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 之三十九

第十一节 离婚了

昨天我们去离婚了。

在韩鹏回来之前我其实一直没下定决心。我觉得婚姻是一件需要尊重的事情,内心深处我还是想维护它,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维护了。我不可能离开上海去天津或者埃及,一时半会他也不会回来,更何况感情也破裂了。

不过很多心理活动都是在我见到他之前。前天见到他之后我顿时就心灰了——我突然发现,他已经完全不是我当年喜欢的那个人了。我们今年有大半年没见面,电话里面虽然经常吵架,但是至少他的声音让我觉得这个人跟以前没太大区别。等到我看到他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其实完全不一样了。当年我们刚碰到的时候他没有受过任何社会的阉割,身上都是健康,阳光,最多有一点不伤大雅的玩世不恭和傲慢。现在的他,整个人面目全非,不管是面貌神情,都是满满的戾气,而且邋遢,不修边幅,世俗不堪。

我很难过。我突然就意识到,我的感情救不回来了。其实结婚那天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只是他当时的面目跟他以前相差没有那么大,还有当时被结婚这件事情冲昏头脑,我没有太去计较他气质上还有神情上的变化,最多心中有点忐忑,会觉得好像一切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现在隔了快一年再重新看到他,我才发现他已经回不来了——如果说当时是因为工作的不顺利所以他有点萎靡,那么现在他工作已经在轨道上了,他却没有往好的方向变回去,而是越来越差了。

可能年初结婚的时候我如果能多考虑几天,我们就不一定能结婚了,但是anyway我没有太后悔这件事情。我觉得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结的,在那个时间点,我就是需要有这件事情的发生。我只是在这一年过完之后,有点觉得自己决定结婚的整个大前提——我们互相相爱这件事情,也许并不存在,于是这个结婚从头到尾就成了一个笑话。

心灰归心灰,我也还是试图跟他好好谈谈。坐下来之后就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臭,一开口全是那种老烟枪的口气,我再一次很难过。我想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嘴巴里面的那个味道,我一度很迷恋的那个味道。交谈根本无法进行,他完全不觉得他不尊重婚姻是什么过错,他也对于自己这样的行为毫无愧疚。到最后他甚至动手了,他把我摁在床上,然后反扭着我的胳膊,逼迫我同意离婚,于是我彻底死心,答应了。

这个人到这种时候就完全展现出来了我之前没有认识过的一面。来之前他说是跟我解释,同意不同意在我,但其实他根本不是这样想的,他想的是不折手段,软磨硬泡逼我就范。他的这种没有道德原则只求达到目的的本性我以前也见识过,比如为了找工作他就觉得可以伪造出一切简历;比如他被以前的公司开掉了找不到工作又立马屁滚尿流去求老板;比如他有个兄弟分手了他就跟他们一起把兄弟的前女友打了一顿等等,我只是从来没想过他有朝一日会用这种龌龊的本性来对付我——我是有多幼稚呢,或者是有多盲目地相信感情,而这个感情还是我一厢情愿以为的感情。

到了晚上他一开始出去找酒店,没找到。后来他跑回来,说要睡在沙发上,我也没意见。最后他还是睡在了床上,他说我不会碰你的,你让我睡在床上行不行,我没吭声。半夜他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烧到发烫,一直在呻吟,甚至有一两声哀嚎。我一方面可怜他,一方面嫌恶他。我在他呻吟的时候问他,你觉不觉得这是报应,他说,如果是报应我认了。中途我纠结了好多次要不要爬起来照顾他,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到了民政局一切很快。我也无意去计算过去这几年的得益于损失。钱财上我自然是多花了一点钱,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他也并不是刻意花我的钱,从头到尾大概让我买过一个电脑。我的房子车子他自然是不会动的,然后我看着他暴戾邋遢的样子,心里虽然难过,但是也并没有觉得这样就很不好。我只是觉得我真的太不会看人,找了一个这么不尊重婚姻的人,于是我的婚姻惨淡收场。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生活的戏剧性让人始料未及。在这件事情里面我最大的痛苦第一就是我以为的感情基础并不存在;第二就是我看中的人原来这么烂——否定自己always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尤其对我来说。

不过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之前我已经意识到三十岁之前体验人生,三十岁之后坐享人生的梦想完全是天方夜谭,那就继续犯错继续生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