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诡异唐朝(3)

96
大唐遗少 091ef7c1 e7c6 426d ab0b e093fe8dbb2f
2017.09.01 20:10* 字数 2293

上一篇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2)

下列各篇:夕阳下的诡异唐朝(4)夕阳下的诡异唐朝(5)夕阳下的诡异唐朝(6)夕阳下的诡异唐朝(7)夕阳下的诡异唐朝(8)

“原来李公子还不知道,窦毅将军千金,年方二八,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窦千金才貌双全,不能轻易许给平庸之辈,需嫁一个真正的贤人。于是设阵,于门屏上画两只孔雀,普天下的人,谁能两箭射中两孔雀的眼睛,窦将军就将女儿嫁给他,因此叫锦——屏——射——雀!”

“原来如此!”

“这下你满意了吧,射箭不正是你的强项!”我真是羡慕、嫉妒、恨。

“别开玩笑,京城高手如云,善骑射者比比皆是,我估计自己没戏。”话虽这么说,但看李渊的模样,显然是志在必得。

既然这样就事不宜迟,马上带好装备,赶往窦府!

中午时分,窦府门口,人声鼎沸,骏马嘶鸣,好一派热闹景象!

李渊催马前行,挤进人群,我紧随其后,并顺手在门口接待处为李渊取了个号——66,一个吉祥的数字,看来有戏!

只见门屏上赫然画着两只艳丽的孔雀,栩栩如生,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门屏前方一箭远的地方围满了人,大家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过从窦毅失望的脸上可以看出,截至目前,仍没有一人成功。

“30号上场!”

话音未落,只见一马飞出,径直来到场中,引弓搭箭“嗖”地一声射出——失败。

“下一个,31号!”失败。

“32号!”失败。

“……”同样的事情仍在继续。

“66号上场!”

李渊早已纵马飞出,看了看远处秀楼上的窦千金,发现她此时也在注视着他,四目传情百媚生,果然是天生一对儿。

“请问阁下是世侄李渊吗?”窦毅坐在一旁的高台之上。

“窦叔叔,在下正是。”

“身旁想必是穿越过来的那位奇人了。”

“是。”

“规则临时有变!”窦毅站起来,朗声说道:“李世侄站在门屏前面一箭之地,这位奇人站在门屏后面一箭之地,两位同时发力,射向孔雀的同一只眼睛,如果双双射中,并且两箭相撞,你就可以将小女带回家,否则,请自便吧。”

我真是想不明白,窦毅是想和李渊过不去,还是想考验下我的弹弓技能。

此时,人们开始纷纷议论,认为李渊基本没戏。

此时的李渊呆若木鸡,只是痴痴地看着远处的窦女,窦女已眼含泪花,她也不明白,爹爹为什么刁难李渊,难道是因为十几年前李渊的父亲……

“李渊,你还傻站着干什么,我们一年的苦练,到了检验的时候了!窦毅,我不善骑射,使用弹弓如何!”

“随你便!”窦毅对我简直轻蔑至极。

“谢过!”我顿时气的够呛。

李渊看到我不屈不挠的模样,精神为之一振:“就依窦叔叔!”

我们用眼光做了短暂交流,我径直向门屏后面的小山包上跑去,李渊则纵马前行,并且将弓箭取在手中,我在山腰停下来,向李渊招招手,李渊点头示意。

“Start!”说完,我纵身一跃,李渊纵马疾行,引弓搭箭。

“Fire!”

“嗖,嗖,啪!”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对于那些看客来说。

正常发挥,完全是正常发挥——对于我和李渊来说。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和窦毅无可奈何的叹息声中,我看到了幸福的一对儿,一起并驾齐驱,渐行渐远,把我一个人抛在了后面。

李渊获得了爱情,瞬间便友情放到了一边。不过我是幸福的,因为小时候老师常常教导我们,能给别人带来幸福的人,自己也是幸福的。

两人并马前行,将我远远抛在后面,我想这一刻,李渊已经将前一刻还并肩作战的朋友忘记,没有我,他也许和窦氏擦肩而过。

但我知道,李渊是真心喜欢窦氏的,因为在此后的几十年中,两人感情历久弥坚。李渊的官职螺旋式上升,从谯、陇、岐三州刺史到荥阳、楼烦二郡太守,从殿内少监到卫尉少卿,身边都有窦氏的身影,窦氏生活上对李渊悉心照顾,政事上帮李渊出谋划策。

可惜的是,没有等到革命成功,窦氏便在四十五岁那年,离开李渊,驾鹤西去。当时李渊趴在我的肩膀上,哭了三天三夜。

后来李渊登基以后,仍对窦氏念念不忘,追封她为太穆皇后,并发誓此后不再另立皇后:皇后只有一个,那就是太穆皇后;真爱只有一个,那就是结发妻子窦氏。

这就是李渊,这就是窦氏,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一辈子;爱一个人,就要爱一辈子。

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不应只存在于童话中。

可惜的是,李渊的后代子孙们,并没有他们祖宗的那份纯真和执着:一位抢了弟弟的妻子,一位抢了儿子的妻子,还有几个是被别人抢了去的。

那位抢了弟弟妻子的人,开创了贞观之治;那个抢了儿子妻子的人,制造了开元盛世;那些被人抢了妻子的人,我实在不想提及。

这里我先不点名批评,等讲到他们时,我再点名批评。

两人并马前行,将我远远抛在后面……忽然,我看到窦千金打马扬鞭,飞驰而去,将李渊一个人凉在那里,我赶紧追上李渊,问起原由,李渊叹了口气:“她要让我杀杨坚!”

“那你答应了吗?”

“杨坚是我姨夫,我怎能答应!”

“要么你们下盘棋吧,我当裁判。”我充满诡秘地说。

李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回到家里,棋局摆上,此时窦千金仍怒气未消,先发制人:“出車——我娘是襄阳公主,周武帝宇文邕的姐姐,周武帝是我的舅舅!”

“移卒”李渊沉着应对。

“再出車——周宣帝宇文赟是宇文邕的儿子,因此周宣帝是我表哥!”

“再移卒。”

“还出車——周静帝宇文阐是宇文赟的儿子,因此周静帝是我的侄子,现在奸贼杨坚让宇文阐把皇位禅让给他,这么欺负我的小侄子,我必须报仇!”

“跳马——我娘孤独氏是独孤信第四女,隋文帝杨坚的文献皇后是独孤信第七女,因此杨坚是我姨夫,我怎能加害我的姨夫?”李渊逐渐发力。

“移卒”窦千金变攻为守。

“再跳马——宇文赟的皇后是杨坚的女儿,因此杨坚是宇文赟的岳父。”李渊持续发力。

“再移卒”窦千金继续防守。

“将军!——周静帝宇文阐是宇文赟的儿子,因此杨坚是周静帝的外祖父,外祖父和外孙子之间的事情,我们外人不便过问,宝贝儿,你说对不对?”

“李渊获胜!”我高声宣告。“好吧,我认输。”显然,窦千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
7.7万字 · 3.3万阅读 · 73人关注
有段时间,我总在做着同一个梦,梦到我穿着五彩霞衣,踏着七彩云朵,说着自己也无法听懂的古汉语,回到唐朝。 当我真真切切在一个隋朝末年的酒肆中醒来时,我知道,梦想已成真。于是,我穿梭于古老的隋风唐影中,目睹了大唐的兴衰成败,亲历了大唐的血雨腥风。我以足谋得异人之名,以童颜得君侧之分。 锦屏射雀,我用弹弓成功帮助李渊抱得美人归。 桃李章谣,三李上演真假美猴王。 兵起太原,我在城楼上说着他们听不懂的普通话。韦后乱政、 三庶之祸、 甘露之变、会昌法难,要知个中缘由,且追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