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随记

文/一刀斋

下午是政治历史考试,开卷,所以绝大部分考生都带了整书包的资料过来翻阅。唯有一位只带了笔和准考证,全程也只在答题卷上填写了个人信息,除此之外,别无二字。

当然,几乎每个考场都有从上场睡到下场,一字不填的孩子,任何人也难以断言,往后他们会走出怎样的一条人生路。

还有一位考生则是姗姗来迟,卡着开考的钟点过来,不急不慢,看着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考场百态也能瞧出很多孩子的一部分人生轨迹,作为旁观者,好像以他们为镜,也能照见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