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我丢进豫章书院,我就把你扔进精神病院

1.

这几天最火的事莫过于豫章书院的事了。

一开始的时候,有人爆料称以传统文化教育为宣传噱头的豫章书院存在着体罚、虐待、殴打甚至导致学生自杀的行为。

在之后,越来越多的来自这个学校的老师与学生也站了出来,讲述了里面的黑暗

→不管场合和时间,只要犯错就会被“戒尺”和“龙鞭”(实心钢筋)打。挨了鞭的学生屁股都是黑的,严重的甚至无法站立;

→交三万学费每天却是像泔水一样的食物,食物中毒也只给学生喝盐水,连医院都不去

→一进学校就被没收随身物品,甚至脱光衣服,然后拘禁在小黑屋,

当然更可拍的还有很多,有的残忍到难以想象,对于在里面的学生而言,这里就是地狱。

然而,在他们的家长眼里,这是一个一传统文化感染“问题孩子”的圣地,是孩子回到正轨的唯一的希望。

在豫章书院体罚学生的事情曝光之后,网上对这座地狱开始了口诛笔伐,当然包括那些送孩子进去的父母们。

这些恨铁不成钢的家长让我想起了把孩子送进杨永信网戒所的家长们。

2.

去年的这个时候,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再次被翻了出来。

在一篇爆料的文章中,这样描述电击疗法

恐惧?害怕?愤怒?总之,让人直冒冷汗。

即便这那之前柴静曾经报道过,可杨永信还在,他的电击疗法还在,受到虐待的孩子还都在,脑子里有屎的父母依旧还有。

柴静在之前调查的时候,有一幕这样画面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伊坂幸太郎

摘自知乎用户@千年放浪在“如何评价杨永信”底下的回答

3.

所有把孩子送进“豫章书院”“网戒所”的父母都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对孩子好的事情

对于那些父母而言,教育孩子可以简单粗暴的用钱解决,不花费他们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只要到了时间领回家即可。

这像极了我们用微波炉加热食品,方便、快捷、省心。在他们把孩子送进去的那一刻,孩子对他们而言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微波食品又有什么区别?

当他们以为的幻想被打破时,他们懊悔、后悔、忏悔,希望孩子原谅他们。但往往请求原谅的话里有另一句话“老子是你的爹娘,做错了也是为了你好”

我们生下来就欠了父母一条命,在命面前任何伤害都只算个屁。

大概每一个认同这句话的人,都没有经历过比死更可怕的来自父母于的伤害

2016年9月16号黑龙江省发生一起命案,16岁少女陈欣然在家中使用胶条、布条捆绑杀害其母,

在一次离家出走被寻回之后,陈欣然的父亲把女儿送进了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

陈欣然在一篇帖子中写出了自己被抓的经历

“门在我打开的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进来了两个健壮的男人,还有一帮不知名的远方亲戚,还有一个,是我的父亲。那两个男人冲进来摁住了我,那帮亲戚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我就被架了出去。我看见那个男人的眼神,冷冷的,还带着仇恨。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

“我被塞进一个鲁A黑车。那两个男人夹着我的腿和手把我摁到了车底,一个年轻女性搜了我的身,把烟、手机、钱都拿走了。而我一个转身,咬住了那个女的脸,其中一个高个的男人快速拽住我的头发用力往下拽。……用他的膝盖用力顶我的肩膀,我顿时疼的没有了力气。另一个男人则迅速启动了车辆,那个女人抱住了我的腿。就这样我离开了我刚上班一天的地方。”

在四个月地痛苦不堪的生活之后,陈欣然逃了出来。回到家后,陈欣然把她母亲绑在了椅子上,不给她吃饭。

直到16号,还被绑在椅子上的陈欣然的母亲停止了呼吸。随后,陈欣然去警局自首。

事情爆出来的时候,网上都在谴责这场人伦惨剧的始作俑者陈欣然。也有人挖出了陈欣然发的有关学校的帖子

教官让学生端着饭碗,蹲在大便旁边吃饭

教官打人是没有原因没有理由的

于陈欣然而言,这一切的痛苦与折磨,都源于她的父母把她送进“地狱”(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决定。

4.

在这场时间之中,陈欣然的亲戚们扮演着“事了浮沉去,不留功与名”的角色。

气愤于陈欣然对父母的态度,一齐把她送进了学校。出了事后,开始远离他们

跟你的亲戚,当你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说,那不都过去了么,我们是爱你的,你该忘了那些。……我生气,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不孝逆子,不如禽兽。

……把我送去的是他们,打我骂我也是他们,在背后破坏我生活,诽谤我人格的是他们,可是说爱我的也是他们,各位吧友,如果是你们,你们该怎么办?……”

△陈欣然在一篇帖子中写道

在那些亲戚心中,一直有着“二十四孝”的残存,孩子不可以做任何对父母有伤害的事,哪怕父母有错在先。

这真的是正常的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吗?

都说拿父母当朋友去,一旦做了错的事,就用父母的身份压下来;长久以往,子女不再把父母当朋友,这时父母又说孩子不与他们沟通。

所有的对错都是父母的一面之词,他们认知范围里认为对的就是对的,根本就不关心你的解释。

5.

所有的大人似乎都认为对孩子造成的伤害一定会被遗忘。

这是父母撒过得对自己最大的谎。

如今早已是成年人的我,依旧记得初一那年父亲对我的“教育”。

他用脚踹到我的大腿根,那力量直接让我做到地上,没有一丁点站起来的力气。我清晰的记得他狰狞的面貌,母亲如旁人的眼神,还有那一刻房间的布局及灯光,却唯独忘记了父亲教育我的原因。

未成年的孩子缺少对一件事的全面判断,他们只会根据自己主观来判断正确,并不能理解父母打他们的原因,而只是记住简单粗暴的对他们的伤害。

更别说就送进“地狱书院”的事了

在陈欣然的一则日志上,她写到自己和父母的关系:

“父母从(我)小的时候就霸权主义,不会跟我讲理。”她形容父亲陈永林,“脾气暴躁,控制欲极强,导致家庭关系太差。”

说陈欣然叛逆,违背人伦杀害母亲,可谁又知道父母行为对她未成熟心灵的影响。

从来都没有孩子随随便便的“不懂人事”,也从来都没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只是因为人们选择性遗忘了棍棒底下不出孝子的故事。

6.

豫章书院事件抱出来的时候,就有父母在书院面前拉横幅请愿,签字,

当我看到他们时,总感到莫大的悲哀。他们还沉浸在孩子进了豫章书院变好变乖的假想之中,可真当他们的孩子有了抵抗的能力时,他们或许就已经生活在了精神病院之中,被医生护士关进小黑屋里等待着治疗,想要逃开这里联系自己的孩子时,却被楼道外的一扇大铁门挡着,叫天不灵,叫地无门。

这只是恶毒的我最恶毒的想象,或许一家人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不管今后如何,我都希望被父母深深伤害过的孩子站出来,对父母说

你们对我的伤害不会因时间和我年纪的增长而衰减,也不会因为你我的血缘关系而减弱半分。我出于伦理和最基础的法律知识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之所以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们

你们错了!真的错了!


参考:

20160922 澎湃新闻网《16岁少女弑母:曾捅伤父亲 在网戒学校称要报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