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歌寄意》第八篇:《玫瑰玫瑰我爱你》

艺术受时代和地域影响,但往往又超脱时代与地域,因为艺术是人为的。人有表现自我的自由,表现适宜的纯粹的感觉,这往往能够得到更大的共鸣。

《玫瑰玫瑰我爱你》发行于1940年,正是兵荒马乱、战火纷纭的时候,人心是惶惶,但勇敢的人不屈的人更是心怀希望,国家怎么可能就这样灭亡?!一定有转机,所以不必一味地揪心,要么用战斗开拓出新局面,要么用文化唱出从容与希望。姚莉的这首歌似乎没有抗争,但在悲痛与压抑的景象里,对美的歌颂与向往本身就是一种回应。

论者称这首歌“旋律轻松明快,奔放昂扬,将城市情怀和民族音调巧妙地汇成一体”,轻松明快是有,但与其说奔放昂扬,不如说青春活泼。至于城市情怀,玫瑰难道寓意着城市生活?乡村的玫瑰不是更加自由芬芳?说到民族音调,也没有感觉多少,更多的还是流行曲风。这样就不错,在上海滩波谲云诡的年月,能有这样一首颂唱青春风采的歌曲,已是十分可贵难得。

《玫瑰玫瑰我爱你》原名“玫瑰啊玫瑰”,作词吴村,作曲陈歌辛,原唱者为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滩著名歌星姚莉,后来在港台等地又被多名歌手翻唱。1951年4月6日,美国歌星弗兰基·莱恩将其翻唱成Rose Rose I Love You,在美国迅速走红,1951年登上了全美音乐流行排行榜的榜首,在国外流行至今。这也是第一首在国际上广泛流行和产生重大影响的中国歌曲,极少有中文流行歌曲能做到这点。这首歌和《夜上海》一道成为旧上海的一个标志,而且比《夜上海》要更明亮纯粹。

先来看第一节:“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长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枝头的玫瑰最艳丽,枝头的玫瑰最娇美,因为开在了最适宜的地方,阳光洒落,水分充盈,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种玫瑰诚然可爱,但又是可遇不可求的。

再看第二节:“玫瑰玫瑰情意重,玫瑰玫瑰情意浓,长夏开在荆棘里,玫瑰玫瑰我爱你。”这是开在荆棘里的玫瑰,恐怕很少有人愿意去碰,因为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这样的玫瑰更理解尝试的可贵,更欣赏勇气的付出,也更懂得情意的深厚与长久。

然后是第三节:“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无论是枝头的还是荆棘中的,都可用作盟誓,用来鉴照心的情意,一种圣洁召唤另一种圣洁,一种光辉引领另一种光辉。

接着看第四节:“玫瑰玫瑰枝儿细,玫瑰玫瑰刺儿锐,今朝风雨来摧残,伤了嫩枝和娇蕊。”只要是玫瑰,都有那纤细的枝条和扎人的刺儿,但风雨更加无情,将花与枝勒索与摧残,留下伤心和失望。

最后,再看:“玫瑰玫瑰心儿坚,玫瑰玫瑰刺儿尖,来日风雨来摧毁,毁不了并蒂枝连理。”这正是对第三节心的誓约的印证,只要情意相牵、并蒂枝连,哪怕风雨来袭,一样挥洒出特有的光辉,谱写出醉人的心曲。

歌曲最后一句:“玫瑰玫瑰我爱你”,是啊,这样的玫瑰怎不让人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