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愿死去的幽魂五

 上一节

五、黑白无常

镜头再次回到昨天夜里,在生死间挣扎的,保柱媳妇恍惚间身子一轻,肚子里的疼痛也没了,顿时松了口气,心说,终于生了,真的就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身心疲惫的她心中一沉就睡过去了,没了感觉。

一觉醒来,浑身轻松,摸摸隆起的肚子,咦?怎么没生出来?恍惚间记得身子一轻,按照以往的经验,她以为自己生了,肯定是太累了,睡了过去。她一下子坐了起来,感觉和早以前没什么两样,精神满满。看了看满炕睡着的大人孩子,保柱媳妇非常欣慰。

就在昨天,她感觉自己就要死了,她怎么都舍不下这么一大家子,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是一家子守在一起比什么都强。特别是两个最小的儿子和女儿,他们还那么小,吃饭穿衣还不能自理,怎么能没有娘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伏在小儿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又抬手摸了摸女儿有些散乱的发髻。又端详了一阵子英子和狗蛋,还有睡在窗台根下的保柱,看着他们均匀的呼吸。感觉非常踏实和温暖。又看了看睡在炕头上的保柱妈,她也非常感激,自从她嫁过来,没让她受一点委屈,和村里那些鸡蛋里挑骨头的婆婆比起,她感到非常幸福。婆婆没有闺女,她早早就没了妈。她待婆婆就像亲妈,婆婆待她就像亲闺女。每次生产都是婆婆忙前忙后,刚开始她非常感激,随着日子周而复始的过去,她慢慢也觉得习以为常了。

经过昨天这一劫,她才感到一切是那么美好,她是如此的舍不得他们。日子虽苦,也还能够吃饱穿暖。往日让她感到心烦意乱的孩子们的吵闹声,也让她觉的是多么的好听,她甚至想现在就把孩子没叫醒。听一听他们的声音。她抬手轻轻的推了推二蛋的胳膊,二蛋只是翻了个身,继续抱着英子的胳膊睡了。看着他酣睡的小脸,没忍心再推。

试了试身体没什么大碍,看来还不到生产的时候。昨天只是虚惊一场。孩子们昨天也肯定吓坏了,还不知道昨晚有没有吃饭。以往也有没吃晚饭就睡得时候,天还没亮,孩子们就会被饿醒来。一睁眼就嚷嚷肚子饿。想到这里,翻身下地,准备做早饭。孩子们醒来就能吃上热饭了。

尽管她轻手轻脚,还是免不了锅盖和锅的磕碰声,和舀水的声音。她明显的感觉到婆婆被她惊醒了,又“呼”的一下子用被子蒙住了头,肯定是嫌弃她早起做饭发出的叮铛声。要在以前,她心里肯定又不舒服了。可是经过昨天这件事,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让她看开了很多。她尽量把一切声响放到最低,不影响他们睡觉。

就在她蹑手蹑脚拾柴禾的时候,听见保柱口齿不清的一句,这么早,就做饭呀?还没等她搭话,接着就能震塌窑顶的鼾声。她抿了抿嘴,无声的笑了,心想昨天把他也折腾的够呛吧!一定很累了,睡的这么结实。

今天的身体非常爽利,精神也好,好多天都没有仔细收拾屋子了。衣服乱七八糟堆了一堆,她都一件一件仔细叠的整整齐齐,忍不住的奇怪,好几件自己姑娘时候的衣服也抖出来了,心里又不住恨恨的想,又是英子这个女娃子,人还没长大,就老想着穿娘的衣服。幸亏今天心情好,要是在以往,哪管她现在是不是在睡觉,肯定巴掌又招呼到她屁股上了。

就这样悉悉索索,把家里挨着收拾了一遍,就是不知咋的,今天的炉火怎么都烧不旺,锅里的水还没有热气。

就在她趴在炉台上,揭开锅盖的时候,背后“倏”的来了根铁链,套在她的脖颈,立马就像生了根一样。毫无障碍的扯着她穿过屋门,飞腾了起来。保柱媳妇惊恐的说不出话来,甚至都没晓得挣扎一下。

脑子还没转过弯,又“呼”的停下了,保柱媳妇颤颤悠悠转过身,站在她眼前的是两个形状诡异的人,一个高高瘦瘦,惨白着脸。一个是黑不溜丢的胖墩。保柱媳妇心里涩的发苦,看这架势肯定是山里的老妖,落进它们的手里,还能有活命吗?就在不久前,还庆幸自己命大,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又回来了,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也救不了自己。

就在她悲悲切切的时候,锁链一抽,把她带进了一个门头上挂着一块破破烂烂的牌子,隐隐约约是“土地庙”三个字,的屋子。屋子正中,端坐着一个猥亵的矮小老头。挑着一杆烟,吞云吐雾的。

只听惨白脸的高个子说,嗨,差事办完了!来你这里消个号!

老头坐着动也没动,眼皮也没挑一下,说,昂,知道了!你俩个死鬼,让人连个好觉也睡不成!

没见怎么动,手里就现出一本册子,翻了翻,叫到,保柱媳妇王氏,年龄三十有二,消!

还在伤心的保柱媳妇,猛然听到叫她,像遇到了救星一样,扑倒在老头身前,哭喊道,老伯救我!老伯救命啊!

老头一顿,脖子向前一探,奇声道,救你?

又抬头朝那两位问道,什么情况?

只见那黑不溜丢的怪物,二话不说,一扯锁链,保柱媳妇就不由自主地跟着出了门。这次保柱媳妇不再乖乖的听话,使劲的挣扎着,哭喊着,救命!救命!

惨白脸的高个子,一边朝肩上扛起锁链,一边慢悠悠的说,别喊了!你已经死去多时了!谁也救不了你!

保柱媳妇哭喊着,你骗人!

黑不溜丢的矮胖子,不屑地说,骗你?我们哥儿俩有那么无聊吗?不是我们今儿高兴,喝了两口小酒,早带你走了,还能让你在家里墨迹到现在?

一句“哥儿俩”猛的点醒了保柱媳妇,看着眼前这俩人的形状,不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吗?顿时又悲从心来来,哭哭啼啼。

惹得那矮胖子黑无常心烦,说,不要哭那没用的啦!今天多让你待了几个时辰,你该庆幸才对。再待一会儿,你那婆婆也快要被你吓死了!趁着还没走远,瞭一瞭你那家门吧!

保柱媳妇听了,猛的回过神来,原来并没有走远,还在村口,往东望去,自家大门上真真切切的挂着一幅,只有死了人才挂的引魂幡!

这才真正接受了“已经死了”的现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节回魂夜 终于来到了望乡台前,上面的黑幡无风而动,猎猎作响。上书三个惨白大字“望乡台”,保柱媳妇 顾不上路途劳...
    四叶草_广广阅读 64评论 7 10
  •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是好久没消息的小凌。“我们在学校租的考研的房子,不住了,你搬过来,小华住隔壁的”。我嗯了一声,...
    麻辣魔芋阅读 61评论 1 1
  • 午间休憩时间和同事聊天,说起了楼层一个柜台营业员的故事。 小A,一个外地在宁打工的姑娘,人品不坏,唯一让人生出口舌...
    君君ing阅读 3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