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三十四章 渡魔成仙硝烟起

字数 3388阅读 1145
第三十四章

文/唐妈

匆匆赶来的歌扇等三人只看到了远去的黑云,但是那句“再无宁日”几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墨谷担忧地看着黎丘,一脸的内疚:“前辈,都怪我,没护好黎丘。”

清远拧着眉没有说话,他现在谁都不怪,只怪自己,就不该让这孩子离开自己身边。

“清远,你何时惹下了乌灵这老头儿?他可是出了名的难缠。”歌扇盯着远去的黑云若有所思地问道。

清远扫了三人一眼,垂下眼看着怀里的黎丘:“这些完了再说,当务之急是黎丘的伤。先回岛上吧。”

离去几月,清丘居除了那几只鸡鸭瘦了些外,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歌扇和墨谷来往了这清丘居多次,并不觉得新鲜,蒙毅却是看个不停,眼中露出了艳羡。

清远疾行至后院的玉藻池边,把黎丘身上的外袍脱去,将人轻轻放入池中,靠在石壁之上。他随后也迈入了水中,与黎丘面对面坐着。

“还得劳烦三位帮我护法,我需运功帮黎丘将体内的煞逼出来。”清远抬起头朝岸上的几人叮嘱道。

歌扇挥袖打出一个结界,将玉藻池围在了其中,然后招呼其他两人分据一方,警惕地注意着周遭的动静。这骷髅煞非同一般,回来路上清远已经详细解释了当年蜀山那段公案。据清远说,当年蜀山中煞的女子刚刚拜入蜀山,修为浅薄,对那骷髅煞几乎没有抵抗之力,不过一日就被骷髅煞控制了心智。亏得是蜀山掌门发现的早,拼掉百年修为才将那骷髅煞逼了出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清远将掌心与黎丘相对,他不在乎这百年修为,怕的却是失去了黎丘后的万年孤寂。而且玉藻池灵气充沛,必能事半功倍。他深深地看了黎丘一眼,调动起体内真元,闭上了眼睛。刹那间,结界内微风四起,玉藻池的雾气越来越浓,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池中的两人不消片刻就隐没在了浓浓的雾气之中。

足足过了五日有余,玉藻池中的雾气忽然剧烈的波动了起来,护法的三人紧张地盯着池中,忽听一声清啸,一柄剑紧追着一个黑点扎在了池边的石板之中,剑柄微颤,发出清越的余音。三人围过去却发现剑下是一只蜘蛛一般的黑色的多足虫子,正扭动着身体想要从剑下挣出来,很快就流出了一股股黑水,发出了阵阵恶臭。歌扇掩鼻往后退了一步,看到清远抱着黎丘从池中迈了出来。

黎丘仍旧昏迷着,脸色却不是那般苍白了,嘴唇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褪去了青黑,倒像是睡着了一般。清远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只黑色的虫子,冲墨谷吩咐道:“墨谷,烧掉吧。”说罢头也不回地往卧房走去。

墨谷从怀里取了火折子出来,将那虫子点着了,那虫子在火焰中发出了刺耳的“嘶嘶”声,听得人头皮发麻,却是如何都挣不出来,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终于化成了灰烬,被风一吹,无影无踪了。那剑似有灵性一般,也消失在了原地。

三人看着那随风飘散的灰烬,却都没有觉得心里面轻松了一些。乌灵那刺耳的声音还在几人耳边回响着。再无宁日?虽然只是对清远说的,但是,莫名的南海震荡,昆仑之巅的浑浊,还有莫名其奥妙的上古禁术,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纷至沓来,怎么看都不是好兆头。这四海八荒平静了万年,却是要变天了吗?

清远将黎丘安顿在床上,掀开衣领看了看黎丘背后,那个骷髅印记已经不见了。他把被角帮黎丘掖好,将黎丘的头发拢到一边,终于松了口气,这时才发现自己手脚有点发软。他捂着嘴压抑地咳嗽了几声,脸色似乎有点苍白。他又仔细看了看黎丘,确定人只是脱力睡着了而已,忧心忡忡地关上门到了屋外。

其余三人正在院中面面相觑,看到清远出来,纷纷看向了他。清远招呼几人坐在院中的小桌旁,手指轻轻在桌上叩了几下,似乎在思考什么。三人都静静地看着清远,等着他说话。

许是终于想好了,清远低低咳嗽了一声,轻声道:“你们可知那乌灵为何拦在三秋外?”

歌扇嗤笑了一声:“总不该是想来三秋做客吧?那老匹夫出了名的修炼成痴,如果不是有特别吸引他的功法,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出他那个死人洞。”

清远点了点头:“嗯,他向我讨要昆仑古玉。”他声音有些哑,话音落下就清冷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歌扇眉毛一挑,墨谷却是一脸疑惑,蒙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前辈,什么是昆仑古玉?”墨谷并不知这些时日落仙城发生的事情,一头雾水。

歌扇漫不经心地解释了一遍那昆仑古玉的传说和几人在落仙城的遭遇:“这下明白了吧,那昆仑古玉就是上天入地的通天法宝,眼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清远强打着精神,又是一阵压抑的咳嗽。歌扇皱着眉问:“喂,你没事吧?你折了多少修为?”

清远摆了摆手:“无碍。等黎丘醒了,别在他面前提这件事。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昆仑古玉到底存不存在?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存在,是何人传出的消息说那古玉在我身上?”

蒙毅冷笑了一声:“真假的问题还用怀疑吗?”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扔到了桌上:“你们当我只是听了两个魔物的片面之词就会去以身犯险吗?这《异闻录》上记载的清清楚楚,那昆仑古玉确有其物。”

墨谷把书捞到手中,飞快地翻阅了起来,翻到昆仑古玉那一章时,有些呆愣地将书摊在了几人面前,指着上面的字念了起来:“昆仑古玉,昆仑君肉身所化,万年修为,可跳出生死,仙元无尽,寿与天齐,可……”后面的几个字有些模糊,墨谷趴在上面仔细辨认:“可渡,渡魔,渡魔成仙。渡魔成仙?”

清远和歌扇均是脸色一变,歌扇一把把书抓到自己面前,皱着眉看着那几个字,没错,正是渡魔成仙。歌扇抬头看着蒙毅:“你早就知道?”

这本《上古异闻录》乃六界史书,十分具有权威性,上面记载有,那就不会没有。但是“渡魔成仙”那几个字却让在座的几人都惊出一身冷汗。魔界之人,六根不净,嗜血如命,凶残成性,歌扇即便是身为昔日的魔王也对魔族这骨子里的凶残十分厌恶。若是魔可以成仙,那岂不是要六界大乱了?

蒙毅点了点头:“你被关押的第三百年我就得了此书,知晓了此事。本想着取了昆仑玉去救你,却一直没有昆仑古玉的消息。这几百年间我一直在打听,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前几日,落仙城忽然传出了昆仑古玉现世的消息,我才匆匆赶了去。”他看了一眼清远:“我与清远上仙并不熟,所以就没有提。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却是没我想的那么简单了。”

墨谷吃惊地看着蒙毅,他要去救歌扇?为什么?那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要被仙界追杀的。他心里酸水直冒,忧郁地看着歌扇。歌扇被他看得发毛,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然后转向蒙毅:“你倒是说说如何不简单了?”

墨谷心里一阵难过,脸垮了下来。

蒙毅好笑地看了墨谷一眼:“若是说渡魔成仙,那魔族来争抢这古玉就合理的很。但是,你别忘记了,在落仙城,是百花仙子唐闺臣传出了古玉现世的消息。这样一来,就变得扑朔迷离了。仙界不好好配合神界保护昆仑古玉,还散布古玉现世的消息,难道不奇怪吗?而且,现在又传出那古玉在清远上仙这里,呵呵,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清远听蒙毅分析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是这个男人不是说是一名战将吗?这说话怎么如此阴阳怪气?他敲了敲桌子:“好了,既然已经知道这昆仑古玉的确存在,而且还有如此奇怪的用处,那我们就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吧。”他看了看其余三人,露出个清浅却无奈的笑容:“三位,前几日的护法我还未道谢,这里就先谢过了。这份恩情待我日后还于诸位。那乌灵认定那昆仑古玉在我这里,我却是不能承认的。不说我没有那等神物,即便有,我也不可能交给魔族。”清远看了歌扇一眼接着说了下去:“乌灵的脾性我还是听说过一二的,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他得来消息的渠道必然让他觉得十分可信,才会走这一遭。这次却既未讨了便宜,还受了伤,势必会卷土重来。而且,给他消息的那人不知是何居心,怕是不会只单单告诉了他一人。我想,聚集在昆仑的那些妖魔鬼怪们不日也会来三秋岛好好闹一番,到时候就不是这般好应付了。这事本就是冲着我来的,诸位大可不必留下来陪着我惹一身的麻烦,还是早早离去的好。清远在此别过,今后有缘再见吧。”

墨谷起身跪了下去:“前辈,墨谷不走。我能有今日,全是仰仗您的指点,而且,黎丘又因我而伤,我定与您共进退。”

歌扇眉毛一挑,露出个阴冷的笑容:“我也十分想看看这场闹剧究竟是怎么闹起来的?我这五百年的监禁之苦,可不是能这么容易翻篇的。清远,你就别想着把我支走了。”

蒙毅抱臂坐在一边笑道:“歌扇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清远嘴角露出个笑容,不知是欣慰还是苦笑。他在这世上孤独行走了多年,没有一个朋友,却不想这短短几年的时光,身边却有了这么几个赶都赶不走共同进退的人。也许他们留下来的动机不一而足,却也让清远觉得心里暖暖的。想着床上躺着的黎丘,默默叹了口气。也罢,多几个人也好,不然黎丘那孩子自己怕是会照顾不过来呢。

他抱了抱拳:“那就辛苦几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