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第一章  卷宗

“喂,笑一个啊。”安歌在我面前拿着手机不停地拍摄。

我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安歌嘟着嘴晃着手里的手机说:“不行,笑的太假了,再来一条。”

“我说你最近怎么不出去拍素材,反倒老是拍我了,我又不是名人,拍我就是浪费你成为网红的时间。”我推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能说浪费,你可是未来的警界精英啊,我得赶快记录你的成名生涯,以后你红了我也跟着你爆红,或者我拍的小视频红了,没准也把你带红了。”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笑安歌太异想天开了。

安歌却撅着嘴回击我:“哼,我一定会成为网络大红人的,今年我的粉丝是一万,明年一定可以变成一百万,你就等着瞧吧,以后我就是网红一姐了,你放心,姐姐我不会把你甩了的。”

我苦笑了一下:“你也太走火入魔了。不过想要拍出真正的好视频,你得贴近实际,跟随那些主人公的镜头,比如消防员啊,警察什么的。”

安歌的脸色有些变化,她轻轻嘀咕了一声:“又是这句话,就是因为这句话才变成这样。”

我见安歌不开心,连忙把头埋进电脑前。

忘记介绍了,我叫许嘉树,是一名警察,但很尴尬,目前被停职了,情绪不稳定,导致时常出错,几次抓捕任务,都被我搞砸,现在在家写写文章混口饭吃。

这是我的同居女朋友安歌,一名外贸公司的小职员,平时的爱好就是喜欢拍拍小视频,梦想成为一名网红。

现在坐拥一万粉丝,时不时会卖个萌,典型的小可爱。

“快点,再来笑一个。”不一会儿,安歌恢复了笑容,她拍了拍我的脑袋提醒我。

我勉强挤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只见她娴熟地晃着手机,从不同角度进行拍摄,还加入了一些旁白:“注意了,这将会是本世纪最出名也是最帅的警界精英许嘉树,请大家双击点赞,给他一点鼓励,么么哒。”

录完视频,安歌开始在手机上配乐,美颜,加上喜欢的文字,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我吁出一口气,她总算是满意了。

发布完视频,安歌趴在我的背上亲吻我的脸颊,每次写作之余,安歌的吻总能给我动力。

“嘉树,你最近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太好。”

我指了指笔记本上空白的word文档说:“最近没有灵感,犯愁,写不出东西就得饿肚子。你也知道我除了会办案,没其他长处了。”

安歌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问我:“现在还犯愁吗?嘿嘿,你也别烦恼了,这不是还有我啊。”

我露出笑容,本想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小可爱,不过当我转过头的时候,我却发现对面那户人家的老大婶又在透过窗户偷看我们了。

她的目光带有一丝诡异,如枯树般的脸上瞪着两只大眼睛,神情更是绷得很紧。

这些天,她已经不止一次偷看我和安歌了。

我站起身拉上窗帘,对安歌说:“你看,对面大婶又在羡慕我们了。”

安歌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容很甜。

天色渐渐地暗淡,我看了下手表,时间不早了,快到饭点了。

“安歌,我先出去买饭了,你乖乖在家等我。”

“路上小心。”

一般我们懒得做饭的时候,都会去隔壁那条街买上两份盒饭。

出去的时候,我又在路边遇到了那位偷看我们的老大婶,不过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夜幕降临,月明星稀,走在路上,十月的天气,还是有那么一丝凉飕飕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买回盒饭,不过到家的时候,安歌却不在了,我找遍所有房间都不见她的踪影。

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八成又去加班了吧,这段日子真是难为她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我以为是安歌回来了,打开门,却是秦旺。

他浑身湿漉漉地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哆嗦着身子说:“这雨真是怪了啊,突然就倒挂下来了。嗨,嘉树,不介意我进去躲会雨吧。”

“当然不介意,快进来,别着凉了。”

秦旺毫不客气的拖掉鞋子进到屋内。

秦旺是我在警局的好哥们,也是海盐市刑警队A组犯罪科的队长。

他有着一米八的个头,体型强壮,高粱鼻,还有一双连我都畏惧的鹰眼,不是我说的夸张,他这一双鹰眼,常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不寒而栗。

凭着这双眼睛,秦旺在审讯的时候也是屡建奇功,短短三年时间就升到了队长。

我拿了一条毛巾给秦旺,他擦拭完后看到桌上有两份盒饭,笑道:“买这么多,吃的完吗?哟,还是两份,早就知道我要来了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拿起盒饭,像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乞丐,一个劲地往嘴里滑饭夹菜。

他总是这样,把我家当成自己家一样随意,不过我也不介意,反正安歌也出去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吃饱喝足,我注意到了秦旺手边的文件袋,这是一个牛皮纸档案袋,袋子很新,上面写着网红案件。

“怎么?有新案子吗?”我问他。

“对,刚发生的。”秦旺将桌上的档案袋放到沙发上,生怕我上去抢:“嘉树,你可别打档案袋的主意,这可是警局的机密,你现在被停职是不能看的。上次的事情,我可是挨了不少批评。”

“这不功大于过嘛。”我有些不好意思。

上一次秦旺来我家,也是带着一个案件的档案袋,我趁着秦旺不注意,翻看了档案袋里的内容,这不瞎猫碰到死耗子,我发现了一处至关重要的线索,最终秦旺凭借着这个线索在一天之内抓到了凶手。

秦旺是个直性格,不喜欢抢功,他原本希望通过这次案子让我恢复身份,于是案件结束后,秦旺将我偷看案件破案的事情上报给了领导,结果万万没想到,秦旺被领导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不过托他的福,我的停职时间倒减少了不少。

“秦旺,这次是个什么案件啊?难破吗?”我职业病上来了,忍不住好奇问他。

秦旺拿着牙签挑着牙缝回道:“说了是机密,你就别问了,别害我丢了工作。”

我“哦”了一声,彻底打消了向他打听的念头。不过眼睛还是会情不自禁往档案袋上瞟上几眼,虽然我被停职,但我还是个警察。

之后我俩聊了一些NBA的球赛,秦旺又是照惯例逗起了我的猫,聊着聊着,秦旺的肚子忽然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哎哟,我说嘉树,你这盒饭有毒啊,肚子疼了。”

“我说秦旺,你白吃了饭还嫌硬啊,给我吐出来。”

“怎么吐啊,都成稀了,要不一会你自己去厕所捞吧。”秦旺捂着肚子就往厕所里冲。

我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说:“真恶心。”

房间静悄悄的,只听见秦旺在厕所里翻江倒海,而我的视线却再次被沙发上的档案袋所吸引。

档案袋如同那潘朵拉的魔盒吸引着我,看还是不看,一瞬间我的脑袋里似乎有了两个小人,一个叫欲望,一个叫理智。

它们揉打在一起,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

我拿起档案袋,一圈一圈地解开档案线,潘多拉的魔盒终于打开了。

打开袋子,从中滑落出一张照片,我拿起照片,被上面的画面吓了一跳。

照片上是一个趴在地上的男人,大约二十五岁上下,很年轻,不过整个脑袋已经血肉模糊,血流淌了一地,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过。

翻过另一张照片,是一个沾满血迹的烟灰缸,不难猜测,这就是凶器。

我有些作呕,甚至有些后悔手贱打开这个潘多拉的魔盒了,从事警察这么多年,这种血腥的案件还是很少的。

档案袋里除了一些现场的照片,还有一份尸检报告,以及秦旺所在的犯罪科内部关于案件讨论的会议记录。

仔细查看了这些文件,我得知了以下信息:

死者名叫周斌, 男,25岁,是“网红”小视频网站小有名气的网红,10月5日中午11点10分被发现死于家中,也就是两天前。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死者周斌的隔壁邻居陆女士,确切的说,是陆女士五岁大的孩子。

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正值中午时分,陆女士忙于烧饭,便让五岁大的孩子独自在客厅玩耍。

孩子调皮,趁着陆女士在厨房忙活就溜了出去。

死者周斌所住的地是公寓式住房,邻里邻外用的都是一条走廊,孩子从自家溜出去后见到周斌的房门半开着,就溜了进去。

等到陆女士发现孩子出门,来到走廊寻找的时候,刚好听到了孩子的哭泣声。

声音是从周斌的房间传出来的,起初陆女士以为是孩子遭到了隔壁怪叔叔的欺负,直接夺门而入,结果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这样血腥的场面,陆女士当场被吓懵。

愣了几分钟,陆女士才抱起孩子回家报警。

十分钟后,秦旺带着刑警队的同事赶到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