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人品掉了

“哎呀,你这道题做错了。”

“就算做错了,方法也是对的。”还不忘给一个白眼。

果然不是正常人,说话都特么奇葩,不按常理出牌。

“那你就不要改了,马上组长就要收本子了。”

月半是米蓝的同桌,经常说话让人匪夷所思,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明明就是她做错了,练习本都要上交了,好心跟她提出来,居然还觉得自己了不起,不也还是改正了再上交嘛。

一次,考试的时候,米蓝的笔正好写完了,找半月借一支,她死活不给,她有很多笔,而且有几支都是米蓝借给她,未曾归还的。

“给你一支吧,看你那可怜样。”

因为考试,所以没有计较,结过笔,埋头答题。

又一次,月半忘带了笔袋,找米蓝借笔。

“真不好意思,就两支,我得备用呢,你找其他人借吧。”

月半借了老半天,也没有人搭理她,都说只有一支。

一同学怼她:“都上高中了,谁还跟小学生一样,备那么多笔啊,你平时不是笔袋鼓鼓的吗,怎么也有借笔的时候啊。”

月半憋的涨红的脸,嘴唇蹦跶了两下,声还是出不来。最后还是转向米蓝,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米蓝本就不是刻薄之人,受不住,把笔给了她。

谁知道米蓝的好,换来的不是月半的内疚及悔改,而是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一天,米蓝特别开心,新买了双小白鞋,她可喜欢了,下课的时候,脚搁在桌子下边的杠上,半月猛地一脚踩在白鞋上,不光脚疼,鞋面都戳黑了,米蓝小心地擦拭,鞋面都被戳破了。

米蓝抬头撞上月半的眼睛,却遭她狠瞪。

“你怎么这样啊?”

“谁叫你越界了?”

“至于吗?我从介意过你脚搭在我的桌子杠上,锱铢必较。”米蓝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脚挨到了她的桌子杠。

“我就不乐意你的脚搁在我的桌子杠上,怎么了?”

前后左右的人都连连摇头,鄙视的眼神射向月半,而她却趾高气昂,神采奕奕,觉得自己赢的漂亮。

之后米蓝跟月半形同陌路,同学们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

学校也是个小社会,可以遇见各种奇葩。

读了十多年的书,也不是白读的,虽然成绩不好,但奇葩遇到不少。

下午,一顾客走进了店。

这个多少钱?

680一对。

这么贵啊,不值这个价啊,画工不咋滴,颜色也不好看。

都纯手工的,胎子挺好,釉面也很圆润,画工谈不上超高精湛,但性价比还是蛮高的。

300,行,就拿一对。

不好意思,自产自销,没有那么大利润,走量的生意,还请谅解。

你怎么这么难说话啊,本来想跟你做点生意的,你还不领情面。

不是我不做生意,有利润,有钱赚,谁不做生意,没有利润可言的生意,换谁,谁都不会去做。

你这样做生意就不行啊,错过了,我可是一个大客户。

货生产出来就是卖的,我也是诚心做生意,680一对,你还300,若我爽快答应了,你心里会不会怀疑我的货参假,甚至认为我赚了你很多。

不卖就算了,你作坊在哪,看看这个货,你们能不能生产。

你是要加工吗?作坊不接加工的活。

生意那么好,还开什么店啊,还不帮忙加工。

正因为我开店了,生意好到爆了,所以才不加工啊,这个决定权难道是你掌握的?

我看你也没那么好生意。

您多虑了,大客户,就算我饿死了,也不会找你贱卖,等钱买米的。你这位大老板,我这个小店,还真招待不起啊,还请你高抬贵手,到别家去吧,不送,谢谢。

朋友安慰我说:“遇到这样的人,不要搭理他,跟屎一样。”

“屎得罪谁了,总是被黑。”

开店也好多年了,但是这样的客户还是头次见。

俗话说,买卖不在,仁义在,生意场上,不强买强卖。

你的确有自己的选择权利,但我也有我做事的余地。

有的顾客把自己当成玉皇大帝,生活在自己构造的王国,似乎满足顾客无下限的要求是对上帝最基本的礼貌

明明自己只是一颗葱,非得要把自己当颗蒜。

给自己画地为牢,还自得其乐,到底是谁的悲哀。反正今天遇到你,我觉得我挺悲哀的,容我个苦瓜脸,发泄一下。

茫茫人海,你我相遇,本是缘分,谁知道你丢了人品,我们的故事刚开始,便戛然而止。

你不愿意搭理我,没有关系,你的人品,也不搭理吗?

未来的路还很长的,不友善的人,天空就变矮。

*图片来自我拍,自家作坊出的货*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