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

      我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回忆满天,生命是华丽的错觉而时间是贼偷走的一切。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便能抓住了整个夏天,十七岁的那年吻过她的脸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殊不知,那时抓住的便是后来我所失去的。事过境迁,那窗台上经常探出的笑脸早已模糊了视线。物是人非,故事的余味在记忆中慢慢变得轻轻浅浅。即便他日再相逢又如何开口诉说这其中的缘深缘浅?

      回忆就像一把放置许久的钥匙,不注意保存也许就会遗失,也许再也没有可能找到。当记忆的印痕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被抹平,许多年以后我们还有什么是可以聊以慰藉呢?

      曾经抓住的其实已经失去,正在拥有的千万要珍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