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终点等你

           

  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

  每个人都有最初梦想。

  那些偏执、不安、浮躁的时光里有属于我们的青春印记。

  18岁之前的四年充满了青春期任性、无知的味道。现在18岁的我,偶尔也会驻足回望,会想念那些青涩懵懂的时光。

  “我们做朋友吧”

    我记得一个叫甜甜的女孩子。学习好,长的很乖,短头发,总被我欺负。

    从记事开始,她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和她在一起时的我就像个小霸王,蛮横不讲理。

    只要放寒暑假甜甜就会来。她一来我就会特别兴奋。常常拽着她,晚上不让她回家跟我一起睡。要是哪一天到中午她都还没来,我一定会让奶奶带我去她爷爷家!去干嘛呢?美其名曰:写作业!然后安静不了一会就疯起来了。七八岁的我们除了“过家家”最喜欢的莫过于“当老师”。如果在当时你问我们“长大了想干什么呀”回答肯定会是“老师”的。我们会一本正经的备课,然后一脸严肃的上课,对着一片空气讲着知道的少的可怜的书本内容!我们也会有小女生之间的小秘密,在一起的时候老是要窃窃私语两句才会觉得像个小大人。

    记得有一次她神秘兮兮的跑来跟我说要给我看一个好东西!我看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手机放在我面前。我觉得我当时的表情一定能够说明我有多么惊讶,要知道那时候如果有一个手机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你哪来的?”“我妈妈给我的”我只知道从她掏出手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盯着那个绿色的翻盖手机。过了一会,她说“其实这只是一个手机模型”“手机模型也很漂亮啊”我说!“那我送给你吧”不假思索,我的回答是“好啊”就这样我拥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机”。后来有亲戚来家里做客,有个女孩子很喜欢我的手机模型,妈妈二话没说就送给了她。从小我就有个毛病,如果有什么事不能如我心愿,我的脸变得绝对比变天还快。亲戚看出了我的不乐意,赶忙把手机拿来还给我。我这倔脾气一定是从那时开始的。我拿着手机跑出去直接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后面跟过来的爸爸就问我为什么要扔了,我哭的很厉害,边哭边说“甜甜送我的东西不想让别人碰,别人碰了我就不要了”。

    很执着很幼稚是不是。

    我们吵架一般都是还没走到楼下就和好。把她欺负哭了她就跑去给我父亲哭,也说不清楚到底因为什么反正就是一直哭,搞得父亲哭笑不得的,但当父亲说要教训我时她就会立马擦掉眼泪说我们其实玩的很好。她不像很多小孩子那样自私任性,有好的东西她都会拿来和我一起分享。不仅她。她的爷爷也是很慈祥,让人看到总有种想去亲切的感觉。

  有关她的回忆止于小学毕业。她去外地上学也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甚至总叫她甜甜连她大名我都不知道。

  印象里她还是那个穿花裙子,剪妹妹头,很乖,被我欺负到哭还是会跑来抱着我撒娇的小女孩。

  很想念,想念她。

  很怀恋,怀恋那时最单纯最温暖的陪伴。

  前段时间,听父亲说她爷爷来过了,来看奶奶和我,可惜的是我在外地读书。她爷爷让我父亲给了我一串数字,让我有时间联系她。至今我都没有打出那个电话。只知道她现在在上海。不知道是因为分开太久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因为怕成长让我们变得太多而陌生,很想打但却没勇气说出那句老套的问候“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遇见你·在青春·很幸运

              (一)

  我在好奇是不是所有的好关系都从同桌开始。

  认识他是从初二换班开始的。

  或许是因为性格跟男生比较能玩得来也或许是因为觉得跟男生相处比较简单,所以从刚跟他坐同桌开始就没有太多的距离感。

  时间会一切从陌生变得熟悉。

  我们都是吃货。早餐一般我都会跟他一起吃。有时候吃不完了就会甩给他让他不要浪费粮食。我上课的时候就会像多动症儿童一样坐不住,话多,不停的说,总被点名,偶尔还会连累到他一起挨批。后来,上课的时候他就总提醒我要认真听讲好好做笔记。我一般都是满口答应,只是转身又开始玩手机。学习好的那段时间里考试排名一出来我就迫不及待的要看看谁排名更前。

  后来,再后来,我变得越来越糟糕。青春期里的叛逆冲动偏执都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他,从来没变过。

  做我的倾听者,听我抱怨这抱怨那,听我破口大骂听我说各种难过不开心。他的成熟每次在这种时候就会被无限放大,他会沉稳的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我觉得我现在很多“老派”的思想都归功于他。难过的想要哭的时候只要看见他就会觉得至少还有他站在我身边。我笑点很低,跟他坐同桌的时候一天到晚笑声基本不断。跟他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开心的。

    初三,面临升学的压力,即便我知道应该要学习了,也多少有点力不从心和那改不掉的贪玩懒惰的本性。哪天心情好了上课听一点就会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会缠着他给我讲题,然后发誓说我一定要努力学习,一般这种热度只会持续三天。初中最后一年里我不记得我发过多少这样的誓,他每次都还是装作一副对我爱搭不理的样子再认真地给我讲每道题。理科我差到极致转不过弯不理解,他还是会一直很耐心。

    初中毕业成绩不理想,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努力的拼一把,现在连失败的资格都没有。好面子的我表面上装的无所谓,心里实在熬不过去了就找他开始大吐苦水。他的安慰和别人没差,一样的让我看开点。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会比听别人说多一份安心。

    就像是习惯了一样,不论何时何地,有事的时候,想不通的时候都会发信息给他,哪怕他不回,哪怕他调侃,我都会像卸掉包袱了一般轻松。跟他倾诉我不会怕被笑,被不理解,这种安全感是他给的。

    在我眼里他是大神,有难处的时候第一时间站出来的一定是他,仿佛任何事都可以被他解决的很好。不得不说,我的这位男神,弹吉他也很不错,只是他的这个徒弟没有学到什么精华。在他面前我可以放心的暴露出各种丑态。在他面前也可以各种不要脸,开玩笑。不怕他生气。

    这份纯粹的关系与爱情无关。

    平稳的性格,踏实的做事风格,让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很多。

    在当下,在未来,有你,很幸运。

              (二)

  性格大大咧咧,人来疯,重感情。她叫何瑮,也叫二狗。

  我们认识是因为初一在一个班。那时两人并不是很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我们家住的很近又顺路就变成了上学路上的小伙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起上学的原因开始变得亲密。

  初二转班我以为我们会就此疏远的。

  然而我却越来越喜欢她了。

  形影不离。如果有人找我找不到,同学就会说“去找何瑮”,找不到她就会先来问我“何瑮跟你在一起么”再加上同样都戴眼镜,身高168,甚至体重都惊人的相似,穿上一样的校服,就像双胞胎一样。

  当然了再好的“双胞胎”也会有吵架的时候。具体因为什么事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冷战。要说为什么会那么合得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同样暴脾气同样倔的像驴。都不肯先低头。一到放学我就会跑得非快去坐车就是为了不跟她坐一辆,可说巧不巧偏偏就在一辆。可笑得是谁都不说话,互相也不看对方。一到站我溜得比谁都快,不想碰面觉得别扭。过了几天,收到一条好长的QQ消息,内容就像是在给我表白,我立马就坐不住了,不淡定了,但回复的消息却还一副矜持。我就是这样,死耗着,死要面子。第二天到车站东张张西望望看看她来了没有,见了面彼此一笑就开始聊昨晚看了什么新闻有什么八卦,好像从来没过吵架。

  初中三年,好事坏事我们都在一起。就连挨罚停课都没分开过。因为一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而发生冲突,看到我一对二,怕我被欺负,二话没说就要冲进来,最后你能想象到两个女孩子疯了一样的在大街上不顾形象吵架的样子吗?

  复读的时候我给她说想吃好吃的,让她来看我。然后我就在校门口见到了她,提了一大包零食。虽然当时没表现的很激动但我其实是很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说我好喜欢喜欢她。

  每次出去吃饭都会让她给我夹菜倒水。我总给她说巨蟹座的女生以后很适合当妈妈,从现在就能看出来了。她很无语。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会变得很幼稚,很喜欢被照顾。

  最喜欢的一个明星叫李敏镐。她和他生日同天,我一度羡慕的发狂。有段时间每天都会在她面前碎碎念。她就笑笑说“你继续羡慕吧”。每年的6.22我都会记得很清楚。因为她和他都是最喜欢的。

  我们一起喝过酒,大哭过,丢过脸,干过坏事,挨过批。一起上学,一起补课,一起逛街看电影。一起变吃货,一起聊八卦。要说初中的事可能她比我自己都知道的清楚。

  初二玩的好的人有七个。中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都散了。只有她,还在。

  无数个很长很久的时间里,我想,一回头,她还在,就好。

    “亲爱的他”

 

    遇见他,在一个最不懂爱情的年纪里。

    在我还犹豫到底要不要写这个故事的时候,那些回忆已经像放电影般在脑海中闪过。这个故事写了很长时间,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写,从哪开始写,写什么内容。每写一句话,一个词都要考虑很久,怕写的太过用力太过矫情。

    很久之后还是会因为有关他而惶惶不安。

    几年了,大家现在各自安好,互不打扰。那些回忆就真的只剩回忆了。

    原本以为放不下的离不开的舍不得的都没有变成以为的那样。

    就这样,说了再见。

    他从我的全世界路过,我的终点也不是他。

  “对不起”和“我爱你”

  长大之后的我们才懂得父母最需要的是陪伴。

  对父亲的感觉就像是天空一样,温暖而依赖。

  从小跟父亲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所以跟男孩子一样喜欢军事,喜欢看抗战片,喜欢看新闻政治。我觉得这些喜欢起码让我不那么浅薄无知。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女”那可真是太对了,我和父亲有太多太多相同点。就说都很爱吃这点吧,一到周末肯定是到处找美食大吃特吃。一条美食街毫不夸张的说能从头吃到尾。夜里加餐也一度让我妈很无语。现在长这么胖有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抵不住老爹美食的诱惑。

  每到夏天,我跟父亲总爱去黄河边两杯茶一盘瓜子畅聊天下。父亲是大话唠我是小话唠,一开聊就停不下来。从梦想到未来,从做人处事到职场生存,从海陆空到政治外交,还会聊聊历史看法。有时还会为一个观点展开一场激烈的辩论。我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些时光。不仅拓展了自己也对父亲的无所不知而感到佩服。

  我这个人向来任何事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长这么大,兴趣爱好数不胜数。舞蹈,绘画,乐器,都是只知皮毛。获得一点小成就以后就基本很少再碰。唯有两个,坚持最久。写作和摄影。父亲对我的爱好一直都是很支持。我说我想学这个父亲就说如果我想就去学。即便他知道我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他都愿意让我去尝试。他说技多不压身嘛。他从来没有打击过我或说过不许。喜欢摄影的我很想要一台属于自己的单反相机,父亲也是给我买了,我很开心也很珍惜。小学开始语文就比较好,作文也拿过一些奖,这都归功于我的父亲让我养成了一个爱读书的好习惯。我的卧室里有两个很大的书柜,一年一年被填的满满当当。

  如果我逛街,拉着陪我去的人一定是父亲。父亲他自有一套“女儿富养论”。这个说法让我母亲哭笑不得。而我自然就很沾光。

  我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懂事。初中的时候我把所有脾气都发在父母身上,对父亲最多。有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谁对我最好我对谁的脾气就越大。可能就是仗着对我好才敢这么放肆吧。父亲的头发也是在那一年里变白的!那一年里的父亲迅速变老,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累很没有精神。他和母亲操碎了心,坐在一起交流沟通往往也会以吵架告终,常常失眠。我当时很不理解他们,就是很偏执,觉得他们是错的我是对的。而那些我所认为的对的事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从未对他们说过一句对不起。我现在都觉得自己没脸愧疚和自责。

    我和母亲更像是姐妹。出门勾肩搭背。代沟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在一起什么都可以聊。

    每年暑假老妈都会和我一起去旅行。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和她的足迹。我很享受旅行中我照顾安排好一切的感觉,老妈就只是放松开心的玩就好。

  去年老妈旅游完顺路送我去学校报道。我住四楼,搬行李有两个大的编织袋,很重,两个男生搬都很费事。但是,我的母亲,她一个人把编织袋抗在肩上搬到四楼,两次。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四十多岁的她满脸汗珠,腰被压的弯曲难受,来回两趟。我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很心酸。十几岁的大姑娘不缺胳膊不少腿居然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一样,显的那么无能为力。

  作为一个母亲,孩子是她的第一位。

  终于,我能明白母亲的爱含蓄而细腻。融入进我生活的每一寸皮肤。

  我要说对不起,也要说我爱你。

  一直陪伴,一直包容。他们的期望,无尽的爱,都足以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在终点等你

  18岁的我有很多梦想。

  世界很大我应该要去闯闯。

  无论路途有多难熬,我都相信我是可以的,只是时间,还需要一点点再突破的时间。

  风雨无阻,一路前行。

  我在终点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