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五十五章) 天眼

字数 2040阅读 35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雷辰施施然坐下了,初寒此时变得很知趣,默默的当一棵不会说话的竹子。

“你怎么会在这儿?”雷辰问。

“山中凉爽,我来避暑。”我随意的回答。

他似乎知道我在说谎,但并未拆穿我,只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安南寺。

“雷王肯放你出来了?”我打趣的问道,雷王年老,可依然不怒自威,他对两个儿子都管教甚严,这在妖中是出了名的。

雷辰端着一抹苦笑,摇了摇头:“烦人的事还有一堆,若不是前日家师传唤,父王怎么肯饶过我。”

我想起了适才的仙人:“你的师父是谁?”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寺门:“将才你不是见到了。”

“我眼力浅薄,看不破神仙的来头。”顿了顿,我又多问了一句,“绿荷姑娘说,她幼时险些被恶鬼吃了魂,是一位高人救了她,她口中的高人,也是你那位师父?”

他点了点头:“早年我随师父云游,因缘际会下遇见了她。”关于绿荷姑娘,他仿佛不愿多说,只尽快转了话题,“我师父的仙号,你应是听过的,他是八荒星君须兀子。”

我虽然不太了解天上的事,然而还是知道,凡是扯到星君二字的,必然不会太普通,我支吾了一会,启口问:“那你师父和我师父打起来,谁会赢啊?”

雷辰愣了一下,随即俊颜微展:“阿持呀,能修仙到我们师父那个份上,已经看破了万物,是不可能打架的。若当真有个万一斗起来,恐怕这天地六界都要沦为灰烬了。”

一旦相斗竟会以天地苍生为陪葬,想也不用想,他们二位的法力定然是高超脱尘的了。想起师父发怒的样子,我不由得抖了一下,算了,可不敢再无端议论此事。

“那你师父来这里做什么?”

“他老人家近年新收了一名弟子,今日是来传业的。”

我好似触到了什么:“是这庙里的和尚?是开了天眼的那个?”

他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恍然大悟,不自觉浅浅低语:“怪不得短短八年他便可修为大增,原来是有星君指点。”

“你在说什么?”雷辰很迷茫的望着我。

我摇了摇头,盯着他皎白的额头,恨不得看穿一个窟窿:“你有没有开天眼?给我看看行不行?”

他笑道:“我不修佛道,怎可开天眼。”说完,他忽然向我凑近了几分,眼中浮现一种很魅惑的神色,低语道:“不信你摸摸,看我额头上有没有长眼睛。”

饶我现下是一只鹤,也骤然被他弄红了脸,我离他远了些:“谁要摸你,真是不知羞。”

他退了回去,笑的很放肆,好一会才停下来。他的心情似乎很好,乐悠悠地道:“天眼可看尽他人前世与来生,有这样一只眼睛也算趣事,但雷辰今生只愿做一个红尘逍遥人,没有那个心思去管别人的轮回。”

我呆了一呆,急切地问道:“你适才说什么?你说…天眼可看尽他人的前世与来生?”

他被我问的不明所以,缓缓点了点头。

我简直开心得跳起来,淨玄开了天眼,那么即是说他可以看到他与我的前生前世,他说不定能记起我!

雷辰望着我的样子,目露疑惑:“你怎么了?这般高兴,说予我听听,让我也乐乐。”

我一时反应过来,压下心中情绪,随口道:“没什么,我是见着你太欢喜。”

他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深深弯了嘴角:“我们的确很久没见了,久别重逢,此生乐事。可惜佛门之地不能饮酒,否则当畅怀一杯才是。”

后来我们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直到安南寺的寺门隐隐有了动静,他方起身与我告了别。

走的时候他不忘叮嘱了我一句:“阿持,你许久没有来过雷族了,你姐姐念你念得紧,大哥也不日要登基了,你若是有空,便尽快回来看看罢。”



见他走了,初寒方现了影,他幽幽地问:“那是谁?”

“噢,一只雷妖,某种名义上来说,他也算我的哥哥。”我漫不经心地答。

“哥哥?”初寒笑了一下,“他对你的态度可不像对妹妹那么简单。”

“他喜欢捉弄人,天生就是个风流的性子,我习惯了。”我化回了人形,舒展了舒展骨子,“噫?初寒,将才你怎么闷声不出气?这会儿倒又啰嗦起来了。”

“我哪有你啰嗦,”他不服气的反击,顿了顿,又低低道了一句,“他体内有一股戾气,有些煞人。”

我惊奇地叹了一声:“戾气?我怎么从未发现。你也真是奇怪,不惧法僧,反而惧一只妖。他又不会吃了你。”

初寒气急,又不知说什么好,半天只愤愤地道了一句:“我与你说不通。”

说完便隐进了竹中,不肯再出来了。

哼,怕事精,还与我说不通,你以为我就巴着同你讲话么。

不理他,我走到了安南寺的正门旁,扯着嗓子唤道:“淨玄!淨玄大师!你出来,我有事要问你!”

“淨玄,你出来!”

“淨玄!…”

……

一声又一声,唤了约有一刻钟,周围香客均以一种很诧异的眼神望着我,寺里也聚集了几个和尚在探头探脑,可淨玄却始终没有一丝回应。

有一名伶俐的小僧从里面跑了出来,神情急切地道“这位女施主,您不要再喊了。师叔今日开始闭关,谁也不会见的。”

“闭关?闭什么关?他的法力还不够高么,他莫非要成佛啦?”

那小僧支支吾吾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合掌念着几句“阿弥陀佛”,我看着生厌得很,绕开他又继续喊道:“淨玄,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这破庙给拆了!”

他这次终于有了回应,是以法力传到我耳边的一句密语:“佛门静地,容不得你造次。若再在寺外纠缠,我即刻就捉了你练药。”

感受到他话语里的威严与冷意,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只好焉焉地退去。

他此世做了和尚,连心也变冷了么?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