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给新的一年(2015)

96
沉默王二
2015.12.31 15:33* 字数 3539

一旦是“写给新的一年”诸如此类的主题,那么其隐含的意思就是要写2015的年终总结,可能会略带伤感,以及2016的新年展望,可能满怀期许。这类题目如果非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答案显而易见,那就是“俗”。然而,“春花秋月何时了,年终总结不能少”,既然总归是要写,那么如何使文章老树开花,不落俗套,就颇需要下一番功夫了。

如果你读过王小波先生的《沉默的大多数》,你对这篇文章的题目就似曾相识,这本书里就收录了两篇“写给新的一年”。但让人心有戚戚焉的是,他老人家没能写到2015年,这真是遗憾的事情,不由得让我觉得自己写作的气氛也开始沉重起来。但如果细致的回想起2015,的确是有太多的事情让人觉得沉重,这里我就不再一一提及,免得让人触景生情,难以自已,毕竟要写给新的一年,还是要多写一点让人高兴的事,方能对来年重拾信心。

一、教育意义

王小波完成《黄金时代》的写作后,曾交于一位老者评阅,这位老者看完后就深表感慨,说此书“缺乏教育意义”,对于这样的观点,王小波本人当然是不同意的。这里的“不同意”,在我看来可以包含两层意思:

  1. 王小波觉得自己的书具有教育意义,而不是缺乏教育意义。
  2. 王小波认为没必要每本书都要有教育意义。

那么王小波“不同意”的意思是什么呢?答案可以从王小波的作品中得出,那就是:“王小波不同意的意思是第2种”。我辛辛苦苦扒出这段故事的目的,现在看来也就清晰了,也就是说,我写这篇“写给新的一年(2015)”就不是奔着“教育意义”去写的。

顺便提及一点的是,只要是沉默王二(也就是我)写的博文,就都不是奔着这个目的去写的。说实话,交代完这一点后,我感觉如释重负,就有了继续写作的动力。

二、跑步

跑步

先舒一口气,同时让键盘的敲击声暂停一会,双眼左右的瞥一瞥,这同时,我瞥到了显示屏旁边的两本书《程序员的修炼──从优秀到卓越》和《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前一本出自标准的程序员(Jeff)之手,而另一本,出自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村上春树)之手,两本书之间其实毫无关联,甚至可以决断的认为,两位作者也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是有一个人却可以将他们两位超人气的作者关联起来──那个人就是我,他们共同的读者,一个专注于写作编程的程序员,也是一个热衷于读书跑步的年轻人

我首先表一个态,从今天往前推8天,也就是2015年12月23日,我开始跑步。如果存在“步龄”这个说法的话,我的步龄就只有区区8天,手指头轻轻松松数出来的天数哪,说出来真叫人有点不好意思。但好歹,总算是坚持了8天,且不说我每次只能坚持跑2公里多,大约两首半歌的时间。说得这么不堪,真是难为情啊。第一天跑完之后,我感觉整个肺部就要炸裂了,仿佛就要爆气的车胎,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久久难以平复,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全身再也使不出一点多余的力气。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跑了!对,就是再也不跑了,我就不适合跑步!喘息的时间轻而易举的就超过了跑步的时间,大概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的呼吸才趋于平稳,而跑步的时间也只有12分钟左右。请允许我再说点别的,说点我唐突决定跑步的原因:

  1. 如果从12月23日再往前推7天的话,那天是我最近感冒的第一天,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都被迫沉浸在感冒带来身体不适的状态(浑身软绵无力,口腔发炎得让人说不出话来,三个字,“真难受”,不对,应该是五个字,需要加上)中。
  2. 这期间,为了消磨身体不适带来的负面情绪,我开始阅读《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本书中没有一句来劝说读者跑步的话,一丁点也没有,但奇怪的是,在读书的过程中,我就暗暗下了毅然决然的决心,“感冒过去之后,我一定要开始跑步!”,虽做不到村上先生那样,但至少要开始跑步。

于是也就开始了跑步,在这8天的跑步过程中,大概120分钟的时间,身体远不能说发生了什么积极的变化,但,我跑的不是步,而是耐力!这将是我写给新的一年最关键的一点

三、博客专家

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在时光老人之2014这篇文章中,我曾经信誓旦旦的对自己提了6点要求,希望自己能够在2015年完成这些个目标,但站在2015年的年尾来看,完成的目标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坚持不懈,成为CSDN的博客专家”,这还很勉强,虽说“博客专家”的荣誉勋章已经点亮,但实在受之有愧,让人诚惶诚恐。

接下来,请允许我发一点点牢骚。

在我众多的博文中,26岁程序员的出路这篇文章算是我认为迄今为止质量最高的一篇,甚至说,写完这篇博文后,我觉得自己已经才思枯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呀!这篇文章发表在CSDN博客之后,反响远远低于我的预期,没有被推荐到首页,也没有出现在程序人生,说实话,让我耿耿于怀。但不曾想,后发表在简书平台后,反响让人喜悦。

26岁程序员的出路

还有一些朋友转载到了新浪微博上,并且@沉默王二,这真让人喜出望外。这种成功(姑且让我称之为成功),更加重了我对CSDN博客的意见,但,作为一个程序员,想要写作,又能去哪里呢?况且我始终相信,造成这种困顿的局面,原因在于我的博文没有为更多的人带来帮助,看看下面这几位让我心悦诚服的大牛吧,他们让我情不自禁的有一种盲目的崇拜之情!

博客大牛

在写博客的这一年多来,技术上远不能说提高了多少,但,我写的不是博客,而是意志力!这也是我写给新的一年的第二点。

四、幸福

从前,我自认为是那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体质,毕竟前24年的生命里,我1米90的身高(显然夸大其词了),且不管到底瘦到什么程度,每次吃饱饭信心满满的站上体重秤,液晶显示屏上的体重指数却从来不曾给过我一丝惊喜,这惊喜就是“哎呀妈呀,我终于长膘了!”逢年过节,亲戚朋友总是笑话我是一竹竿儿,我挺为这事儿伤心的。现在我26岁了,腰腹上满满的赘肉,脸庞上也肉嘟嘟的,许久不见的朋友都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啊,这家伙平常最不喜欢吃肉,什么虾兵蟹将从不入口,一个严重的素食主义者竟然能胖成这样!”这其中的缘由,要让我解释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字──幸福!

毕淑敏在《恰到好处的幸福》中曾这样说过:

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浓越好,要恰到好处。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地走。

有一天,同事的老婆在办公室陪他加班,我若无其事的丢给她一个问题:“你觉得我们程序员怎么样?”“无聊,没有生活乐趣,单调”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她这样的回答,似乎是说,和程序员一起生活太过平淡。很多年轻的朋友认为:“平淡哪有幸福可言。”对此,我和王小波的意见一致(写给新的一年1996),那就是“真正的幸福来自于建设性的工作”,而我们程序员从事的工作在我看来就颇具有建设性。这也就是说,幸福并不是越浓越好,而是要恰到好处,我们程序员身上就与生俱来的这种美德就恰到好处。我们的幸福感知度很低,所以像我这样“怎么吃都不会胖”的程序员就突然胖了。在我看来,吃好睡好,再搞搞建设性的工作,我就幸福满满。

假以时日,我希望自己活在黄永玉老先生描述的“无愁河的朱雀城”,那样诗意盎然的生活,正是我想要的幸福生活。而当下,我需要回顾一下2015年我幸福的状态(注:回忆总是习惯性的屏蔽痛苦):

  1. 事业上,开始了创业,我自己自满的比喻其为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让人感受到希望,也感受到光明。猴年到来之际,我们还会增添一名新的成员,这都让我觉得信心满满。
  2. 学习上,我开启了一种“较为认真”的读书、写作的模式。每个月大致能读两到三本书,写五到十篇文章,这让我感觉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促使我的进步。
  3. 生活上,家庭和睦,亲戚朋友都相处的还不赖。

综上所述来看,虽然我有避重就轻的嫌疑,但总是要多留一点希望给即将到来的2016嘛。这也就是说,“我生活质量远不能说提高了多少,但我活的不是物质,是恰到好处的幸福!这也是我写给新的一年的第三点。

五、几点要求

当然了,这几点要求是留给2016年待完成的任务清单:

  • 完成工商银行的智商通结算接口对接。
  • 完成物流金融平台的初版上线(web端、PC客户端、Android端)。
  • 团队规模增至五人。
  • 驾照(报名一年了,科一还未考,无论如何,是要考了)。
  • 读更多的书(2015年大致读了二十来本书,但至于学以致用了多少,就不敢自夸了,2016还得读)。
  • 写更多的博客(更新的频率会明显降低,琢磨怎么提高质量)。
  • 没了(这让我想起了那句老梗)...

说实话,前面写的殚精竭虑,至少在我自己认为的层面上,但后面写这几点要求,真有点狗尾续貂的感觉,但管他呢,来年能够完成多少任务,我从来都不敢打包票!

王小波在《写给新的一年1997》中这样写到:

岁末年初,总该讲几句吉利话:但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远离一切古怪的事,大家都能做个健全的人--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吉利。

且容许我来班门弄斧照葫芦画个瓢:

岁末年初,总该讲几句吉利话:但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远离一切糟糕的事,大家都能做个幸福的人--我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吉利。


相关文章


感谢您阅读【沉默王二的博客】,如果王二的博客给您带来一丝帮助或感动,我(也就是王二)将不甚荣幸。
如果您碰巧喜欢,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这将是我鼓捣更多优秀文章的最强动力。

王二作品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