她呆呆坐着,然后叫了服务员拿来了一箱啤酒,撬开了五瓶啤酒一字摆在桌面,拿起酒杯一杯接一杯地喝。

所有的一切,都被何晟西看在眼里。他似乎知道了这半个月来她一直颓靡不振的原因,虽然他之前就已经猜想过,但这次似乎更加确定。


-2-

她是在他所工作的甜品店这半个月来的常客。一般下午五点左右,她会准时出现在店里,点一杯摩卡,一块芒果慕斯,呆到快6点才回去,而且常常都是坐在照片墙的那个位置。

她第一次来甜品店时就与何晟西撞了个满怀。当时何晟西手里全是面粉,从厨房急匆匆地出来,而她似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进店就一直往里走,两个人就这样撞上了,面粉沾到了她的大衣。

何晟西赶紧走向收银台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向她道歉,她抬头也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虽然嘴角上扬,但眼神里却满是哀伤落寞。

似曾相识,这是何晟西见到她时的第一感觉。

之后每次在厨房忙碌做蛋糕,何晟西都会透过那面透明的玻璃墙时不时往她的方向望去。除了今天的穿着与昨天的不同,她似乎每天都一样。

都是下午五点左右进店,点一杯摩卡一块芒果慕斯,坐在贴满照片和便利贴的位置,以及一样的神情和似乎一样的心情。

何晟西猜想她应该是失恋了。毕竟透过那面玻璃墙往外望,从每个人的举手投足和张口闭口间就已经足以窥探出世间百态了。

所以这点经验他还是有的,但也只是他的猜想。

到了第七天,她带来了一只小狗,浑身毛茸茸地,胖成球。

他看她牵着小狗,神情终于变得有点不一样,至少当时当刻牵着小狗的她是开心的。她不断摸着小狗背上的毛,让它坐下它就坐下,趴在她脚边。

她又开始安安静静地吃起来,一勺一勺地舀着,再轻抿一口咖啡。如果不是小狗突然叫起来,她应该会像之前一样安静地吃完再坐半个小时离开。

小狗不断地朝着一个男人吠叫着,吸引了全店人员的注意。何晟西也走了出来。

她不停地对着小狗说:“球球,听话,不要叫,球球。”还轻拍它的背,但它却越叫越大声,当那个男人走出甜品店时,它更是挣脱着跑了出去。

猝不及防,她也赶紧跟了出去。

外面的狗叫声在店里还能听得一清二楚,店长也赶紧追了出去,因为一个女客人说她的钱包被偷了。

球球死死咬住男人的裤脚,直到店长和女客人追了出去,从他身上搜获了一个钱包,刚才还有点生气怪球球乱叫的她却蹲在地上不断地抚拍球球的后背,脸上又有了开心的笑容。

何晟西与其他围观群众一起站在店门口,看着她蹲在地上抚拍小狗的画面,终于让他想起了一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


-3-

第一次见义勇为,何晟西是与一只小狗做搭档的。

那天傍晚他只是沿着河滨散步,听见栏杆边有人在呼救,是一个约莫十几岁的女孩,他走过去一看,河里有个少年在扑腾,当时周围已经围了几个人,有人在报警,有人在干着急,有人在旁边看热闹,就是没有一个人跳下去。

那时也不知道哪里借来的胆量,何晟西二话不说就脱掉身上的衣服,纵身一跃向河里的少年游过去。

在他快靠近扑腾的少年时,他听见身后“扑通”一声,等他拉住少年使劲力气往前游时,才知道原来是一只小狗也跳了进来 。

它游到他们身边,嘴咬住落水少年的衣服,和何晟西一起拖拽着少年往前游,虽然小狗的力量微乎其微。

落水少年最后获救了,何晟西全身都在打冷颤,披着路人给的毛巾,努力擦干身上的水。小狗则在一旁甩着身上的河水。

有人说一定要颁给他见义勇为的锦旗,现在这样的人不多见了,他却想赶快擦干穿上衣服离开,他一直就不适应在人群里当个瞩目的人。

等到他穿好衣服要离开时,一对青年男女匆匆赶了过来,女生边跑边喊“球球,球球”,在看到那只小狗时火速扑了过去,旁边的人也迅速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讲着刚刚小狗的见义勇为。

他看着她帮着用毛巾擦干球球身上的水,不停地抚拍着它,脸上露出自豪的神情,嘴里说着:“球球,真棒!今晚奖励你吃顿大餐。不过你可把爸爸妈妈吓坏了,一不留神就乱跑。”

边说边抬头看了一同前来的男生,男生也笑着,对她说:“咱们的球球可真有本事,以前都没发现。”

何晟西趁他们不注意,穿好衣服后在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里离开。那次下水救人后,何晟西足足发烧了三天。

这件事他不会忘记,但在甜品店第一次遇见那个女生,他却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熟悉。就连那只叫球球的小狗也比一年前长高长胖了许多,现在才是真正实实在在的“球球”。

何晟西回想着一年前的那件事,再看着她牵着球球回到店里拿包离开,望着她的背影,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在他心里出现过。

小偷事件过后,她有三天没来,在她没来的这两天里,何晟西一到五点就开始边在厨房忙活边眼巴巴地望着那个座位,直到六点,才带着失望死心。

直到第四天,她才又重新出现,一切都和之前一样,何晟西看得出她仍旧不开心。

但看见她的何晟西却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地满血复活,他把之前研究的新样品做出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她品尝。

她希望她吃了心情能好点,他想要她变得开心,与一年前遇见她时那般青春活力。


-4-

可惜,他还是没有勇气亲自递到她面前。他委托了一个同事,说把刚做出来的新样品送给店里的人品尝,还让同事从照片墙那边开始发。

于是她果真是第一个品尝的。他看着她接过同事递给的蛋糕,有点小惊喜,用勺子小舀一口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终于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表情。

满足与欢喜,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光芒。

快六点时,她还到柜台询问能否打包新样品。

何晟西知道她明天还会来,而且会来买这款新出的蛋糕,因为同事问他能否明天推出,有个顾客很想买。

至少吃到蛋糕的那一刻,她是开心的。何晟西想着嘴角也浮出一抹微笑,是不自觉无意识的。

那天他突然想要去认识她,于是便提前下班,跟着她出去。

看着她走在前面,等红绿灯,过马路,拐过两条街,来到了一座商场,似漫无目的地闲逛,何晟西也跟在她身后。

她在一个化妆品柜台前停下,看了几眼,想要离开时导购小姐却热情地迎了上来,拉着她介绍着介绍那。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左右端详了一番,眼神里立刻又布满了失落。

导购小姐拿出一条口红,拼命夸耀着口红的“功效”,还在她嘴上涂抹了一下。看得出她是喜欢的,但问了下价钱后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

何晟西看到她离开后导购小姐一脸鄙夷嫌弃的眼神,心里突然腾起一股怒火,走过去直接要了那款口红,并撒了一个谎:“我要买给我的女朋友,就是前面那个。”他指了指往前走的她,导购小姐脸上立刻出现了迎合的笑容。

何晟西把口红放在口袋里,似乎多了份沉甸甸的心意,这次他一定要送给她。

他一路就像护花使者,直到护送她到家,看着她开门,球球从里面跑出来,摇着尾巴叫了几声,她费力地抱起它走进去,关门,何晟西才离开。

但口红还是装在他的口袋,他仍旧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更是对他一无所知。


-5-

就这样过了两天,这次何晟西是在饭店遇见她的。

勇气有时候是在极迫切的情况下借着胆量才有的。

他不忍心看着她一瓶接一瓶地喝,在她喝到第四瓶时,何晟西终于看不下去,即使失恋也不该糟蹋自己。

他扶着她去打车,球球也摇着尾巴跟了出去。像上次一样,何晟西一路护送她回家,从她杂乱的包包里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屋内香薰的味道扑面而来。

等到他终于把她安置到床上,何晟西才从口袋里掏出随身带在身上的口红,放在床头柜上,压着甜品店的名片,和一张写着:“欢迎到店里品尝新样式。”的纸条。

相遇是缘分,相识才能有新开始。

对于何晟西来说,采取行动让她知道他的存在是在积攒了浓浓的心动后才有的决心。

隔天下午,她果然又准时出现在甜品店。

何晟西换掉工作服,穿上一身休闲装,手里拿着最新的蛋糕样式,郑重地走到她面前。

“你好,我叫何晟西,是这家店的蛋糕师。”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