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问归期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在儿时读到类似诗词便会头疼,深知背不会,却硬着头皮背了下来,就当是完成本该完成的任务而已,对其所表达丝毫无感,对良师所讲也没有放在心上,懵懵懂懂的便过完了整个童年。

然岁月不饶平凡人,我也总有长大的那一刻,高中顺利毕业之后,便要离家去往更远的地方了,当初原本可以继续留在本地继续在早上吃一碗烫口的牛肉面,然而年少轻狂本就该行千里之路,便收拾收拾就告别了兰州这个只有冬夏而无春秋之城。

每次的大学开学,往往会比在高中时开学晚那么几天,日子当然也长了起来,然而却不是这样的,一天天的日子过得很快,而且不知为何越发临近开学时间便越发流逝的迅速。往往在过完一整个假期之后,总感觉仿佛就是在昨天才放假而已,但在明天却就要开学了。

每每到买票的那几天,我就告诉我爸说,我是在后一天才上课,开学的日子只是报道而已,差一两天并没有什么关系啦。

我爸还一本正经的问一句:“你确定别迟了啊,别为了一两百块钱的票钱你在让老师批。”

“没关系啦。”我笑道。

在我到学校后就会被导员叫过去交代晚归的原因。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可说的,仅仅是想再多吃一碗牛肉面,与蒋蒋多跑一天罢了。笑着对导员说:“我下次一定注意,必然可以按时到校。”说完便又会将自己说的话忘到了九霄之外。

到校后每天便过起了同一天的生活方式,一样的吃饭、一样的上课、一样的睡觉,还有一样的娱乐。

每天就那么平凡的度过着,没有惊喜、也不存在好奇,更谈不上什么躁动了。有的只是对每一天应有的态度而已。

秋风扫过,初雪润地,这寒冷的天气总是凉的让人不想去上早晨的第一节课,草率的收拾之后便离开那温柔乡结伴走去教室。路上的片片落叶,叶上的丝丝柔雪,看见这副普通的景象,不自觉的便将早晨起床的恼怒散的一甘而尽。

因为那总会预示着离回家的时间又更近了一步。

学校公告了具体的放假时间后,我便急切的给我妈姆打回去一通电话,告诉她我要回去的日子,然而我妈并无激动之感,当然,我在每次与她通话时都会聊到这关于回家时间的问题。就只是普通的应了一声:“知道啦,我会给你爸说让他订票的”。再普通的语气,我也可以听出她那掩盖不住的欣喜。就笑着说:“又离这,近了一天了啊”。

昂,快了,快回去了。

在那要取票的前一夜,就会细心地就收拾好该带的行李,生怕会少带什么东西。早早地便躺在了床上,打打游戏、看看视频,与还未回家的同学聊各自家乡的趣事。

由于每次订的票都会在早上八点右,还有要在路上所要花去的时间,取票所用的时间,及一切墨迹的时间大概5点就要起床。便定了好几个闹钟,在十一点便睡去了。然而这定的闹钟完全就没有发挥出他该有的作用,因为在那一天,“丙夜不成寐”我注定都是要翻来覆去、彻夜无眠的。

游戏结束后,看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半而已,隔壁床的室友还在熟睡当中,便轻手轻脚的准备起床了。仔细的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弄了很长时间的发型后,穿起了昨夜准备好的衣服,照一照镜子,红光满面、帅的很依旧。隔壁床的室友抬起头眯着眼睛,说了 一句:“你都收拾好了吗?”

“对啊,昨夜睡不着,便早起了。”我回到。

“现在几点了?”

“五点二十多,快三十了。”

“那你还早啊”

“对啊,我跟司机师傅定的时间是六点,没事,我再检查检查有没有落的。”

“那行,我再睡会,你走的时候一定叫我,我去送你。”

“嗯,好,你再睡会吧。”

我走的时候看他睡的很熟,我并没有叫醒他,轻轻的关上门,我就出来了。昨夜聊天非要说要去送我到校门口。行李虽多,但一个人还是可以提得动的,但他说:“两个人,当然会更方便一点。”我便默许了。

快车直达机场,司机师傅跟我是老熟人了,这几年的接送,我都会找他,因为我本就嫌麻烦,懒得再去找其他司机,更多的是一路都可与他畅聊,还是比较投缘,念旧的人不一定是啰嗦的人,但一定是重感情的。到机场他帮我卸下行李后,招了招手便看他离开了,我立刻踏上了回家路程的第一步。

“哎,你到哪里了?别误了班机。”电话里边传出了我妈催促的声音。

“我都到机场里边了,刚取了票,过安检呢!”

“嗯,那就行,你爸已经起来了,准备接你去了啊。”

“好,我上飞机了给他发微信,从家里出来就可以了。”

“嗯,好。”

我很多同窗在与他们交流的时候,他们都会讲不愿意在离开或者回来的时候让自己父母去接她回家或者送他去车站。我完全是懂这种心情的,一来,自己可以完全可以自己回家或自己去车站,二来,不愿离别。可我并不这样想,离别是必然的,是无法避免的,早一秒晚一秒并无碍。我只是觉得,我爸想去送我我就让去送喽,不差这一刻,又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在我进站时回头看见那微笑着的不舍眼神之后,克制一下自己罢了。

湛蓝的天空,好像记忆中已经很久远了,触手可得的白云,从窗边依次飘过,好想将头伸出去贪婪的呼吸一下那凌空的氧气,好想吃掉这一簇簇无签的棉花糖。但顾及到全机人的生命安全,我忍住了自己的想法。

下地后,取了行李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带有淡淡土味的空气,灰蒙蒙的天空,吸入的空气却远远好于那被雾霾充斥的天津。远远地便看见我爸妈走了过来。父亲接过了我那件大行李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三个人就看着彼此在那边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都稀释在了那句话里:“想吃啥?手抓还是火锅?”

“牛肉面...”我迫切的回答道。

“哈哈哈...”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冬去春又来,从558宿舍窗户口望去的那几棵银杏树好几次从绿衣换装成了黄袄,扫街的阿姨不时地在呢几棵树下扫过来扫过去,银杏叶越堆越高,却不见地上的树叶减少。

步入实习的我,彷徨、无知、迷离,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便随波逐流走进了工作当中,凭借我那过人的学习能力以及饱满的适应能力还有那过硬的专业知识对于这种工作做的得心应手,轻而易举。什么都还好,唯一令我不满的就是自然地延长了留在天津的时间。

看着各同窗好友一个个的都回去了,而且过分的是每一个回去的都要发一张自己吃牛肉面的照片,更过分的是还有单独录视频发给我的。曾经有无数个瞬间都想拉黑他们,但我是真的懂这种感情的。一学期的念想与对家乡那种无法表达的感情全部倾注在这一碗面里边,完全不需要多说,念旧与不念旧都影响不了那肉蛋双飞的感觉。

这一慕慕的发生,对于一个恋家的孩子来说,简直似于晴天霹雳。一碗碗的牛肉面,促使着我思乡之情变得更加浓烈起来。

“我要回去”,又更加的坚定了。并不去在乎他们怎么去说,想法不一样,多说一句都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同事跟我讲,明年来了怎么怎么...希望我来年可以继续来公司。福利什么的先不谈,这一两个月相处感情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在彼此之间了,我又何尝不在乎呢?然树倒猢狲散,天下何有不散之筵席,内心非常感谢他们能够着想于我,但除了抱歉我又能说什么?

既然做好的决定,又岂能轻易改变!

一阵风吹掉了树上摇摇欲坠的枯叶掉在了我的面前,我将它捡起,看着它失去生命力的样子不由得感伤起来。就连它都可坚定不移的陪大树到最后一秒,我也应该还没有到干枯不支的时候吧。

我将那片干枯的树叶放到了树根旁,没有办法将它重新挂到树枝上,那就让它离得近一点罢。

我站起身来,一阵轻风自然地吹散了我的发型,低下头看那片枯叶还在大树脚下,提了提背上的书包,便向着地铁站走了过去。

终于....回家喽!

随着思想的进步,年轻人自然而然地不满于现状,都想着出去看看,无论是通过学业还是自行去漂泊都走向了更大的城市。在外打拼、努力、奋斗,牙碎了咽在肚子里,不愿意去与家人、朋友吐露自己,逐渐的被生活逼的连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然而只是为了那自以为控制命脉的金钱和那被阿谀奉承的尊严罢了。

一两年的不着家,三五年的不着家,七年八年的不着家,都是梦想着可以衣锦还乡。然而事与愿违的是还少吗?我们往往遇到的并不是荣归故里,而是被迫还乡。不但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而且还失去了本就拥有的,何苦啊?

但是,我不去外面闯、不去开阔眼见、不去丰富自己,待在家里又能干什么呢?

是啊,你又能干什么呢?

然事已至此之后,便只能苦笑一声:“生活嘛,不就是这样的嘛。”

“所有的种种结局,不都由你当初选择的嘛。”

怨不得别人啦。

华灯初上,夜未央。晚间的北京依然人行匆匆,交织着的灯光斑驳陆离,在照亮每一个还在拼搏的人,他们牺牲掉自己回家团聚的时间,默默地为国家做着建设。

此等大爱,吾所不能追及。

躺在这简单的酒店里,四肢疲惫到无力,一幕幕旧时回忆穿插在脑海里,一幅幅真实写照照应在眼前,不再去追究孰是孰非,不再来雄辩真真假假。毕竟,前一秒发生的事,任谁也无法去改变的。

清晨的北京好像亮的比其他地方都要早很多,早早的便拎着吉他走进了这陌生的高铁站,大包小包行李的旁边是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庞,他们将整个高铁站挤的满满的,这哪像是一个凌晨五点钟的早晨呀!这简直堪比那卢浮宫的艺术品不胜枚举。

检完票穿过长长的行廊后便走进了候车室,这邻近所有的椅子与过道都被占的满满的,无论是人还是行李。同行的友人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便笑了。我不懂他是为何而笑,或许是因回家而兴奋,又或许是这东倒西歪的场面逗笑了他,又或许是替这些可以回家的人而感到高兴。

总之,在这些人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闪烁着的光,那是源于期待所产生的。

找了块宽松的地,三人便面面相觑,谈论了起来。

共同等待着这迟迟还未出现的归乡之路。

                                            2019年1月28日  北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几天的阅兵仪式让我猛的想到打开日历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我知道这个时间不禁会让很多放假在家的同学们忍不住感慨一声...
    你才是奥古斯特阅读 45评论 0 0
  • 婚纱店里,何剪烛像一朵娇媚的花,管他什么红颜千娇百媚,这一刻自己才是真正的主角。三十岁了,得遇这个许她一世安稳的人...
    妾本钱塘苏小妹阅读 427评论 2 6
  • Chapter 1 刚下飞机,绵绵的阴气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还是老样子啊,这是家乡的气息,一种氤氲在我胸口的气息...
    能飲壹杯無阅读 202评论 3 4
  • 民国三年的秋天来得快,几场秋雨过去就把梧桐院冲刷的干干净净,空气中也多了几缕寒风。 “兰枝,你先别出门,我...
    Matildaa阅读 56评论 0 1
  • 本文参与#漫步青春#征文活动,作者:闫雪,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布。 ...
    南泥湾的海阅读 4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