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阿十

-01-

雨淅淅沥沥下了小半个月,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水汽之中。

林楠撑着伞,站在树下,时不时朝大门口张望着。

手机铃声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林楠眉眼染上几丝笑意,按下接听键,“付书文,你怎么还没来?我等你好半天了。”

明明是责怪,但说出来的话总是绕着几分嗔娇。

“林楠,宋真来了。”

林楠愣了愣神,原本舒展的眉头瞬间扭成一个“川”字,“她来找你干嘛?”

林楠听着电话,眼神不知飘向哪里,可能哪里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林楠听到电话里宋真的声音,开始拽衣角,线头已经被她扯了出来。

电话里声音很多,很吵,多次想说话的林楠一直没能开口,她不再扯线头了,将一团线头狠狠一抽,轻呵一声,“付书文,算了吧。”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楠厉声道,“我后悔了。”

话音一落,直接挂断。

林楠垂下头,深吸一口气,拽着散开的衣角,嘴巴瘪下去,喃喃自语,“付书文,你赔我新衣服!”

云还是沉沉连成一片,一眼望去,华景南路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布。

马路两旁已经积了好多小水洼,雨丝落下,层层涟漪,此起彼伏。

“呲~唔~”,林楠猛然抬头,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两顶纯黑头盔,前面的人穿着赛车服,后面的人穿着皮夹克。

场景似曾相识,林楠想,这条路怎么这么多人飙车。

去年初冬,林楠遇到了付书文,同样的下雨天。

彼时,林楠刚结束一场考试,下了出租车后冒雨奔赴餐厅打包午饭。

她在玻璃窗里看到了一辆摩托车飞速驰过,她还记得后座的女生只着一件白衬衣,脚踩马丁靴,坐得端正笔直,黑发在细雨疾风中直直窜起。

林楠当时就觉得,那人似曾相识,好酷,也好冷。

等待红绿灯之际,林楠不小心撞到了付书文。

付书文一身黑衣黑裤黑口罩,只有一条长长的白色耳机线延至衣兜处。

林楠连忙道歉,付书文带着浓重的鼻音说了“没事”。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交集。

林楠不认识付书文,也未曾看到他的脸,却固执地认为他肯定是个好看的人。

也许好感,在那时便已萌发。

-02-

一月后,林楠第二次见到了付书文。

晨日初起,窗外一片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盖住了青石,盖住了泥泞,盖住了林楠要出门的心。

不多时,盛阳高照,宿舍楼对面的网球场好多人在堆雪人,宿管阿姨清扫着院子里的积雪,两侧的竹林仍旧一片郁郁葱葱,竹叶上躺着落雪,白绿相间,分外清新。

院子里经常会有流浪猫,一些同学便自发地给他们买了软乎乎的小窝,有的放在门里暖气管旁边,有的放在门外的空地上。

两只小猫咪在竹子下来回踱步,还有一只大猫咪拖着怀孕的身躯躺在窝里,晒着太阳。

一阵风吹过,竹叶上的雪噗噜噜地掉下,被覆上一层雪花的猫咪一阵抖落,水珠瞬间甩掉。

林楠已经被好友催了几遍,拖到了中午,大衣、帽子、口罩、围巾,一应俱全,全身能看到的只有一双眼睛。

今天是宋真的生日。

宋真和林楠的相识是场巧合。

宋真和男友吵架,一个人跑出来逛吃逛喝,在电影院遇上了林楠。

“你好,我今天一个人,想去趟洗手间,能帮我看下东西吗?”

宋真看着眼前提着大袋小袋的林楠,感叹一句,“你怎么买这么多?”

林楠有点不好意思,“是有点多了。”

宋真笑了,“我帮你看着,你快去吧。”

进场时,两人才发现她们看的不仅是同场电影,连座位都是挨着的。

两个小时下来,宋真和林楠互留了联系方式。

宋真在外国语学院的英文系,和林楠学校相距不过五站,几次约饭逛街下来,已成好友。

“别说,咱俩第一件见面的对话,现在想想,挺自来熟的,明明不认识,却像认识很多年。”宋真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林楠笑。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相见恨晚、似曾相识,一种特别的缘分。”

此时的她们,还不知道现在这缘分有多深,以后就会有多痛。

-03-

12月10日,林楠在宋真的生日会上第二次见到付书文。

宋真的人缘很好,包厢里男男女女,坐满了人,吹完蜡烛许完愿,大家嚷嚷着要举酒碰杯。

林楠没有酒量,但不愿扫兴,一杯下肚,酡红满颊。

宋真拉着付书文到林楠面前,“楠楠,他叫付书文,我的好朋友,跟你一个学校的。”

林楠感觉头有些晕,靠在墙上,笑得傻兮兮,“你好呀,付书文,我叫林楠,真真的好朋友。”

宋真一把扶住林楠到沙发上,“早知你这酒量,一丁点都不让碰。”

“哎,付书文,你先帮我看着她点儿。”

付书文点点头,挨着林楠坐在了角落。

林楠靠在沙发上,抬眼就看到付书文的背影,黑发蓝毛衣,双臂顶靠在双膝之上,双手交叉,头微微低垂。

林楠看着周遭的热闹,目光又转至付书文身上,似乎喧嚣到了这边都自动消音了,他沉静清冷得仿佛自带隔离墙。

付书文一回头,便和林楠四目相对。

林楠的一双眼睛此时像擒住了一汪泉,又清又亮,她像是想起什么,猛然坐起,摇摇晃晃,付书文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林楠一手比划着去挡住付书文的下半张脸,一边嘴里念念,像是在确认,“你是那个…那个…”

付书文看着她凑近比划的手,轻轻躲开,心里想着,醉得不清。

“对!就是你,我见过你,一个月前在校门口我提着外卖后退不小心撞到你,你当时好像是去买感冒药了。”

付书文眉头微拧,一个月前买感冒药?她撞了他?他对那次买药有印象,至于别人撞了他,他确实记不太清了。

就愣神儿的功夫,林楠已经闭眼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付书文看着安静下来的林楠,和宋真打了招呼,送她回了学校。

出租车里,付书文看睡得歪七扭八的林楠,想了想,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肩上。

星空当顶,一夜好梦。

林楠第二天醒来,迷糊中看到手机里宋真发过来的联系方式。

付书文…付书文…付书文…

林楠望着天花板发呆。

付书文虽话少,但对人很有礼貌,对于林楠的接近,他默许了。

当林楠第一次约付书文时,就“明晚一起吃饭吗”七个字,她犹豫了二十分钟,按下发送键后,直接把手机扔上床。

起身拉起室友,“走走走,别叫外卖了,外卖不健康,我们去食堂,去食堂。”

一碗饭,两个菜,林楠没吃几口。

“你怎么老发呆?不饿吗?”室友用筷子在她眼前晃晃。

林楠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怕付书文不回复,更怕他的拒绝。

回到宿舍,林楠捞起手机,终于笑了。

-04-

两个月以来,付书文对于林楠的靠近深感很矛盾,他既想靠近她,又想远离她。

林楠能感应到他的犹豫,她开始收敛自己的喜欢,她不想下场难看,不想老死不相往来。

人有时候很奇怪,当别人追着你的时候,你想躲,当别人放过你时,你却想回头。

在林楠第三次拒绝付书文时,他心里的低落越来越多。

尤其当他看到林楠拒绝了自己,却和别的男生并肩说笑时,他心里不知道哪里有股火,突然冒出来。

下一秒,付书文行动先于意识,上去抓起林楠的手就走,目瞪口呆的林楠扭头看着身后幸灾乐祸的人,一脸无语。

付书文走了很久,也没等到林楠的一句话。

他心里的闷气愈发旺盛,今天的他,一点儿也不像自己。

烦躁也开始蔓延,他要如何开口?

“付书文,停下吧。”

付书文松了一口气,“为什么躲着我?”

“因为我累了。”林楠挣了挣,“你追着她,我追着你,我们挺像的,但你不累,我累了。”

付书文放开她的手,语气有点急,“我没有追她。”

林楠揉揉手腕,嘴角一弯,“那你不喜欢她吗?”

付书文低头陷入了沉默。

“宋真最近正跟男朋友闹分手。”

“我知道。”

 林楠终于抬眼看向付书文,“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没有为什么,她对我没感觉,只拿我当朋友,我也答应过她,只跟她做朋友。”

“那你对她还有感觉吗?”

付书文再次沉默。

林楠转过身不再看他,“付书文,你一直都喜欢着她,你今天的反常不过是因为一直追逐着你的我突然停下,你不习惯而已,你不用觉得我特别,我人懒,跑不动了。”

“林楠,我,我感觉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

“我一直很矛盾,我跟宋真从大学到现在也认识六年了…”

“付书文!如果你不打算忘记她,那么就不要招惹我。”林楠不想听他们的过去,除了让她更难过,没有别的作用。

“如果我打算呢?”付书文走过去,站在林楠面前,他正看着她,“林楠,如果我打算忘记宋真,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林楠眼眶倏地红了,很久很久,她做出了决定,“好。”

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只知道自己很想跟他在一起,很想很想。

当晚,林楠拉着付书文在学校喷泉那里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盖章自己有主儿了,评论下一片祝福声。

付书文也转发盖章,他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喜悦和轻松。

-05-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里,沉默寡言的付书文有时也会多几句话,虽然林楠也会被他的惜字如金气到吐血,但付书文对她的细心体贴,让她很满足。

林楠和宋真时常会聚,宋真看着林楠掩不住的笑脸,很是羡慕,“付书文也是好命,有你这么喜欢他。”

林楠翘翘嘴角,“他很好啊,而且他也挺喜欢我的。”

宋真看着林楠,喝了口奶茶,眉眼弯弯一笑,“下次带着付书文一块儿吧,我也带着男朋友,大家都挺熟的,也好久没聚了。”

当林楠和付书文来时,只有宋真一个人坐在那里,远远地就朝着他们招手示意。

“我前几天跟男朋友分手了,现在单身,只好一个人来了。”

林楠挽着付书文坐下,“我可以给你介绍呀。”

付书文皱皱眉,轻轻捏了捏林楠的手指,“点菜吧,看看想吃什么。”

林楠像是没察觉到一样,“我表哥,比你大一岁,工作两年,又高又帅,付书文也见过的,是不是?”

付书文突然想起了什么,凑近林楠,“他是你表哥?你怎么没跟我说?”

“他来看我,我陪他走两圈儿,谁知道你会看到,你又没问我。而且,我得谢谢他,不然哪儿能看到你吃醋的样子,是吧?”林楠笑着眨眨眼,付书文一撇头,轻哼一声,当做没看到。

林楠悄悄地在桌下拧了他一把,付书文皱着眉头,动也没动。

两人的小动作被宋真尽收眼底,她低头喝了口水,状似不经意问,“哎,书文,你知道高朗回来了吗?”

“他要回来了?他没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记得你俩以前可好了,他出国只告诉了你,我们大家都不知道,结果被你给说漏嘴了。”

付书文眼底漫开了笑意,“他没跟我说不让讲,我以为大家都知道呢。”

“你知道当时我们都以为你俩…”宋真并没有说完,掩嘴笑起来。

付书文笑着无奈摇头,“你们啊…”

“对啊,现在想想觉得太可笑了,怎么可能,我当时听信谣言太多,否则咱俩肯定跟现在不一样。”

付书文的笑容停滞了,林楠慢条斯理地夹菜,“有什么不一样?你们不是朋友吗?有谣言没谣言,不都是朋友?”

 “那不一样,书文说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宋真将头发别在耳后,低头浅笑,“现在你们在一起,就不说这些了。”

林楠看向付书文,他也正看着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对了,楠楠,给你看个东西,你肯定没见过。”宋真兴冲冲地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林楠。

-06-

细雨朦胧中,男生戴着白色头盔坐在摩托车上,后座的宋真一头黑直发,白衬衣,马丁靴,侧着身子,看向镜头的脸,面无表情。

虽然男生戴着头盔,但林楠知道,他是付书文。

她能想象到头盔下的付书文的表情,和宋真一样。

这身打扮,林楠去年见过,她在快餐店排队的时候远远看见过。

“你想不到吧,付书文是会骑摩托车的。尤其下雨天,我特喜欢摩托车飞驰的畅快感,付书文知道后,就去学了,他好聪明,学得特别快,而且开得也好。楠楠,你坐过他的车吗?”

 “我胆子小,不敢坐。” 林楠笑着摇摇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宋真,我去年冬天见过一个男生骑摩托载着你,男的带着白色头盔,蓝色皮夹克,女生就照片上这身,经过我们学校门口,跑得真的是很快,你胆子挺大的。”

“是我吗?哪天啊?”宋真眼睛瞟了眼付书文,“你没看错吧?”

“嗯…11月10日,我也是那天碰到的付书文。我在排队的时候看到的,刚开始觉得有点像你,但不确定,刚看到那张照片,觉得应该是你,姿态打扮都一模一样。”

付书文夹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把菜放在了林楠碗里。

宋真眼神有点闪烁,“应该是你看错了,我那天就没出去。”

林楠看着宋真,笑着点点头,“哦,这样啊,那应该是看错了,确实挺像你的。”

“你之前怎么没问我这个?”

“没想起来,你今天给我看这个我才想起来,说实话,我都没见过你这个样子。”

那顿饭林楠吃得很憋屈,付书文不明白,摩托车的事情他解释了,其它事情林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有什么可生气的?

那天,两人自在一起以来,爆发了第一次争吵。

林楠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去洗手间的间隙,宋真和付书文因为自己出现了小摩擦。

“11月10号?载你的人是尚源吗?”付书文开口问宋真。

“怎么可能?我跟尚源都分手了!我要再见他,你前一晚救我挨的揍岂不是白挨了,我不会这么对你的,也不会这么对自己的。而且,现在林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摩托车跑那么快,之前还说不确定,照片一看就凭衣服像,这会儿就确定是我了?”

“林楠不是乱说话的人。”

“那我是乱说话的人吗?付书文,到底我俩谁认识你时间长?”宋真使劲把筷子往桌上一放,脸色很不好看。

付书文想了想,“我相信你不会见他,但难保他不会来找你,我只是不想你受伤害,所以提醒一下,尚源不是好人,不要跟他纠缠。”

“那你还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在我身边吗?”

“会。”

付书文想了想,开口说,“宋真,我很谢谢你让我认识林楠,我很喜欢她。”

宋真刚刚缓和的脸色瞬间僵住,勉强扯出一抹笑,“那就好。”。

付书文不知道的是,宋真曾在他们确定在一起的当晚,给林楠发过一条微信,“你抢不过我的。”

但很快,几秒间就被撤回。

林楠直接拨过去电话,宋真解释是自己跟同学打赌定时网购抢东西,同学说她肯定抢不到,她就发过去说“你抢不过我的”,结果误发给林楠,怕造成误会,就赶紧撤回了。

林楠将信将疑,宋真立马截图了和同学的聊天对话以示清白,顺道还恭喜了林楠付书文。

林楠当时相信了宋真。

如今,林楠深深觉得,宋真那句话就是发给自己的,她去翻聊天记录时,却发现图片已经过期,无法打开了。

即使告诉付书文,他也不会相信。

林楠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在爱情里会变成自己曾经最瞧不起的样子。

-07-

两天后,付书文向林楠道歉,两人和好。

宋真仍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经常约林楠,几次被拒后,宋真直接到了学校。

“楠楠,你最近好忙,我带了奶茶,刚给了付书文,现在给你送过来。”

“楠楠,我和付书文晚上要和大学同学聚餐,我跟他说一声,带你也一块儿来吧。”

“楠楠,我今天脚扭了,付书文送我去的医院,我很感谢你让他帮我。”

“楠楠,付书文说他最近很忙,你记得提醒他按时吃饭。”

……

宋真找付书文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约会爆发的争吵越来越多,几乎次次和宋真有关。

“宋真,付书文的联系方式是你给我的,你明明有意撮合,为什么现在又不撒手?”

“楠楠,我没有不撒手,我们都是朋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林楠拉黑了宋真所有的联系方式,原来,两人的友情,在宋真眼里,不值一提。

在林楠生日当晚,两人再次因为宋真而大吵一架,彻底分手。

她和付书文约好当晚去看王力宏的演唱会。

而宋真当晚再次打电话,叫走了付书文。

“楠楠,宋真在南二环被人纠缠,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被人纠缠?那打电话报警啊,求助路人啊,你离这么远,叫你干嘛!”

“我不过去宋真肯定得吃亏。”

“付书文,宋真身边那么多追求者,轮得到你去吗!”

“那人是她以前的一个男朋友,不是什么好人,警察局几进几出了,我回来再跟你细说,好不好?

“不好!”林楠的声量突然增高,“付书文,你要是还喜欢她就直说,咱俩分手就行,让她不要整天用这种手段来跟我抢你的时间,真的太可笑了。”

付书文眉头皱起来,“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去问问她,她是拿你当朋友还是男朋友!”

付书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林楠,你不要无理取闹,我跟宋真只是朋友,她那个男朋友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之前宋真就被他打过,宋真现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需要我帮忙,我不能视而不见……”

林楠听完火冒三丈,“那你去她身边吧!她这么需要你,你是不是特别开心,是不是我林楠无论面临什么样的情况,只要她宋真打电话,你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付书文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我挺可怜的,你也挺可怜的,我们不要互相伤害了。”林楠朝着付书文的背影把花扔了出去,眼泪终于决堤,“付书文,我们分手吧!”

付书文身影顿住,他转身看着走掉的林楠头也没回一下,身影很快消失在街角。

“师傅,去二环北路的云影大厦。”

林楠靠在街角一侧的墙上,垂着眸,眼泪一滴一滴全落在了脚边,任由手机铃声一遍一遍地响。

“付书文”三个字在她的视线下变得模糊,她将手机直接扔向马路中间,看着疾驰而来的车辆压过它,跳起来,再跌落,再跳起来,再跌落…最后归为平静。

林楠转身离开。

-08-

半年一晃而过,林楠拖着行李箱站在学校门口,终于回来了。

导师派林楠去深圳简直是让她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让她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逃离这里。

刚到办公楼,林楠就看到了付书文。

他瘦了一些,还是白白净净的模样,远远站在那里,沉静清冷,在看到林楠时,才露出一抹笑,“你回来了。”

林楠并不想理他,她还没有释然到看见他完全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付书文并不介意林楠的冷淡,他提过林楠的行李,“我来。你导师刚临时被叫去开会了,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刚说着,林楠导师的电话就来了。

挂断电话后,林楠看着付书文,甚至觉得他有点陌生了。

“付书文,我那天把话说清楚了吧?”

付书文点头。

“那现在你在干什么?”

“楠楠,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付书文直视林楠,语气真挚,“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其实,我早该明白,也早该告诉你。我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几乎没有想起过宋真,可能我以前对于她的执念让自己误认为这是一种喜欢。我认清这个事实太晚,我帮她只是因为把她当同学,当朋友。林楠,如果再来一次,那晚宋真给我打电话,我还是会过去,不管是真是假,我宁愿你生气我哄你,也好过真的发生什么事,我心里会因此对你产生芥蒂。”

“付书文,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付书文笑着摇摇头,“林楠,是你让我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现在很确定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不喜欢宋真。”

“付书文,你凭什么觉得你对宋真是执念,而对我不是?”

“就凭感觉,林楠,我能感受到你曾经面对我的感觉,除非你曾经对我的感觉不是喜欢。”

“你…”林楠有些奇怪,一向沉默寡言的付书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一套一套的,“所以呢?你这么一说,我就非得要回到你身边吗!”

“不,你就做你自己,你不想回来我就等着,等你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

“怎么好像我被你缠住了…”林楠小声地咕哝,面上不动声色,但本就未平静的心已再次泛起涟漪,她暗叹自己没出息,半年时间的修复,一朝破功。

林楠看着付书文,眼睛一如初见他之时,沉静无波,黑白分明。

就是这一双眼睛啊,让她记了好久。

这一路,林楠的心再次轻盈地飞起来。

-09-

一个月后,付书文再次牵到了林楠的手。

“楠楠,我不会再让你失望后悔。”

秋天已经走到尾梢,小雨却一如往常,下个不停。

林楠和付书文约好要去临城玩。

这是林楠和付书文在一起以来第一次一起出游,林楠早早起来收拾打扮了一番,付书文刚来消息,说导师让他过去一趟。

“大周末的怎么还叫你?”林楠咕哝着,有些不情愿。

“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很快的。”

“好吧。”

林楠撑着伞,站在树下,时不时朝大门口张望着。

手机铃声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林楠眉眼染上几丝笑意,按下接听键,“付书文,你怎么还没来?我等你好半天了。”

明明是责怪,但说出来的话总是绕着几分嗔娇。

“林楠,宋真来了。”

林楠愣了愣神,原本舒展的眉头瞬间扭成一个“川”字,“她来找你干嘛?”

林楠听着电话,眼神不知飘向哪里,可能哪里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林楠听到电话里宋真的声音,开始拽衣角,线头已经被她扯了出来。

电话里声音很多,很吵,多次想说话的林楠一直没能开口,她不再扯线头了,将一团线头狠狠一抽,轻呵一声,“付书文,算了吧。”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楠厉声道,“我后悔了。”

话音一落,直接挂断。

林楠垂下头,深吸一口气,拽着散开的衣角,嘴巴瘪下去,喃喃自语,“付书文,你赔我新衣服!”

付书文在咖啡馆门口找到了林楠,她正蹲在门口逗摇篮里的小猫玩儿。

“楠楠,我导师和她导师是老朋友,今天叫我过去说商量看是我还是我师弟去跟他们合作翻译一部作品,最后我师弟去了。”

“付书文,我想当只猫。”林楠站起身,靠近付书文,搂住他的腰,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看到不顺眼的人我就去抓,还能不被养着的人讨厌。”

付书文一下子扬起了嘴角,“我的猫抓我,我也不讨厌。”

林楠转头埋在付书文的肩窝处,闷声笑了,顺手拧了一把付书文,“最好是。”

“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你。”林楠指着路边的斑马线,“我撞到你,后来过马路你走在我前面。”

林楠一脸骄傲,“虽然我没看到你的脸,但我觉着这人肯定好看。”

“为什么?”

“因为我道歉的时候看到了你的眼睛,有那样眼睛的人一定好看的。”

“你也好看。”

林楠感觉自己陷入了付书文的笑里,像踩着一片云,柔软又飞扬。

“付书文,你越来越能说了。”

“近墨者黑。”

“付书文,你少来,赔我新衣服!”

付书文,最开始,我记了你一个月。

后来,我念了你一整年。

好在,轮了一个四季,在初冬再次来临前,我们还在一起。

-End-

初冬 - 简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再过几天,就迎来了我最喜欢的过年。 我为什么喜欢过年呢?因为过年可以拜好多压岁钱,而且还可以和朋友在路上说说笑笑。...
    幸福健康一生阅读 126评论 0 0
  • 12.27,休息。 虽然休息,依旧很早就醒,只是没有立刻起来,在床上躺倒了九点,若不是因为昨天约了小燕去看电影,...
    七月秋讲故事阅读 36评论 0 0
  • 七绝(无题) 幽赏淑景春夏装, 草肥花红鸥哥欢。 曲径通幽漫兴处, 烟波渺渺思悄然。 (二首)七律 凝眸画境几回看...
    寒冰英子阅读 73评论 0 0
  • 5. 他从花坛下老地方拿起一把钥匙,反正夜色已深,一只故地重游的幽灵游荡回自己生前的地盘实在再正常不过了。即使没开...
    湖底月圆阅读 1,6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