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抄·星月樱雪外传·少年的星月

(1)

我第一次见落樱有雪的那天,她问我林某扬这个名字的由来,我说这名字就随口起的,若说真有由来,大概就在一个某字,我们在游戏中擦肩而过也好,并肩做战也好,江湖相逢也好,生死不离也好,关了游戏大家都是路人某某。

她说才不是,我们也可以成为现实里的好朋友,也可以一直都有联系。

那一天,我看着她,看着她在扬州城外的树林中游嬉,看着她眼神中透出的对这个江湖的好奇和憧憬。我想起了我和另一个人第一次遇见时的情景。

也是同样的这片江湖,也是同样的话语,也是同样的说着可以一直有联系。

最终,我笑了笑,对落樱有雪说:“傻丫头,人生哪得事事如意。”

(2)

这款叫做《江湖情缘3》的游戏我已经玩了三年。

其间也玩过几个小号,林某扬是我最初的账号。

我手上的那把剑叫做“江湖老”,取“少年子弟江湖老”之意,曾是当年名动一时的稀有宝剑。

这把剑原本是我在游戏中加入的第一个帮会的帮主的佩剑,她在我对这片江湖懵懵懂懂之时收了我入帮,带着我游历江湖,看着行侠仗义。

直到有一天,她把这把佩剑给了我,她说她要走了。

我问她,为什么是我?这帮中高手如云,无论是副帮主还是她的徒弟都比我强,为什么这把剑要给我。

她只是笑了笑,说:我有种预感,你会是这个帮会最后的守护人。

后来,我成了一名大剑客,没埋没这把名剑。

三年后,从江湖第一大帮退出的我又回到了这个早已无人的帮会,望着一片灰暗的帮会成员列表,望着毫无人烟的帮会领地,我忽然很想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会是这帮会最恋旧的人?

(3)

我在这个游戏有很多的小号,而小号的起名大多跟了某人喜欢食物的不良风气。

我最有名的一个小号叫做没熟的烧麦,杀手榜第一,排在我下面的是她,热乎的汤圆。

在没认识她前我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剑客,她也是PVE榜的前十。

认识她后,我们一起做了杀手,她玩了一个剑客男号叫做阿修,我玩了一个黑衣女刀客叫做没熟的烧麦。

我还记得她跟我走的那天,她们帮会的帮主凝眸跟我说汤圆从玩这个游戏起就一直在打PVE,过的都是副本中与世无争的日子,现在你要带她去打PVP,涉足江湖的腥风血雨,那你必须照顾好她,不然就算我是个PVE玩家,以后也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我握着手中的“江湖老”说这把剑就是承诺。

后来,纵然江湖波澜壮阔,我的剑也能把她护在身后,故而此剑抚平天下不平事。

然而,她最终还是没留下来,所以此剑愧于世间有愧人。

(4)

落樱有雪是我在这个游戏里的最后一个朋友。

我回来这个游戏的时候,只有两个朋友还在这片江湖。

她们一个叫七宝丸,一个叫做一弦清歌。

清歌和我一样都是老江湖了,我们一起纵剑江湖的时候,现在游戏里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在哪。

七宝丸是当下江湖中最炙手可热的剑客,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强,甚至每一次见面手法都比上一次有进步。

清歌和我都老了,我们总有一天都要离开这个游戏,可能是我忙于工作,可能是清歌忙于相亲。

江湖以后会是七宝丸的,但也终归会是落樱有雪的。

这片江湖就是这样,曾经的侠者销声匿迹,连传说都留不下,后来者代有人才出,直到这个游戏彻底死去的那一天。

在我回到这个游戏的最后时光里,我看着落樱有雪新奇、憧憬、开心、好玩的样子,我很难告诉她我的心情。

姑娘,你的江湖才刚刚开始,我的江湖却早已结束。

(5)

我原本打算等落樱有雪能真正适应这片江湖后再离开,但我没想到分别来的如此匆忙。

那次以后,我等了她一个月她都没有上线。我知道没办法再等她了。

我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想来下次上线的时候她一定会看到。

我去找了七宝丸切磋,这一次我没留手,虽然用的是剑,但出招的风格是我在当杀手“没熟的烧麦”时的风格。

七宝丸输了,但她赢了未来。

她的剑是切磋比武中练就出来的剑,光明正大,遇强则强,光以剑法而论,退步的我很难打败每天都在进步的她,她的剑是天赋之剑。

可我的剑是刀光血雨中练就的剑,所以剑下无情,我的剑也是无数次为了守护背后的帮会和心爱的亲友而出的剑,所以坚毅果决,我的剑又见证了江湖中无数的兴衰,见证了无数的相遇与离别,所以它又是人间之剑。而人间之剑,在我需要它的时候从来没让我失望。

(6)

在七宝丸那装完最后一次逼,我又来到了空雾峰头。

我曾在这和一弦清歌饮酒论剑,当年她一袭红衣似火,我一衫白袍如月。现在我们在此话别。

我问她,现在还有忙着去相亲么?

她点了点头,笑着说起自己最近相亲的经历。我还记得当年的她对相亲之事反感莫名,也不知道为何如今就能笑对。

“没办法,玩的是游戏,但人生也要过啊~!”

她也说我以前的时候动不动就拔剑相向,但现在这片江湖可还有那么多让我拔剑的理由?

我想了想,好像是的,除了最后以人间之剑教七宝丸一些战斗经验,似乎再没有什么理由能让我真正的拔剑。

清歌笑我还蛮中二的,我说我身是老人身,心还是少年心。

我要走的时候问清歌,以后会不会还有机会一起饮酒赏月?

清歌想了许久说:“本来想说点好听的话,但想了想应该不会再有。”

我点了点头:“嗯,我想也是这样,那么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少年子弟江湖老,老时何必恋旧人。

(7)

那年夏天,我终于去了她所在的城市,走过她来时的路。

汤圆要热乎的时候吃才最好,她的城市要夏天来才比较美。

我没有去找她,我只是在她的城市逗留许久,在离开的前夜,我漫步在江边。

远处的江天,夜色尚未深沉,却已有几颗星星出现在了东方的天际,繁星和江水,野草和烟花,这似乎注定成为我夏天最后的回忆。

烟花响起的时候,我突然无比的想念落樱有雪,想念和她还有清歌、七宝丸一起度过的日子,在那欢笑声的人群中,在那夏天的微风里。

我在远处看到了她,她旁边走着另外一个男生,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

我还在远处看到了另外一个小女孩,白色的裙子,扎着轻快的双马尾,让我想起了小樱雪,只是不知为何那个女孩神色有些落寞。

烟花结束,星辰正在夏季的夜空中冉冉升起,晚风轻轻的摇晃着树枝,远处的街市华灯初上,路上出来散步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其实我早就明白游戏外又是另一个世界。

只是她也曾经对我说过:少年如星似月,少女如樱似雪,人在最美好的年纪就应该去完成最美好的故事,去相信最美好的道理,去拥有最珍贵的善良。

那么,到底该去完成美好的故事?还是该去拥有珍贵的善良呢?

那一天,我最终转身离开,像个即将老去的少年。

愿你能幸福的生活下去,嗯,就当这份祝愿就是我少年心头最后的星月。

——————————————————————————————————————————

这篇故事是《暗恋抄·少年如星四月,少女如樱似月》的林某扬番外。这篇故事原文本来就写得很晦涩,有明暗两条故事线,所以我尽量补充一些番外,让整个故事更圆满些吧。

原文链接:暗恋抄·少年如星似月,少女如樱似雪

第一个番外:暗恋抄·星月樱雪外传·江湖往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