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忘与尘世间……

当我敢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已忘怀往事,放下执念了。



我与她,十年相识。

我与她,也曾有七年之痒。

我叫志明,她却不是那个春娇了!

本是爷爷辈重男轻女,家庭观念较为古板陈旧,加之父母多有争吵,因而她的朋友圈一直很小很小。而我,很荣幸,也一直在她的圈内。

初中那会儿,我比较优秀,大抵在那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对班级成绩优异的同学有好感吧。我吧,在那会儿也是青春期,懵懵懂懂,充满好奇,属于那种撑死胆大,放荡不羁的“好孩子”(这么形容有点形象)。

初二,我们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那时候,很多人认为这不是爱情,很多人又认为这才是爱情。

在一起有一年之久吧,后来还是应了那句老话,纸包不住火,老师知道,父母知道,免不了最后的结果是纵有千万种不舍,更需相别!她很顾家,也很爱她的父亲。

在那个时候,我才发现音乐可以疗伤,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爱上了梁静茹的歌,那两首《会呼吸的痛》和《可惜不是你》。我也不记得当初有多么的痛苦,也不曾忆得起过往的幕幕……

初中也就这样子过去了,高中,彼此也只是偶有联系。

后来她在我心中一直有一块地,亘古不变。

去年我们又在一起,中间的细细节节也不想多言,我以为重缘不易,我以为彼此珍惜,我以为……也不过是我以为而已。

我曾挽留,她也拒绝。

前些日子终于明白了,终究是不合适,彼此勉强,不如放手!

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也很感谢我曾经爱你如生命!你放手,我很痛苦,我很不舍,我很执着,我很感谢!

想明白的时候,我给她发了一则短信:但愿彼此不会再出现在彼此的世界!

随后我删了QQ,删了微信,删了微博。

她回复了一句:也好,就此相忘于尘世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近期霾氏家族正式进入蓉都高空,扬言势要控制这里的每一个灵魂,俯视万物生灵的哀嚎与哭泣。 黑夜里,他们在昏黄的路灯跳...
    遗落的一洛阅读 140评论 2 4
  • 白天,顶着高温去软件大厦开会,讨论公共组件的架构优化方案,下午才回来,完了要给Se估工作量,这活我没干过,因为我们...
    RogueQ阅读 74评论 0 0
  • 夕阳如血 渲染着黄昏 净心如云 驻留在天际 亢奋的灵魂 片刻间沉寂 沉默日照的小屋 恢复了生机 人间的温馨 莫过于...
    梅蕊新说阅读 64评论 0 1
  • 测量板块总结:教学目标和胜任感 测量板块系列文章:《我们来丈量世界(之一)》测量的意义和教学次第《我们来丈量世界(...
    渭北春树_Joshua阅读 46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