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

走吧!6点25分,同租的老向叫我回城区。

我们租住同一幢楼,起床铃响前,凌晨五点半左右,起床做早餐,六点,学校起床铃响,伢起床洗漱,过早。六点二十,伢出门上学,我们则返城上班。

学校到医院,车程10~20分钟左右。

这段时间,我串了些门,相同是早上起床时间,不同的晚上睡觉时间。伢及家庭情况不同,有的开夜车时间长,尤其是高三,12点以后休息,5点多起床相当常见,咖啡是标配。

学校有一点看得特别重要,好像我那时候读书就这样,三十年过去,对时间的利用仍放在首位。那时候,我恨不得所有时间用在学习上,谁要是比我早到教室,内心就发堵。

现在,这种氛围有过之无不及,尤其是实验班。

姑娘初中时只要有机会,必然抽空手机冲浪,看视频什么等。那时候中午要练英语听力,我纳闷怎么抱怨做不完,后来发现挤时间在看视频呢!

上了高中,完全变了。手机被忘了,每天忙忙碌碌,下课铃响到冲进食堂吃完饭,直至返回教室,不超过15分钟。老师没有要求,伢们自觉这样做了,学习生态就是如此。

天天都忙慌哒,扒几口饭就跑了,不晓得有多忙。老娘跟我抱怨。言下之意是心疼外孙女吃不好饭。

细嚼慢咽做不到啊。我不想最后一个进教室。姑娘解释。

我那时吃饭是怎样的,竭力回忆,三十年前记忆成了空白。好像只记忆那个青椒炒瘦肉,好多的肉肉。那是我最喜欢的菜。

返城车不多,老向一边悠闲开车。儿子班上回家了两个,据说是有了精神病倾向。语气有点远远的惋惜,淡淡地飘浮在清晨六点多的雾气里。

初中时,接触孩子们机会较多,对于抑郁症或焦虑症,隐隐地,感觉到它悄悄逼近孩子们,有几个孩子,有不易察觉的自残倾向,有用小刀划伤自已,有掐自己的,有出现幻听的,但是,慢慢就正常了,并没有严重。

现在,严重到不能在校学习了吗?

心理老师讲话好有趣!学校也常做心理评估,似乎也挡不住部分孩子抑郁甚至精神分裂的倾向。

仅仅学校来做,家长不参与进来,阳光就照不进病了的孩子心中,如同溺水,起初会挣扎,呼救,如果被忽视,漠视,他就会放弃,有的还会以休学治疗抗争,有绝望的就出现自杀倾向。

一个稳定的人格会自动处理压力,表现为情绪平稳,各种情绪有释放出口。

不稳定的人格就好比房子是危房,各种压力来的时候,缺少支持的主人会出现异常的行为,比如胃痛、睡不着觉、头痛等等。

晚上5点44分,不回家了,姑娘简单交待我。这怎么行,学习要抓这么紧吗?我跑一趟累,就这么说了。她挂了电话。留下不同意的我。

泡好的汤饭,一桌子的菜顿时失去了颜色,我没了胃口,拔掉火锅插头,出门遛弯去。

转过弯,一处残垣,几个朱红色的字“开往春天的地铁”,后面是被圈起来的地,杂草、砖砾、灌木丛、最显眼的是高高低低的芦苇,一汪溪水静静地藏在其中。

高三时,我是怎样过的。试着,走进三十年前那个焦虑的少女。

高三时,大段大段失眠,一夜一夜想考不上大学怎么办?晚上,脑袋里像有一个打气筒,不停地打气,好涨好涨。白天头就痛,数学题想不动。医生诊断:“神经衰弱”,爹妈买了那个什么神口服液,说是增强营养的,无济于事。然后就吃安定,睡眠时好时不好,高考成绩自然不理想。

最焦虑时,要是考不上好大学怎么办?我沮丧。考不上又不要紧,总会有办法。老娘一边喂猪,漫不经心回答。这让我紧绷的神经稍微缓解,可是一到晚上,打气筒三不五时似会造访。

高考结束后,失眠不翼而飞。

回想往事,原来,十七岁的我穿越,担心十五岁姑娘自我施压过重。

中考前一个月的早上,瑶6点半起来,整理卷三函数题,神情专注,小人儿跟眼前的试卷仿佛融为一体,四周很静很静。

也许,这种静静地享受当下幸福,比较适合高中的日子。

神思遥遥,钉钉响了,老师们反馈逐步收到,虽然因病掉课,但上课状态不错,作业正确率也还可以,稍差点的是生物,那就是提升的空间啊。

9点50分,下自习回家。我们聊了会。没有老搞学习,教室外跟小孜聊了会,他说数物听不懂。你呢?数学可以,物理上课要集中精神,不注意一个知识点就滑过了。生物作业好像不怎么滴。对了,自习刷了点生物。晨读要专心背哦。知道了,放心!

诚如一位优秀班主任所讲:“高中需深度思考,必要条件是先静。学习态度和习惯重于成绩,眼前成绩不尖不要紧,三年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态度端正的最后一定不差,极有可能很好。人身安全务必牢记心头。在家里的时间家长务必陪伴监管,警惕高一抽烟,打架,小违纪不断,手机不离手,学习掉队放弃,孩子误入歧途过程不可逆。”

几千年前的暮春,天气和暖,微风融融,春耕之事刚刚结束,孔子带着一群弟子,有五六个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在沂水里游泳,在舞雩台上吹风,唱着歌回家。“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是啊,高中是种修行,家长引导伢们修炼那种当下的状态,吃饭即吃饭,喝水就喝水,睡觉就睡觉,做操就做操。就像孔子教弟子,该学习就学习,游泳就游泳,吹风就吹风,想唱歌就歌罢。

或许,陪读的真实,就是家长把自己变成流水春风,呵护伢们成长的起起伏伏。

流水春风里蜕变的少年,终归会向星光而行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