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若野草

韩信找到赵云的时候,后者背对他坐在尸堆上,盔甲残败血迹遍身,撑着长枪呆愣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张张嘴没等出声,赵云就转了过来,也不惊讶,坐在那儿居高临下地朝他勾了嘴角,被夕阳衬着美得惊人。

韩信没空欣赏这美,一步跨上尸堆就把人拽了下来。

和我回去。他说。用的命令式。

赵云继续笑,眉梢染了落日余晖,比平日温柔得多。

回不去了。

我回不去了,重言。

韩信懒得理他,琢磨着要怎么把人打晕,眯着眼睛凑近了才发觉不对劲。

胳膊,胸口,大腿,脚踝,甚至脖颈,全是大片大片的撕咬伤口。这般伤势,照理早该失血过多而死,但未愈合的伤口却是提前止了血,连明显被咬破的大动脉也不例外。

…血族?他没把话说完整,遇到的敌人里自然有血族,但显然这话不止这么个意思。

赵云还是笑,沾了血的碎发黏腻腻贴在额前,比其他发丝深了三两个色度。

是啊,被咬了。

否则怎么等得到你过来呢?

语气轻轻的,像在说着什么情人间的小秘密。语毕朝他眨眨眼睛,眼底蔚蓝静如湖水,偶然间翻起圈涟漪全是俏皮。

韩信心底那团火又烧了起来,噼里啪啦地溅出了一地火星。

我说过不接这趟任务的。

那群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不接,团里兄弟没一个能活着回去。现在……赵云咳了一声,夜幕降下来了,难怪他忽然觉得冷。

现在只用死我一个,多划算的买卖。

韩信不作声,单只把赵云的手拉过来拿自己的包住,小指少了半截能触到骨头,他暗自咬咬牙冷生生蹦出几个字。

两个。

赵云愣了愣,突然闷闷哼哼笑得肩头直颤。

那还不如叫一对。

他自然而然提议,笑得话语不甚清晰,背靠堆积成山的残肢断骸,眼睛亮得不啻天上星辰。

韩信望着他的眼睛突然觉得现在大概很适合接吻。

还没等想完,身体就先一步地行动了。

鼻尖相抵。

唇齿相触。

吻的时间很长,却不深入只是相拥着,闭了眼在浓郁血腥味中找寻对方的气息。


韩信迷迷糊糊地想起第一次见到赵云时的光景。

那时候他还是学校里人人夸赞的天之骄子,偶然间听闻新来的转校生使得一手漂亮枪法,整得他心痒痒当天就找人给赵云传去了挑战书。两人拼了数百回合不分胜负,若非他最后使了坏也没可能赢下来。战前他自顾自定下规则,输的得喊赢的前辈,当时不过是说笑,没想赵云真当认认真真叫了三年。

后来毕业分配去部队,综合成绩第一的赵云却突然消失。韩信找了好多年,终于在某次出任务时听那边镇上一老人提起附近有个佣兵团,团长那枪法使得该是天下第一。周围人听了都笑老头见识少,只有他突然站起来拽着人领子问佣兵团在哪。

团长当然就是赵云。

他说自己早答应了人毕业就接手这团,算是还个人情。

他说这些年自己杀了很多人,有异族的,也有正常人类。

他说他头一次杀人那天,回来后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没哭,就干巴巴坐着,偶尔擦擦枪,再偶尔想想韩信。

他说他曾经想当个将军,带领百万大军的那种,他一下令就浩浩荡荡地发起冲锋。他冲在最前面,然后用他那柄龙枪干净利落地挑落敌军大将的首级。

他说联盟被迫公开异族就是人类自己变异的这个秘密的时候,他好像一点也没惊讶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们的血也是热的。说这话时他的眼神飘得很远,像是被落在了云上。

韩信想,自己的枪法比赵云好,这个团长该他来当。

于是便留了下来没回部队。


夜色愈发深邃,两人终归结束了这个吻,韩信眼尖地瞅见赵云耳垂泛红,又嬉笑着凑过去蜻蜓点水般在人唇上啄了一下。

他卸了盔甲——夜里碰着太冷——又脱了件衣服给赵云披上,然后挪挪位置坐到人身边。

背靠尸山,抬头望月,长久不语。

我们做吧。

他忽地听见这么一声,转过头看见赵云正弯着眉冲他笑,眼睛还是亮晶晶的,好看得他想骂娘。

韩信当然没拒绝,两个人就这么又抱在了一起。从额前碎发鸦黑眼睫到白净小腿圆润脚趾指甲,他一路细细亲下来,唇温温的不冷不热,更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

进入的时候赵云难得闷哼了一声,两道长眉也拧在一起纠结得紧。韩信很是心疼地俯下身吻去他眼角溢出的生理泪水,生殖器直邦邦卡在一半处没敢有一丁点动作。

赵云又是噗嗤一声笑出来,两条腿勾住人腰,一个挺身愣是把小韩信往里送了几分。

前辈,你在怕什么呢?

韩信憋着火睇他一眼,身下动作还是照样温吞。


这个任务传达过来的时候,被韩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这和叫我们直接送死有什么区别?!他骂骂咧咧了一整天,瞪红了眼睛把团里弟兄一个个吓得不敢说话。

可那是联盟的任务,他们只有接受这个选项。

赵云没吭声,就顺着韩信的话告诉弟兄们没事,会有其他人来接任务。团长发话,大家伙儿自然安下了心。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个其他人指的,是赵云一个人。

赵云当夜就悄悄以个人名义领了任务,回来给张狗蛋介绍了女友,给关铁柱买了新盔甲,给刘大傻办了他儿子的满月酒,忙活了近半个月,思来想去觉得没什么落下,便独自一人趁着天黑出发离开了。

任务为清除特异点R217的所有异族。

R217是片方圆千里的原始森林。

从一开始,联盟发布这个特定任务目的就只是清除佣兵团,或者说清除会威胁到联盟统治的存在。

自己死,还是拉着整个团一起死,这个计算太简单根本无需计算。

赵云一路打进去,没到三分之一就被伤得全凭一口气撑着。所以那只血族扑上来的时候,他没能躲开,也没想着躲开。

先是小腹,然后是胳膊、大腿、肩膀,最后明显是个孩子变异的小家伙才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拉着他衣服一口咬上了他的脖颈。

变异的时间不长,但起初肌肉撕咬和不止血流还是让赵云痛得几乎晕厥。他模模糊糊盯着小血族脸上跳跃的光斑,心想异族真他妈挺不容易。

生命停留在成为血族的一瞬间,身体里的血液从此静止。伤口不再出血,赵云放走了小血族,攥紧长枪开始大杀特杀。

他得给韩信腾出个安全的地儿。

他这么想着,从未考虑对方不来的可能性。


韩信亲了亲赵云眼角,开始抽动。起初因为肠壁干涩的缘故而很是艰难,疼得两个人都打了颤。

前辈,你技术不行啊。

赵云把下巴搁在韩信肩上,贴着他耳朵直吹热气,嗓音低沉沉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

气得韩信一巴掌拍在人屁股上。

这真稀罕。他想。明明平日都是他成天惹赵云生气的。

高潮前韩信正打算抽出生殖器,赵云却下意识收紧了括约肌。

射、射在里面。

被整个儿圈在怀里的人哑着嗓子,全是情欲的味道。

身后是成堆的尸骸,他满脑子想的是要怎么让这人怀上自己的种。

韩信喉头一紧,就射了出来。

赵云喘着气,只顾笑。


两人翻云覆雨做了一夜,嫌着尸骨硌人而中途腾了地。韩信靠着树,赵云则靠在他怀里,伸出手指着东边一颗亮极了的星辰。

重言,天要亮了。

韩信不说话。

赵云突然扭过头吻他,正儿八经的热吻,才长出没多久的尖牙磕破了人嘴唇,留得满口铁锈味道。

晨光微熹。

结束了堪称漫长的一吻,韩信歪歪脑袋露出大半脖颈,还染着血的尖牙反着星光刺了进去。

没出什么血,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头晕。

味道不错。赵云退出来,笑得一对尖牙明晃晃。

韩信不禁把人搂得更紧些。

你也是。他笑着说。


太阳终于挣脱一切束缚跳了出来,透过层叠树叶斜斜跳上尸堆,跳到树下,跳进树下空荡荡的几件单衣里,衣上似乎还留着温度。

两个人的温度。


一对人的温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次读余华的书还是大约十年前的事情,彼时的我还正读大学,刚刚读完余华的《活着》,兀自陷入难以言喻的压抑,发誓从此...
    读书局外人阅读 2,540评论 0 5
  • 是微笑 还是选择沉默 更优雅 是哭泣 还是选择颓废 更绝望 我想 心里的 火花 燃烧血液 迸发的烟火 更灿烂些吧 ...
    零灵幺女阅读 157评论 0 2
  • heleoo
    e426fe446042阅读 68评论 0 1
  • 【1125打卡话题】 今天的文章《你现在的德行能够承载多少财富?》你有什么感悟? 德不配位 应该说好多好多观念,我...
    石三英语阅读 139评论 0 1
  • “你没有发现其实你很幸运吗?一直有人在保护你。”就是这句话,点醒了我,去反思之前走过的路,去观察现在正在走的路: ...
    Echo_0126阅读 2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