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愿

字数 5549阅读 106

  “阿东,阿东,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做个聪明的人……”许多个夜晚,我都在梦里梦见妈。妈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旗袍,远远地站在池塘边上朝我挥手,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听见她那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回响,一遍遍呼唤着我的名字,劝勉我要好好读书,妈的声音哀怨而又凄厉,每当我想要扑上前去紧紧抱住她时,总会脚一滑栽进池塘里,梦醒时分,已是清晨。

  冬天的时候,村里三年没有放水的大鱼塘终于要干塘了,村里的老人和小孩都喜欢凑热闹,他们熙熙攘攘将鱼塘围了个通透,想看看这个池中三年养肥了多少鱼。

  我失踪了半年的妈,也就是在干塘这天被找到的。她那被池水浸泡得腐烂而臃肿的身体,早已认不出模样来,若不是她穿着那身黑色旗袍,还有脖颈的珍珠项链,大概也没有人能够辨认出她的身份。打捞上来时,妈的胸口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她的双脚被麻绳紧紧缚住,而麻绳的另一头,则拴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

  那天我就站在池塘旁边,眼睁睁看着妈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对于十岁的我来说,大概是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噩梦。

  自从半年前妈失踪,我的家里就像变了个模样。

  爸辞去了他在县城糖果厂里的工作,四处奔走打听和寻找妈的下落,家里年迈的奶奶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我还清楚记得奶奶临终前抱憾的嘱托:“阿东,一定要把你妈找回来……”

  妈总算是找到了。

  看着骨瘦嶙峋的爸趴在妈的灵柩前哭红了双眼,我再也憋不住内心的悲恸,也跟着放声痛哭起来。

  我知道,对于奶奶和爸而言,妈不仅仅是他们的儿媳和妻子,更是同甘共苦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亲人。我曾听奶奶说起,妈五岁那年便被她的父母送到了爸家里做了童养媳,妈是个性格温顺乖巧的女人,从小就帮着奶奶做家务,后面嫁给了爸,爸在县城工作,妈便在家里操持大小事务和干农活。村里人经常会当着奶奶的面夸奖妈孝顺能干,奶奶每次听到都笑开了花,对于奶奶来说,妈更是她的女儿,所以在爸妈成亲那天,奶奶将那串珍珠项链,也是她唯一的嫁妆,送给了妈。

  我还知道,虽然更多是亲情使然,但爸对妈是一心一意的,他们的感情甚至带着一抹乡土浪漫。爱美大抵是每个女人的天性,妈平日里因为要干活,打扮极为朴素,但她也羡慕县城里那些穿旗袍的女人,只不过她在家里干农活,旗袍对她是来说只是一种奢望。爸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看得出来妈喜欢旗袍,便偷偷在妈生日那天,从县城买了一条精致的黑色旗袍作为礼物送给了妈,妈虽然嘴上埋怨爸又乱花钱,但是我们都能看出她的爱不释手,那是妈生前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在十岁的我眼里,妈总是很忙碌,她要么在田间除草种菜,要么就在厨房淘米做饭,每天从早忙到晚,几乎没有停过,一直到了夜里我快要睡下的时候,她才会坐在我的床头,问问我功课是否做完,明天先生要教些什么。

  “妈,我不想上学,我能留在家里干活吗?”我也曾傻傻问过妈。

  “傻孩子,别胡说,家里不需要你干活,好好上学吧,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成为一个聪明的人,不要像妈一样吃了没文化的亏!”妈总会摸摸阿东的头,笑着解释,虽然妈是一个没读过几年小学的传统农村女人,但她并不守旧。

  我听奶奶说起,以前家里很贫穷,爷爷走的早,奶奶一个人要养两个孩子,所以没有钱让妈上学,爸也只上了三年小学。妈是个勤快能干的人,她想着去县城厂里打工能多赚点钱,但就是因为没文化,县城的厂里都不收她,妈只能留在家里干农活。

  回想起妈失踪那日,我总会感到分外懊悔。

  那日,爸说表叔家搬到县城的新房子了,请爸妈过去吃乔迁饭,爸因为在县城厂里出工,收工后就直接过去吃晚饭,妈则是从家里步行到镇上搭车过去。下午我放学回到家里,妈已经换上了那件她最爱的黑色旗袍,胸前还戴着珍珠项链,头上盘了一个整齐的发髻,比平日里看起来精致了不止一点,那大概是我见过妈最美的时刻。

  我看到妈匆匆忙忙准备了一大沓钱,大概是要随礼。

  “妈,你今天打扮得好漂亮,现在就要去表叔家里了吗?”我看着妈,兴奋地问道。

  “是啊,阿东,你留在家里陪奶奶,饭菜我都热好在锅里头,碗放着我回来洗就行,我和你爸吃过晚饭就回!”妈笑了笑,对我说道。

  “妈,我也想去县城,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儿去,奶奶也一起去?”想到上次去县城已经是半年前,听说村里人说现在县城晚上很热闹,我很想去看看,便央求妈。

  妈有些为难地看着我,语重心长说道:“阿东听话,你奶奶胃不舒服,所以不能出门,你留在家里陪奶奶吧!”

  “奶奶,您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看大夫?”听说奶奶不舒服了,我便有些担忧。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胃疼,已经吃药了。”奶奶摇了摇头,一副笑盈盈的样子,看得出来,她不想让我担忧。

  我思忖了片刻,走到妈跟前说道:“妈,晚上我留下来陪奶奶吧,我不去表叔家了!”

  妈欣慰地摸着我的后脑勺,小声嘟囔着:“唉,我家阿东懂事了!”

  我抬头望向妈的脸,我看见她的眼里盈出一抹眼泪,她又赶紧将眼泪憋了回去,我不解。

  “红绣,天色晚了,你赶快出发吧!”出门前,奶奶关切地嘱咐妈:“晚上要是喝大酒,你劝着点!”

  “知道了。”妈点了点头。

  妈就是在去表叔家的那个傍晚不见的,而她这一失踪,便杳无音信。

  找到妈后,警察来村里调查了几天,便没有了下文。那些年,对于哪个村里有人失踪或被杀,警察是从未查出过什么真相,大家也早已不对他们抱有希望,只是现在爸寻找妈的念想断了,爸有些接受不了,他将自己灌得醉醺醺的,不愿清醒。

  敛葬了妈,村里又恢复了平静,大家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

  村里有人猜测,妈大概是被镇上的好色之徒盯上,绑进家里强暴未遂被杀害,又在半夜里被车运到了这边村里的大池塘沉尸,所以才会在干塘时候被发现。我不敢去想那天在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无比后悔自己没有跟着妈一起去表叔家里,这样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妈与我分开那天她眼里闪过的那一抹奇怪的眼泪,我在想妈当时是不是有话想要告诉我,但是她却没有说出口。

  爸大概是过了两个多月才振作起来,他用凹陷的双眼看着我,语重心长说道:“阿东,爸会看着你好好长大的,你也要努力读书,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不要辜负你妈的心愿。”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爸是努力在我面前装作坚强的样子,其实他总会晚上一个人偷偷躲在厨房里啜泣,有时候我也睡不着,便能听到爸在厨房里的喘息声。

  爸为了照顾我,辞去了县城糖厂的工作,留在家中务农,而我则继续过着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的日子,希望通过努力读书来冲淡妈逝去的伤痛。

  儿时的玩伴,比我大一岁的阿才辍学了,学期的最后一天,我与他一同放学回家。

  “阿才,你为什么不读书了?”我不解地问阿才。

  “我妈说了,认识几个字就行,再读下去也没什么用,让我跟我叔叔去县城打工赚钱。”阿才不假思索。

  “那你自己呢?”我又问他。

  “我觉得我妈说得对,她没读过书,也一样活得挺好啊!”阿才无所谓地笑了笑。

  我不免有些怅然。

  时间的齿轮从不会因为谁的伤痛而停止转动,忽而又到了第二年夏天。

  南方的水稻大都是一年种两季,故而一到暑期,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收割和耕种,每次放学回家从田间小路走过,我总能看到农人们全家上阵,如繁星般将金绿相交的稻田点缀起来的场面,他们有的割禾,有的打谷,有的犁田,有的插秧,各自忙碌着,任由汗流浃背。放了暑假,我也帮着爸在田间劳作,看着爸佝偻的身躯和憔悴的面孔,我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已大不如从前了。

  我是在某个炎热晌午见到那个叫春晓的女人。

  那天爸一大早说去县城有事,我便在家里做好午饭,等爸归来。爸差不多在午饭的时候回来了,他带着草帽,满头大汗,身后还跟着一个撑着遮阳伞、带着墨镜的中年女人。我远远便看见了那女人,她盘着高高的发髻,五官精致,高挑苗条,穿着一身时髦的素色花衬衫,下身则是一席黑色纱裙和一双带跟的黑色皮凉鞋。我不解,爸带个陌生女人回来是做什么?

  “阿东,这是春晓阿姨,春晓,这是我儿子。”爸笑吟吟地向那叫春晓的女人介绍我,春晓便摘下墨镜,睁着她那双葡萄般的大眼睛往我浑身上下量了一番,弄得我格外不自在。

  “哟,看不出来你还有个俊俏的儿子!阿东,告诉阿姨,你全名叫什么?你是哪一年的,有没有生辰八字?”春晓说话的声音格外妩媚,她突然握住我的手,乐呵呵地问我。

  “你干什么啊?”我抽回我的手,皱起眉头,以表现出我对她的厌恶。

  “阿东,不许没礼貌!”爸白了我一眼,然后笑着对春晓说道:“一会儿我把阿东作业本拿给你,让他把名字和生辰八字写给你看!”

  “可是我不识字咧?哎呀,也没关系,我带回去请算命的看看!”春晓挤眉弄眼地回应了一句,然后又突然问我爸:“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就走了?”爸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他赶紧将春晓拉到了一旁,两人嘀咕了半天。

  我看到春晓遮遮掩掩从包里拿出了一袋用黑布包裹的东西递给爸,爸便赶紧将那东西塞到了腰包里,我不禁有些好奇。

  “阿东,开饭吧。”爸若无其事走过来和我说话,还不忘招呼春晓:“春晓,别着急,在我家里将就着吃个饭吧,吃完饭我送你去镇上搭车!”

  春晓犹豫了片刻,讪讪回应道:“行吧……快点吃吧!”她似乎着急着离开,我瞥到她再次将炽热的目光投射到了我身上,我便赶紧转身跑回了屋里。

  那顿饭,我没怎么吃,爸没怎么吃,春晓也没怎么吃,似乎大家都有心事,只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那顿我自己做的午饭,竟成了我的送别饭。

  午饭后,我正准备收拾碗筷,爸突然把我叫住。

  “阿东,你跟春晓阿姨走吧,以后你就是春晓阿姨的儿子,再也不要回来,爸对不住你。”当这样的话从我亲生父亲嘴里说出来时,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爸转过身去,不愿意看我,我能感受到他的身躯在颤抖。

  “孩子,跟我走吧!”春晓走过来握住我的手,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然而她的目光让我赶到恐惧,我赶紧挣脱了她的手,跑到爸面前,哭着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我跟别人走。

  “你还不清楚吗,老子把你卖了!你走吧,反正跟着我也过不了什么好日子!”爸一把将我推倒在了地上,他头一次朝我大声咆哮,我看到了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和忍不住流下的眼泪。

  “我不相信,你是骗我的,你们都是骗子!”愤怒,不知所措,我猛地起身冲向爸,一把揪住了他的腰包拽落在地,腰包里黑布包裹也跟着抖了出来,散落了一地的白色粉末。

  我僵住了。

  “极乐散……我的极乐散!”爸像中了邪似地趴在地上,用鼻孔不停地吸食着地上的白粉,每吸一下还发出舒畅的喘息声,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上学时候老师跟我们形容的那些吸毒的人的模样吗?

  爸……他在吸毒?

  怪不得他变得骨瘦嶙峋面容憔悴,怪不得他经常大半夜躲到厨房里去,怪不得……我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我这才明白妈眼中那莫名的泪,那是妈心碎般的疼痛。

  我疯了似地冲出了家门,一股脑跑得飞快,我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但这个家我是不敢回来了。

  爸没有像找妈一样跑出来找我。

  后来的许多年里,我辗转流浪异地他乡,受尽欺凌过,贫困潦倒过,也死里逃生过,但侥幸的是我活了下来,逐渐长大并找到了安顿之处。我在异城遇到了儿时的玩伴阿才,他城里在开三轮车,岁月差点就让我们认不出彼此来。阿才告诉我,我爸后来因为吸毒被抓进了监狱,从此便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了。

  “你看起来这些年过得还可以?”送我去车站的路上,阿才和我说话。

  “过得去吧,也说不上有多好。”我笑了笑,回应他。

  那年春节,是我漂泊十余年来,第一次回到家中,我看到家门口的谷场早已布满青苔,土砖房的墙壁缝里长出了杂草,屋顶的瓦上堆满了后山枯黄的落叶,一派荒颓。我不免怀念小时候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日子,而如今却已是过往云烟。

  我辗转托人打听爸的下落,但已经过去多年,没有人再关注他的事情,我也去到县城寻找表叔的下落,却得知当年就是表叔骗爸一起吸毒,后面爸被抓,表叔便也没了音讯。

  我最终在县城的监狱里,见到了因为贩卖毒品被抓的春晓。

  她就像一只可怜的潮虫,面色枯黄,神形憔悴,眼神暗淡无光。

  “你爸戒不了毒,死在监狱里了。”春晓告诉我关于爸的结局时,我却格外平淡。

  “不过真的是可惜你妈,无端端就丢了性命。”春晓又嘀咕了一句。

  “我妈?”我怔住了,好多年了,若不是春晓突然提起,我都快想不清妈的模样,只是那天发生水塘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是啊,当年你表叔和你爸吸毒欠了我一屁股债,我丈夫便把他俩关了起来,叫你妈拿钱去赎,你妈就是在去赎他们的路上失踪的,当时你爸和你表叔的确是身无分文,我们也不敢杀人偿债,只能先放了人,让他们去找你妈拿钱,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你妈遇害了。唉,当时也没有想到,钱没要到,还搭上了你妈的性命!”

  春晓继续倾对我倾诉着:“可惜你妈遇害之后,你爸变得更加沉沦堕落,他当掉了你妈的嫁妆来还我的债,又继续从我这儿赊账买极乐散,最后他实在没有东西可以卖了,便要把你卖给我,因为我和我那不能生育的丈夫一直想要个孩子。孩子,你爸真的是把我们害惨了哟,我和我丈夫后来就都被抓了起来!”她一脸懊恼。

  “你们才是罪魁祸首,你不配活着,是你害死了我妈!”听完春晓的一番话,我愤怒不已,我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这般的不堪入耳,我温柔善良的母亲,就这样而无辜被戕害。

  “哈哈哈,孩子,你太年轻了,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诱惑?但是决定命运的,始终是你自己,若你爸从一开始就不曾吸毒,你妈怎么会被害,他又怎会有如此下场?若是我一开始就不贪恋金钱,没有纵容我丈夫贩毒,我也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说到底,像我们这样的人,都是分不清对错,禁不住诱惑的,所以啊,活该!”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在狱警的陪同下离开了探望室。

  春晓最后说的那番话,我似懂非懂。

  买了纸钱和香烛祭奠了妈和奶奶,没有等到除夕,我便离开了家乡,我感觉离开才会让我心里更加踏实。

  尽管妈已经离开了很多年,但我始终没有忘记妈说过的那些话,我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读了夜校,考了大学,有了更好的工作,也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妈是对的,知识的确改变了我,现在的我,对于外界纷纷扰扰的许多事情,都有了独立分辨和判断的能力,我越来越明晰何为对错,越来越看得清身边的诱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小,女儿就发现,母亲有个习惯:每日清晨,搬上小板凳,坐在大门口前,眺望远方,愣愣出神,有时几分钟,有时半小时,不...
  • 一日在家中帮父亲收拾屋子,我无意中拉开了一个抽屉,发现抽屉的一角摆放着一个用花手绢包裹的小盒子,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
  • 有时候站在某个角度去认识某种物的性质和发展,使自己的大脑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站的角度不同,思考的问题也截...
  • 关于《惊天魔盗团Ⅱ 》,一部分人说它是狗尾续貂之作,剧中的大反派沃尔特由丹尼尔扮演,每次看到这个不像反派的反派,我...
  • (50)桃花深浅处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山寺上的桃花,初始盛开的样子,不徐不疾的姿态,总让我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