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之行(二)——对这个陌生城市的初印象

字数 2276阅读 33
在路边看到的老房子,很有意思的是这楼房上面竟然长着树,待会儿再下面的图片中可以看到。


刚刚来到武汉,是带着一份紧张和焦虑的,因为来到这里最初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旅行,而是为了考试,所以我相信大家一定程度上应该能够理解我来到此地的心情了。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凌晨了,被司机载着一路狂奔去往酒店。应该是工作一天非常劳累了,司机有点犯困,不停的打着哈欠,我很担心他会不小心睡着,所以在他打完哈欠就印着他说话,他似乎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听者,所以开始抱怨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来。我心不在焉的听着,因为还有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司机不断的加速、违规、超车的行驶过程以及因为加速减速造成的推背感和惯性中,这给我留下了对武汉的第一个印象:武汉的司机好生猛!事实上在今后的几天里,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验证了第一体验的直觉作用。

来到酒店办理好入住已经接近凌晨一点,酒店的住宿情况,让我很是吃惊,因为实际情况跟照片上的差异有点大,比如说窗子,并不像照片上的大窗,而是像洗手间通风窗那么大的一个小窗,但是用了两面非常大的窗帘去做伪装,所以窗帘拉着的时候,正常人一定会认为这后面有两扇非常大的明亮的窗子。小窗的位置开在临街的方向,虽然小,但是道路上的飞驰的汽车产生的噪音,好像一点不漏的被传进来。再比如说宣传页面上所说的特色油画大床房,倒是有油画了,不过把稍微具有抽象和恐怖气息的巨幅油画挂在床头,这样真的好么?还有洗澡间的门有点关不上,洗澡的时候水溅了门厅一地。而且在洗澡的时候,电话突然在半夜里响了起来,吓得我关上花洒悄蔦儿的躲着半天没敢动,过了一会儿又听见门口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从门缝进来几张小卡片,卡片上印着几个可能对男生来讲充满诱惑的美女。我还是性取向比较大众的一般人,所以对这些实在提不起兴趣,甚至多少在心里还稍微有点膈应,觉得有点脏,于是我用鞋尖将这些卡片驱到房间的角落视线不容易看见的地方。这里我表示自己这点上的思想觉悟不是很高,对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实在没办法喜欢的起来,不过个人觉得她们还不算是不劳而获,所以也没有极端的厌恶,感觉上比目前社会上流行的小三这个职业来说,也还算是清白的。

鉴于以上原因,第二天一早我果断的冒雨把酒店换到对面的七天连锁,房间虽然不大,但是整体干净正规,住着还算让人放心。(此处提醒一句,有点七天酒店不提供洗手的小香皂,不过用沐浴液也还是可以将就的。)

这些让我形成了对武汉的第二个初印象,武汉的酒店有点小还有点简陋。(当然,很多初步印象是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请注意房子上面的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不是人工构建而是这样自然生长在楼房上面的树

取准考证的地点在武昌区武珞路,从这里建筑和街道来看,像是老城区,很多地方都透着岁月的味道,这让我感觉到好奇,尤其是长着树的这栋楼房,不知道是发生怎样的变迁,让树都长到了房顶上。

老街区的房子虽然破旧,但是老街区特别好玩的一点是,生活气息浓重。要体验一个地方的特色,一定不是一头扎进最繁华的商业区,而是进入这样的老街区,悠闲的逛上一个下午。这里基本上生活着相对来说最传统和最底层的大众百姓,可以从很多细节上窥见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习惯。

道路两边是林立的各种小摊位和小店,夹杂一些现代服装品牌和小吃店。

这里告诉大家一个窍门,要想吃到最有特色最好吃的食物,就看当地人爱往哪个店钻,这个店的味道一般来说就差不了。

本着这个原则,进了一家门面很小,但是人气很高的小店,门口的位置点餐,有生煎、鸭血粉丝汤和酸辣粉。我排在队伍后边,往店里面瞧,有七八张桌子,坐满了人。排队 的很多人都是买来打包回去的,轮到我时,点了一碗酸辣粉。酸辣粉虽然不是武汉的特色小吃,但每到一个地方,看见有卖酸辣粉的,便会点一份尝尝,也是因我对大学时候那种味道的留恋而变成一种习惯了。取餐的时候,还发现一种貌似豆制品做的片状物,名为“干子”,也顺便点了一份。

辣是一种痛觉。

入口的一瞬间,有种感动的想哭的感觉,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虽然还不是我在大学时候常吃的味道,但是绝对是我毕业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酸辣粉,北京比较有名的奶茶嫁给粉和西单那边常常有很多人排队的那家酸辣粉跟这个一比,简直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首先这个辣油,绝对是自家炸的辣椒红油,又香又辣,但是一点不呛口。然后是粉,是地道的红薯粉,很会吸附汤的味道,放到嘴里很劲道但却很容易被咬断,绝对不是刚才提到那两个还算比较有名的店所用的那种皮筋粉。再来就是油炸黄豆,刚进到汤里很酥很酥,一点不会嘎嘣硬,吸久了汤,变得软中带酥,口感和味道极好,可以说,黄豆炸的程度,绝对是衡量一份酸辣粉好坏的标准之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来就是最最重要的,也是一份酸辣粉的灵魂所在,就是这汤中酸和辣调配的比例,一定要让酸辣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才会使汤头的味道变得和谐又可以微妙的分出层次,多一分少一分都会让其中一种抢了另外一种的风头。因为酸和辣这两种感觉,都是属于于比较刺激的类型。酸是一种味觉,它要靠舌两边靠后一点的位置来感受,人在比较饥饿的时候,对酸的感觉会非常的敏感,等人吃饱了以后,这种感觉就会明显下降。而辣,很出乎意料的,它并不属于味觉系统。辣,是一种痛觉!在专业书上看到这一点的时候,真的是很惊诧,但是细细体会,确实是很有道理,在尝到辣的时候,我们的舌头会感觉到刺痛,接着这种灼热的刺痛感会向全身蔓延,接着我们会因此而全身发热,脑门冒汗。在对抗痛觉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就会分泌出一种特别的止痛剂内源性阿片肽,而这种肽的作用类似于吗啡。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对于“辣”这种痛觉,是如此钟爱了。而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讲,是否又有“痛并快乐着”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酸辣粉不是武汉的特产,但是能在武汉吃到这么正宗好味的酸辣粉,真的是出乎意料的惊喜了。

而后来加点的那份“干子”,应该是地地道道的武汉特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