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少年郎——青色的高中-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朦胧

  周日的黄昏,我外出散步。路过刘雯雯家楼下,略一犹豫,上了楼。

  我正要抬手敲门,听到门内的对话声。大概是没关内门,我听了个清清楚楚。

  雯雯妈妈说:“……就知道往外跑。许若寒那孩子多好啊,又有礼貌又懂规矩,一看就让人放心。你俩在一起还能学会习,跟着赵萌就知道玩……”刘雯雯声音小,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我把抬起来要敲门的手放下了,转身下楼。

  一星期后的下午,我正倚在床头看《茶花女》,刘雯雯来找我。

  我们去游乐园,咬着冰棍坐摩天轮。

  “一个月没看见你了。”刘雯雯说。

  “嗯。我去找过你,你都不在。”

  “我出去玩了。”刘雯雯笑了笑,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没有多加解释。

  “嗯。”我点点头,“开心吗?”

  “还是和你在一起比较开心。”刘雯雯笑着说。

  “是嘛。”我只淡淡应了一句。

  “你这几个周末都干吗?”

  “看书,打球。”

  “你就那么爱看书啊?”

  我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那天……小辉说的,是你么?”刘雯雯突然问。

  我点头承认:“是我。”

  “那些打架什么的事,全是你干的?”

  “不止我一个,有我参与。”

  “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淘气啊!看着挺老实的,不学好!还打架!还不告诉我!”

  “那时候小,不懂事。再说也没必要向你汇报啊,又不是什么好事。”

  “你现在长大啦?”

  “长大了一点。”

  “跟你在学校一点都不一样!你是坏孩子。”

  我笑:“害怕啦?”

  “嗯……以后别打架啦!多吓人啊!”

  “这有什么可吓人的。”我笑:“哪个男生不打架?没几个小时候没打过架的。”

  “你现在还打架么?”

  “早就不了。你没看我现在脾气多好?”我笑呵呵地看她。

  “你以前脾气也好,还不是……”刘雯雯小声嘀咕,她静静地看向我,目光很复杂。

  “怕我?”我问。

  “我才不怕你呢!你又不是坏人。”

  我哈哈大笑:“你刚才还说我是坏孩子。”

  刘雯雯叹了一口气:“有时候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人真怪!”

  “嗯。”我只随意应了一声,从窗口望出去,俯视大地。已经是春末了,不,或许该说是接近春末的夏初。树木已是一片葱葱郁郁,退去了春的青色和羞涩,大大方方夹杂在灰色的人工建筑物中,使整个呆板的结构显得生趣盎然。

  “也许吧。”我漫不经心的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你怎么这么深沉啊?”

  我闻声回头,看到刘雯雯探寻的目光。

  深沉,是吗?我是想让自己深刻些,再深刻些。但我不会特意去深沉,我怕以自己现在的资历沉不下去。

  刘雯雯的话,不经意间将我的思绪勾回初中那段日子。

  那时我们叛逆;我们质疑权威;我们以为我们犀利的目光穿透了事物的本质,并毫不留情地揭穿;我们把情义看得高于一切并且不够爱惜自己。因为不够爱惜自己,所以做事往往不顾一切。我们拼命地玩,拼命地探索自己所好奇的领域,拼命地填满我们清醒时每一秒的时间。我们既想证明自己却又无所谓去证明什么。我们似乎思考了很多事情却又似乎没有思考任何实质性的问题。我们拥有的,是年少时的单纯、直率、热情和精力。

  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不想提起却又不愿抛弃的过去。因为现在的我是无数个过去的我堆积起来的,没有过去的我,怎么会有现在的我呢?那些一个个过去的我,都是现在的我的一部分。而且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正在努力变得沉稳。

  成长的道路,是一条别人无法指引你的路。每个人只能依靠自己踏踏实实或跌跌撞撞的走出来。会迷茫,会慌张,却也有着年轻人的无畏。我们就这样混乱着,矛盾着,挣扎着。

  我开始思考起人生的哲理。

  整个一下午,最终,我和刘雯雯终究还是谁都没有提起那间盘桓在我心头的事。也许,是我们故意避而不谈;也许,是我们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可说。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任何一种,都模糊而不可测。最终,在这种逐渐弥漫开的不明所以中,我们渐行渐远。

  有时候,有些事,朦胧着,是因为我们太年轻。这份朦胧看不透的时候,事情可能就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这不能不说是种遗憾。

  后来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那份朦胧很美,虽然它当时切断了什么,让年轻的我伤感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