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战役中的美国海军“德克萨斯”号战列舰

丛丕

在二战时期,德国装甲部队是举世公认的善战劲旅,在东西两线都创造了骄人的战绩。然而,训练有素、经验丰富、装备精良的德国装甲兵在1944年夏季的诺曼底战场上却遭遇了两个难以战胜的对手,一个是铺天盖地的盟军战斗轰炸机,一个是猛如滚雷的盟军舰炮轰击,他们往往还在开进途中就在盟军频繁的空袭中损兵折将,即便能够向盟军登陆场发起反击,常常也在盟军舰炮射击筑成的火墙前寸步难行,一不小心就会被打成零件状态,这完全是一场不对称的对抗,盟军在海空火力上的绝对优势是“霸王”行动(Operation Overlord)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霸王”行动是二战中规模最大也最为复杂的两栖登陆行动,盟军在为运送百万雄师横渡英吉利海峡,集结了超过7000艘舰船,担负护航和对岸轰击任务的作战舰艇就达到702艘,其中威力最大的是英美两国海军提供的6艘战列舰,包括已经服役达30年之久的美国海军“德克萨斯”号战列舰(Texas,BB-35),尽管已经是一名老兵,但是诺曼底滩头才是它服役生涯的巅峰。本文将追随“德克萨斯”号的航迹,回到那个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盛夏时节……

孤星名舰

1910年12月,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纽波特纽斯造船公司以538万美元的价格赢得了美国海军一艘新战列舰的建造合同,这艘战舰将以“孤星州”德克萨斯的名字命名,同时也是美国海军历史上第2艘以该州命名的战舰。1911年4月17日,“德克萨斯”号在纽波特纽斯船厂的船台上铺设了龙骨,1912年5月18日下水,1914年3月12日建成服役,首任舰长为阿尔伯特·格兰特海军上校(Albert Grant)。“德克萨斯”号是纽约级战列舰(New York class)的二号舰,该级舰是美国海军第一级装备356毫米舰炮的超无畏型战列舰,其标准排水量为27000吨,满载排水量为29100吨,装备10门MK 1型45倍径356毫米舰炮,安装在5座双联装炮塔内,发射640公斤的炮弹时射程可达21000米,副炮为21门51倍径127毫米舰炮,此外还装备4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德克萨斯”号的主装甲带厚度为254~305毫米,炮塔正面装甲厚度为356毫米,司令塔装甲厚度为305毫米,主机功率为27000马力,航速21节,续航距离为7684海里/12节,舰员数量为1042人。以20世纪初的标准衡量,“德克萨斯”号绝对是一艘令人生畏的强大战舰。

■上图是1913年10月23日“德克萨斯”号进行海试时的留影,当时该舰以15节航速前进,注意它的两座笼式主桅尚未完成建造。

“德克萨斯”号服役不久就被派往墨西哥海岸进行了一系列武力示威行动,虽然在它建成5个月后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但由于美国保持中立,“德克萨斯”号在训练中度过了两年多时光,直到1917年4月美国对德国宣战。在美国参战后的最初几个月里,“德克萨斯”号的主要任务是培训武装商船的炮手,这项工作早在美德宣战前就已经开始了,值得一提的是,一队曾在“德克萨斯”号上接受训练的炮手被派往货船“蒙哥利亚”号(Mongolia),他们在4月19日向一艘德军潜艇进行了射击,这是美国人在一战期间首次向敌方目标开火。1918年1月30日,“德克萨斯”号从纽约起航,横渡大西洋,于2月11日抵达英国海军的主要锚地斯卡帕湾(Scapa Flow),与其他几艘美国战列舰一道加入英国海军的作战序列,成为大舰队的第6战列舰分舰队。在此后的十个月里,“德克萨斯”号和英国战舰一道在北海海面执行护航和巡逻任务,监视德国公海舰队的动向,十分期待进行一次日德兰式的对决,却始终未能如愿,直到1918年11月21日“德克萨斯”号才首次目睹敌人的真容,那是在斯卡帕湾迎接德国舰队前来投降的时候。

到一战结束时,“德克萨斯”号已经不是美国海军最强大的战列舰,装备406毫米舰炮的科罗拉多级(Colorado class)已经服役,不过这也让它躲过了《华盛顿条约》的利斧,继续留在美国舰队中服役,倒是在1924年11月25日参加了击沉未完工战列舰“华盛顿”号的行动,后者是海军假日的牺牲品之一。“德克萨斯”号在1925年到1926年进行了一次现代化改装,将燃煤锅炉更换为燃油锅炉,提高主机功率,将美式战列舰独具特色的笼式舰桅改为三脚桅,还强化了防空武备,削减了副炮数量,拆除了鱼雷,并升级了火控系统。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德克萨斯”号像辛勤的老牛仔一样在海上经历风霜雨雪,烈日曝晒,多次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调动,曾担任过太平洋舰队旗舰。1938年,“德克萨斯”号成为美国海军第一艘安装雷达的战舰。

■上图是1937年6月21日,“德克萨斯”号战列舰在前往美国东海岸途中通过巴拿马运河船闸,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该舰曾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多次调动。

再赴沙场

1939年9月二战爆发后,“德克萨斯”号再次获得了征战沙场的机会。尽管美国如上次大战一样并未马上参战,但“德克萨斯”号与其他美国军舰一道被派往大西洋执行所谓“中立巡航”,阻止欧洲战火向西半球蔓延。在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后,它又护卫运输租借物资的船队前往英国。在进行“中立巡航”的过程中,“德克萨斯”号曾遭遇德军潜艇U-203不怀好意的跟踪,但它成功甩掉了尾巴。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正式参战,“德克萨斯”号开始投入更广泛的护航行动中,它的身影出现在西至巴拿马运河,东至西非海岸、北至冰岛的广阔大西洋中,当然它更多的时候是在美国东海岸和英国之间往返的护航船队中充当保护神,尽管“德克萨斯”号航速缓慢,但它的10门356毫米重炮和厚重的装甲足以让任何德国袭击舰退避三舍。

1942年10月23日,“德克萨斯”号暂时从护航任务中脱身,奉命加入第34特混舰队,参加英美盟军登陆法属北非的“火炬”行动(Operation Torch),这是它服役28年来首次参加大型作战行动。“德克萨斯”号于11月8日凌晨抵达法属摩洛哥利奥特港(Port Lyautey)外海,舰上的无线电台向法国人转播了行动总指挥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Dwight Eisenhower)的讲话,希望法军不要进行抵抗。由于陆军指挥官希望达成突然性,海军舰队在登陆前没有进行火力准备,所幸在利奥特港附近海岸法军没有进行认真的抵抗,登陆部队顺利上岸。“德克萨斯”号直到11月8日下午才直接参战,应陆军要求向利奥特港附近的一座法军弹药库实施了炮击,在随后几天里它又进行了数次零星炮击行动。到11月11日战事平息时,“德克萨斯”号总共才发射了273发356毫米炮弹和6发127毫米炮弹。“火炬”行动成功后,“德克萨斯”号在北非海岸做短暂停留,于11月16日向美国东海岸返航,在略作休整后重新加入到护航船队中,继续保护商船横渡大西洋。

■上图为1943年3月15日,“德克萨斯”号驶离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港时从空中拍摄的一幅照片,该舰从1942年到1944年初之间主要从事护航任务,但在1942年11月参加了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

在1943年一整年和1944年最初三个月里,“德克萨斯”号一直奔波于大西洋航线上。1944年4月22日,当它护送一支船队抵达英国后被告知不必加入返程船队,而是前往克莱德湾(Firth of Clyde)待命,准备参加比“火炬”行动规模大得多的两栖作战行动——登陆法国海岸的“霸王”行动。在随后12天里,“德克萨斯”号与英国战列舰“拉米利斯”(HMS Ramillies)、“罗德尼”号(HMS Rodney)一道进行了密集的炮术训练,为即将到来的大战热身。4月29日,“德克萨斯”号与另外两艘参战的美国战列舰“阿肯色”(Arkansas,BB-33)、“内华达”(Nevada,BB-36)号在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湾(Belfast Lough)会合,前者是比“德克萨斯”号舰龄还要老的早期无畏舰,后者是经历了珍珠港浩劫的幸存者。在战前准备阶段,“德克萨斯”、“阿肯色”、“内华达”号战列舰及“奥古斯塔”(Augusta,CA-31)、“昆西”(Quincy,CA-71)、“塔斯卡卢萨”号(Tuscaloosa,CA-37)重巡洋舰上的水上飞机机组成员被统一临时编为VOS-7侦察观测中队,该中队的所有飞行员都将接受集中培训,学习空战防御战术、导航、编队飞行、对岸校射以及与英军战斗机的通讯联络方法,当他们在登陆滩头执行校射任务时,英军“喷火”战斗机将保证他们不受德军战斗机的干扰。“德克萨斯”号也进行了临战改装,加装了无线电和用于干扰德军遥控炸弹的电子设备,在地中海战区的登陆行动中,盟军曾饱受这种新式武器的威胁。在最后演练阶段,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在5月19日视察了“德克萨斯”号并向舰员们发表了讲话,这是该舰第二次在他的麾下参加作战。5月31日,“德克萨斯”号舰长贝克海军上校(Baker)向全体舰员宣布他们即将参加登陆法国的行动。

根据盟军司令部制定的在诺曼底登陆中有关海军作战的“海王星”计划,所有担负火力支援任务的舰船被编为东西两个特遣舰队,分别支援美军和英军的登陆地段,“德克萨斯”号被编入西部特遣舰队,并担任奥马哈海滩火力支援编队的旗舰,这个编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多国部队,除了“德克萨斯”和“阿肯色”号战列舰外,还包括英国轻巡洋舰“格拉斯哥”(HMS Glasgow)、“女战神”号(HMS Bellona)、法国轻巡洋舰“乔治·莱格”(Georges Leygues)、“蒙卡尔姆”号(Montcalm),此外还有9艘美国驱逐舰和3艘英国驱逐舰,编队指挥官为美国海军少将C.布莱恩特(C. Bryant)。奥马哈火力支援编队又分为两个支援群,其中“德克萨斯”和“格拉斯哥”号及数艘驱逐舰组成的支援群将负责奥马哈海滩西段的支援任务,具体而言就是支援美军第29步兵师的登陆,以及美军第2和第5突击营对奥克角(Pointe du Hoc)的攻击,那是一个位于奥马哈海滩和犹他海滩之间的突出海角,有高达30米的海岸峭壁,盟军情报部门认为德军在奥克角上部署了6门150毫米岸炮,不过在D日当天,这些威胁很大的岸炮早被撤走了。

D日雷霆

6月3日凌晨2时,“德克萨斯”号与西部特遣舰队的其他舰艇一道从贝尔法斯特湾启航,驶向英吉利海峡的集结海域。由于登陆海域天气恶劣,舰队在6月4日早上曾一度掉头,但在当天晚上重新转向,继续向战区挺进。6月6日凌晨3时,火力支援编队开始沿着扫雷舰艇事先在德军雷区内清理的安全通道进入射击阵位,在“格拉斯哥”的引导下,“德克萨斯”号于4时41分抵达奥马哈海滩西侧的火力支援走廊,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11000米外的奥克角。

“霸王”行动的舰炮火力准备于5时50分揭幕,随着一声令下,“德克萨斯”号的10门356毫米舰炮向奥克角发出咆哮,并且以稳定的射速持续向目标送去成吨的钢铁和炸药,与此同时,该舰的127毫米副炮也向奥马哈海滩西侧边缘通向内陆的D-1出口两侧的德军工事实施了破坏射击。当首轮火力准备于6时24分结束时,“德克萨斯”号已经向奥克角倾泻了255发356毫米炮弹,平均每分钟发射7.5发,这是它在二战中时间最长的主炮持续射击记录。从6时26分开始,“德克萨斯”号将主炮火力转向奥马哈海滩西侧维尔维勒(Vierville)周边的德军目标,同时以副炮继续压制海滩向登陆部队开火的德军火力点。随着战斗的进展,“德克萨斯”号在校射飞机的引导向将炮火向内陆延伸,以瓦解德军增援部队的集结,压制海滩后方的德军炮兵阵地和坚固支撑点。

■上图是“德克萨斯”号战列舰进行舷侧主炮齐射时的壮观场面,在1944年6月6日当天,该舰发射了421发356毫米炮弹,有力支援了奥马哈滩头的登陆行动。

盟军的火力支援计划一如预想得那样有条不紊,但登陆部队在奥马哈海滩遭遇的抵抗要比预料中更加强烈。到D日中午,大部分登陆部队仍被德军的火力压制在滩头,面临崩溃的危险。为了协助登陆部队尽快突破德军的海岸防线,火力支援编队的战舰开始实施近距离支援,驱逐舰冒着搁浅的危险靠近海岸,向德军堡垒实施直瞄射击,连身躯庞大的“德克萨斯”号也将射击阵位前移,在12时23分进至距离海岸线仅有2700米的位置,用主炮以低仰角姿态向维尔维勒前方的D-1出口实施猛轰,消灭那些隐藏着狙击手和机枪的防御工事,打破德军火力对海滩隘路的封锁。在抵近支援的同时,“德克萨斯”号在空中引导下炮击了维尔维勒以西的一处德军高炮阵地。经过艰难的战斗后,盟军登陆部队最终在D日下午突破的奥马哈滩头的德军前沿阵地,开始向内陆推进,而包括“德克萨斯”号在内的所有火力支援舰艇对于D日的胜利功不可没。在D日当天,“德克萨斯”号总共发射了421发356毫米炮弹和254发127毫米炮。

尽管盟军部队成功登上法国海岸,但只是一场艰苦战役的序幕,在随后的日子里,盟军还需扩大登陆场,建立稳固的桥头堡阵地和横跨海峡的补给线,还要面临德军在内陆地区的顽强抵抗和德军装甲部队的凌厉反击。要想达成作战目标仍然离不开强大的舰炮火力支援。6月7日,“德克萨斯”号继续坚守在奥马哈滩头,根据岸上部队的要求向福尔米尼(Formigny)和特雷维埃(Trévières)附近实施了压制射击,挫败了德军的反击行动。在战斗中,“德克萨斯”号得知昨日攻克奥克角的突击队仍然陷于孤立,弹药缺乏,伤亡严重,于是2艘紧急调来的登陆艇奉命执行增援任务,它们从“德克萨斯”号上装载弹药补给,运往奥克角,在返程时运回35名伤员,他们在“德克萨斯”号上接受了治疗,同时还有27名俘虏被押上战舰,其中包括20名德国人、4名意大利人和3名法国人,他们都得到了食物,并被隔离关押,不久被转送到英国。在7日傍晚,“德克萨斯”号以主炮火力压制了一处向滩头射击的德军迫击炮阵地。当天夜间,奥马哈海滩遭到德军夜航轰炸机的空袭,其中1架敌机从低空向“德克萨斯”号右舷后方逼近投弹,舰上的防空武器立即猛烈开火拦截,虽然没有击中入侵者,但德国人的炸弹也未能对战舰造成任何伤害。

6月8日,“德克萨斯”号继续执行火力支援任务,多次炮击德军纵深目标,为地面部队的推进提供掩护。在连续三日的作战后,“德克萨斯”号的弹药消耗很大,于6月9日返回朴茨茅斯(Plymouth)进行补给,于6月11日返回前线,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到6月15日时,盟军地面部队的推进距离已经超出了“德克萨斯”号的主炮射程,这意味着它作为滩头阵地保护伞的角色也接近尾声。“德克萨斯”号在6月16日执行了在奥马哈滩头的最后一次火力支援任务,由于目标位置在主炮射程之外,该舰采取了一个非常手段以延长射程——向右舷的防鱼雷隔舱内注水使舰体倾斜,让主炮仰角提高2度,从而将目标纳入火力打击范围,为它在奥马哈滩头的支援使命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在稍作休整后,“德克萨斯”号于6月18日返回英国。

炮击瑟堡

虽然登陆场的支援任务已经结束,但“德克萨斯”号在诺曼底战役中的表演还将继续,它在6月底接到了另一项作战任务——炮击瑟堡(Cherbourg),协助陆军部队夺取这处重要港口。瑟堡位于诺曼底海岸西面科唐坦半岛(Cotentin Peninsula)顶端,是距离登陆场最近的大型港口,盟军部队在登陆后急需一座港口用于输送增援部队和补给物资,希特勒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他宣布瑟堡为要塞,集结了4个师的兵力加以固守,同时破坏港口设施,阻止盟军加以利用。在瑟堡周围德军还修建了20座海岸炮台,部署了相当数量的150毫米以上口径的岸炮,其中最具威力的是瑟堡以东9.7公里的汉堡炮台,这座修建于1943年的大型炮台内安装了4门280毫米岸炮,射程可达36公里,每门火炮都装有装甲防盾,并置于厚实的混凝土碉堡中。德军的防御部署增加了美军攻克瑟堡的难度。美军在6月18日就封闭了科唐坦半岛根部,并克服德军的节节抵抗向瑟堡稳步推进,于6月20日抵达瑟堡外围,预计6月25日实施总攻。为了能够顺利攻克这座堡垒,盟军指挥部决定组织舰队向瑟堡周边的海岸炮台和防御阵地实施火力压制行动,而刚刚结束滩头支援任务的“德克萨斯”号被选中参与此次作战。

■上图是炮击行动开始前,盟军侦察机拍摄的瑟堡港航拍照片。为了尽快夺取这座最靠近登陆场的港口,盟军指挥部决定出动舰队进行火力压制,“德克萨斯”号参与了此次作战。

担负炮击瑟堡任务的部队为第129特遣舰队,由3艘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组成,另有3个扫雷舰中队以及英国皇家空军、英国海军航空兵的飞机提供支援,舰队指挥官为莫顿·迪约海军少将(Morton Deyo)。第129特遣舰队又分为两个炮击群,第1炮击群由迪约亲自指挥,包括“内华达”号战列舰、“塔斯卡卢萨”、“昆西”号重巡洋舰、“格拉斯哥”、“进取”号(HMS Enterprise)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组成,负责压制瑟堡港周边的海岸炮台和德军防御阵地;第2炮击群由C.布莱恩特少将指挥,包括“德克萨斯”、“阿肯色”号战列舰和5艘驱逐舰,专门对付汉堡炮台。针对汉堡炮塔火炮射程远但射界有限的特点,美军制定了一个炮击计划,先由舰炮射程较远的“内华达”号实施远程压制,再由“德克萨斯”和“阿肯色”号从炮台射界死角处实施破坏射击,在将目标摧毁后第2群向西与第1群会合。由于陆军已经兵临城下,为了避免误伤,盟军为此次炮击行动制定了严格的射击纪律,舰炮只能轰击由陆军指定的目标,或在遭到海岸火力攻击时进行自卫。

6月25日上午,第129特遣舰队抵达瑟堡外海,两个炮击群各自向射击阵位进发。第2炮击群于9时55分进入汉堡炮台东北方的炮击位置,但是编队指挥官布莱恩特少将接到迪约少将的通知,原计划由“内华达”号实施的远程炮击取消,第2群将在中午向第1群靠拢,这意味着第2群要从汉堡炮台正面通过,如果不压制炮台火力这样做是十分危险的,最后布莱恩特决定独自挑战这座可畏的炮台。12时08分,“阿肯色”号在海岸炮兵观察哨的指引下从16000米距离上首先发难,“德克萨斯”号却未能与海岸观察哨建立无线电联系,只能在校射飞机的引导下从17200米外向汉堡炮台展开射击。对于这种防护良好的永备防御炮台,密集的火力覆盖效果并不明显,反而浪费弹药,因此“德克萨斯”号采取经过准确定位的双炮齐射方式敲打这颗硬核桃。由于从炮台射界死角攻击时,即使战列舰的重磅炮弹也难以摧毁炮台堡垒坚厚的护墙,美军舰艇只能冒险进入炮台正面实施攻击,驱逐舰在炮台和“德克萨斯”号之间拉起烟幕提供掩护,战列舰利用飞机修正进行间瞄射击。德军岸炮抓住机会向暴露在射界内的美军舰艇展开还击,驱逐舰“巴顿”(Barton,DD-722)和“拉菲”号(Laffey,DD-724)先后被大口径炮弹击中,所幸都是哑弹。

■上图是德军汉堡炮台上安装的280毫米岸炮,这座炮台是瑟堡周边最强大的一座海岸炮台,在6月25日当天,“德克萨斯”号与这座炮台进行了三个小时的交战,成功击毁了1门280毫米岸炮。

12时33分,3枚德军炮弹在“德克萨斯”号舰首附近形成了跨射,舰长贝克上校立即右满舵规避,就在转向过程中另外3枚炮弹又在舰尾形成跨射。之后每隔20~30秒,就有炮弹落在“德克萨斯”号近旁,经过观测这些炮弹来自汉堡炮台东北400米处的一处暗炮台,贝克舰长在12时45分命令主炮转向这个新的目标。对于“德克萨斯”号来说幸运的是,德军的280毫米岸炮最初并未对准它,而以驱逐舰为目标。12时51分,驱逐舰“奥勃莱恩”号(O'Brien,DD-725)被一枚280毫米炮弹击中上层建筑,导致13人阵亡,19人受伤,只能释放烟幕撤退。鉴于德军炮火精准而猛烈,布莱恩特命令舰队向北转向,拉开距离,暂避锋芒。从13时到15时的两个小时里,“德克萨斯”和“阿肯色”号总共向汉堡炮台发射了228发主炮炮弹,同时驱逐舰也用127毫米舰炮向任何暴露的德军岸炮阵地进行压制射击。

13时16分,1枚280毫米炮弹击中了“德克萨斯”号司令塔上方的舰桥支撑结构,爆炸摧毁了司令塔顶部的潜望镜,导致枪炮长等数人受伤,位于中弹位置上方的航海舰桥也遭到破坏,舰桥甲板在爆炸冲击下隆起1.2米,不少设备损坏,多人受伤,舰长贝克上校恰好在舰桥一侧的走廊上观察情况,因此逃过一劫,没有受伤,他很快在司令塔内对恢复对全舰的指挥,“德克萨斯”号的射击并未因此中断。汉堡炮台的这次命中造成“德克萨斯”号上11人伤亡,唯一的阵亡者是当值舵手克里斯滕·克里斯滕森(Christen Christensen),这是“德克萨斯”号服役以来首次遭受战斗损伤。13时35分,“德克萨斯”号给对手还以颜色,在一次双炮齐射中,一枚356毫米炮弹准确击中了汉堡炮台的一门280毫米岸炮,摧毁了它的防盾,导致火炮瘫痪。14时47分,舰长接到报告,在舰首舱室内发现一枚未爆的240毫米炮弹,它从舰首左侧穿入,钻进前部住舱,最后停在M.克拉克准尉(M.Clark)的舱房内,所幸这位准尉正在站位上,没有成为舵手之后的第二位牺牲者。这枚哑弹后来被带回朴茨茅斯,由拆弹专家拆除引信后作为一件特殊的纪念品放在舰上展示。

■上图是6月25日盟军舰队炮击瑟堡时的一幅现场留影,一枚来自汉堡炮台的重磅炮弹落在“德克萨斯”号附近的海面上,这幅照片是从“阿肯色”号战列舰上拍摄的。

盟军舰队与德军岸炮的对决持续到15时,布莱恩特接到迪约的信号,率队退出战斗,向波特兰返航。在近3个小时的交战中,“德克萨斯”号向汉堡炮台发射了206发356毫米炮弹,“阿肯色”号则发射了58发305毫米炮,第2群的5艘驱逐舰总共消耗了552发127毫米炮弹,不过并未给炮台造成实质性的破坏,唯一明显的成果就是“德克萨斯”号在13时35分的那次命中。尽管如此,第129特遣舰队的炮击行动仍然为陆军部队攻克瑟堡起到了积极的配合作用,吸引了德军的防御火力,一些能够转向内陆的岸炮直到要塞被攻陷仍然指向大海方向。在炮击行动结束后,美军于6月29日最后占领了瑟堡,但是修复港口设施和清除水雷的工作持续了很久,实际上直到9月间瑟堡港才完全恢复运转。炮击瑟堡是“德克萨斯”号在诺曼底战役中的谢幕演出。

誉满征途

在经受了诺曼底海岸的战火考验后,“德克萨斯”号在对岸火力支援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在战争后期了数次登陆行动中继续扮演这一角色。1944年8月15日,“德克萨斯”号参加了登陆法国南部海岸的“龙骑兵”行动(Operation Dragoon),由于德军抵抗微弱,它在两天后就结束任务向美国返航。经过一次为期36天的维修后,“德克萨斯”号再次踏上征途,经巴拿马运河开赴太平洋前线,在1945年2月参加了硫磺岛战役,随后又在3月到5月间在冲绳战役中担负火力支援任务和防空任务,以猛烈的炮火支援陆军和陆战队部队瓦解日军的防御体系。在防空作战中,“德克萨斯”号宣称独自击落1架神风特攻机,合作击落3架。1945年5月中旬,“德克萨斯”号告别冲绳前线,前往菲律宾休整,并在那里迎接了和平的降临。在二战期间,“德克萨斯”号总共参加了5次两栖登陆行动,因此荣获5枚战役之星。

战争结束后,“德克萨斯”号参加了运送美国复员军人归国的“魔毯”行动(Operation Magic Carpet),后于1946年转入预备役,面临着被出售解体的命运。1947年4月17日,德克萨斯州议会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就“德克萨斯”号的归宿与军方交涉,最后征得军方同意,将该舰置于休斯敦(Houston),作为博物馆舰永久保存。1948年4月30日,“德克萨斯”号正式从美国海军中除籍,同时也开始了作为历史博物馆的崭新历程,它是美国第一艘成为永久博物馆的战列舰,也是第一艘被评定为美国国家历史名胜的战列舰。至今,这艘已经百岁高龄的战舰仍停泊在休斯敦的圣哈辛托战场遗址附近,向来自全球各地的观光客讲述自己的戎马生涯。

■上图是2007年的某日,停泊在休斯敦的“德克萨斯”号战列舰迎来日出,地面上的雾霭尚未散去,远处是圣哈辛托纪念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