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照片

黑白合影中的男人是父亲,旁边的女人却不是母亲。

尹晓玉捏住照片,使足了力气将黑猫踢出老远。那猫吓了一跳,随即抖了抖身体,缩着脖子去了床底。昏暗的床底散发出刺鼻的味道,黑猫叫了两声又缩着脖子蹭到她脚边。尹晓玉蹲下身,将照片凑到黑猫脸上,咬着牙问:“这女人是谁?”黑猫弓着身子,喉咙发出低吼,它想先发制人,却被尹晓玉一把按住。光滑的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四只爪子不停地挣扎,却无法挣脱魔爪。尹晓玉红着眼睛,牙齿咬得咯吱响,恨不得将照片里的人拉出来撕扯一番。

“这女人是谁?”尹晓玉瞪着眼睛,温暖的触感让她不由得加大了力气。空荡的房间充满刺耳的声音,光滑的地板布满大大小小的划痕。没了力气的黑猫瞪着绿色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穿过尹晓玉的身体,将目光落在结婚照里的一对新人身上。照片里的尹晓玉穿着婚纱,僵硬地笑几乎能砸穿对面穿西装的人。“这人是谁?”尹晓玉一把扯掉头纱,将照片摔在他脸上。照片在空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停留,随即打着旋轻盈地落下。照片里的一对玉人嘴角上扬,眼睛弯成一条通往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他冷着脸没有说话,只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捡起照片,轻轻吹去并不存在的灰尘,随后,将它放进贴近胸口的地方。

尹晓玉见他没出息的样子,怒火几乎点燃了整个摄影棚。她疯了似的扑向对面的人,接着拼命抱住一条腿,张大嘴巴,用足力气咬下去。牙齿陷入肉里的声音又点沉闷,却逐渐熄灭了尹晓玉的怒火。终于,她气消了,松开嘴发现周围都变了。目瞪口呆的摄影师和化妆师扔下一片狼籍消失地无影无踪,甚至连打光的年轻人也丢下鲜花仓皇逃走。现场只剩下残破的鲜花和满嘴的血腥味。尹晓玉吐了口唾沫,洁白的地板瞬间出现一片刺眼的殷红。

躺在地上的人想站起来却没有力气,只能捂着腿大骂。他头发乱成一团,白色衬衫皱成一堆褶子,连领带都不知道去哪了。“你这个疯子。”他终于站起来,伤口冒出的血在脚底化成一滩殷红,血迹顺着地板缝四下奔窜,摇摇欲坠的身体终于再次倒下。披头散发的尹晓玉将他按住,问:“那个女人是谁?”躺在地上的人,闭着眼睛,面色苍白,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尹晓玉一手按住脖子,另一只手伸进他的胸膛,轻轻用力便拽出一颗跳动的心脏。地上的人拼死反抗,却始终逃不出她的压制,最后只能打着滚,弓着身子哀嚎。尹晓玉慢慢用力,滚烫的心脏包裹着手指,发出虚弱地求救。她不停地把玩,企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最终却一无所获。心脏开始变冷,变硬,尹晓玉手一滑,石头般的心脏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随即,心脏仿佛活了一般开始慢慢变大,最终变成一个巨型怪物,张开嘴......

尹晓玉瞬间陷入黑暗,软绵绵的脚底仿佛带着弹性,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终于找到一扇门。门内灯光四射,一群光鲜亮丽的人正围成一个圈嬉闹。尹晓玉借着光,这才看到看到门上大红的“喜”字。“谁结婚?”没有人回答她。他们先是喝酒,后来开始起哄。尹晓玉拨开人群,看到被围住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笑,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们正在结婚。雪白的婚纱发出耀眼的光芒,笔挺的西装也发出耀眼的光芒。尹晓玉直愣愣地走过去,使劲分开他们的手,说:“他是我的,你是谁?”没有人听到她说话,幸福的喧闹声让尹晓玉彻底成为局外人。音乐响起,成婚的两个人手挽手并肩往前走,喧闹声消失了,只有满脸的幸福在空气中飘荡。尹晓玉怒气冲冲地砸掉捧花,抓住新娘的头发使劲撕扯,可是,没有人在乎,连一旁熟悉的新郎都穿过她的身体,满眼爱意地看着面色微红的新娘。当音乐再次响起,一片喧哗声后,震耳的掌声和祝福声在房间此起彼伏,尹晓玉终于捂住耳朵逃了。

漆黑隔绝了一切喜庆,刺骨的凉风让尹晓玉抱紧胳膊四处寻找避风港,终于,她摸到了一个冰冷的门把手,小心旋转,门开了。“还知道回来?”冷冰冰的声音让尹晓玉打了个寒战,她搓搓冻僵的脸,问:“你是谁?”房间昏暗,尹晓玉睁大眼睛却没有任何收获。一团暖意蹭到她脚边,尹晓玉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我走了。”尹晓玉抱着胳膊,冷着脸,脚下的温暖让她产生了一丝留恋。

“回来住吧,别闹了。”

尹晓玉抱着头大叫:“不!”天亮了,房间里属于他的东西都消失了,仿佛他从未来过,也从没出现过。尹晓玉坐在空荡荡的房间盯着满地狼藉发呆。无数的碎发被连根拔起后散落一地,星星点点的血迹干了以后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留下的痕迹。尹晓玉抬起沉重的胳膊,看着满目青紫,让她不禁想到两个人初次见面时似乎也是一样的狼狈。

那时,尹晓玉的胆子还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从桥上跳下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从天而降的人把正在车里打电话的他吓了一跳,尹晓玉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潇洒的转身动作如果不是走了两步便倒下了,或许两个人从此不会相遇,可是,现实总不会尽如人意。两步以后,活蹦乱跳的尹晓玉身体突然绷直,没来得及大叫便倒下了。车内打电话的男人将昏迷的尹晓玉送进医院后,身体还一个劲地颤抖。住院期间你来我往,出院后隔三差五地偶遇,这一切感情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尹晓玉的记忆中依旧保存着身体下坠的感觉,也保存着那份疼痛感,同时存在的还有两个人初次牵手时的悸动。此时,他唯一留下的痕迹,只剩下这满地狼藉。尹晓玉缩成一团,不禁悲从中来。

“这都是命。”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从不信命的尹晓玉心扭成一团,她似乎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手里捏着照片质问刚刚回家的父亲。醉醺醺的人被堵在墙角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尹晓玉看着他们从质问到扭成一团,昏暗的房间似乎只剩下他们的打闹声。吓成一团的尹晓玉站在一旁,手里的冰激凌早就顺着手指滴成一堆乳白色的液体。终于,天黑了,一切又恢复了死寂。尹晓玉想摸黑回自己的小天地,却被震天动地的哭闹声吓得不敢迈出一步。凄惨的哭闹声持续了一整夜,尹晓玉在墙角站了一整夜。终于,清晨的阳光赶走了黑暗,她揉揉酸痛的眼睛这才发现空荡的房间只剩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而那个醉酒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尹晓玉经常盯着那张冰冷的脸瑟瑟发抖,她渴望逃离,却从未逃离。如今,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冰冷的脸,话还没出口,泪已经先流了出来,她从不知道自己竟这么眷恋那根本不存在的温暖。

“妈......”尹晓玉张开手臂想从她那里寻求一丝温暖,空荡的房间却只剩下刺耳的挣扎声。尹晓玉松开手,给了黑猫自由。黑猫惨叫一声,抖了抖身子,钻到角落独自舔舐伤口。尹晓玉看着黑猫冷哼一声,这才有机会仔细看那张照片。黑白合影中的男人是父亲,旁边的女人却不是母亲。

门被推开,冷风瞬间灌满房间。尹晓玉看到那张冰冷的脸走进来,说:“手里拿的什么?”

尹晓玉站起身,转身看看窗外明媚的阳光,故作轻松地说:“妈,你醒了。”

“东西给我。”她张开手,粗糙的手掌布满横七竖八的纹路,多年的劳碌早已在她的身体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尹晓玉跟前的人逐渐变得立体,曾经忽略的瞬间似乎都回来了。尹晓玉透过那只手看到了一个女人并不幸福的前半生。她紧紧攥住照片,汗水沿着脸颊落在地上摔成无数个花瓣。

“给我。”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即使自小熟悉这个声音的尹晓玉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她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放在母亲手心,继而长长舒了口气。尹晓玉看着她盯着照片看了很久,不由得有些担心,说:“妈,都过去了。”那张冰冷的脸先是微微皱了皱眉,随后朝脚边的尹晓玉狠狠踢了一脚。毫无防备的尹晓玉没来得及尖叫,便被人逼到了角落,头发脱离身体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变得格外刺耳。

“这都是命。”

尹晓玉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所有的委屈似乎都浓缩成简单的三个字脱口而出。随即,凄惨的笑声从身体发出,随后穿透房顶,最终化为乌有。隔了很久,尹晓玉几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的时候,看到她终于恢复往日的“冷寂”,接着,那张照片被撕成无数碎片,从窗口打着旋落下。尹晓玉和她站在窗口,看着逐渐消失的碎片,不禁同时说道:“这都是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