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7

豆瓣8.8,是时候吹爆这部国产最佳了

子戈  灼见  今天



Jul.


27


灼见(微信号:penetratingview)


“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




作者 | 子戈


来源 | 子戈说电影(zigetalk)






在这个接连“撤档”的暑期档,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却异军突起。




截至目前,豆瓣超8万人评出8.8的高分。




不仅提前预定“年度最佳国产动画”,更成为近几年评分最高的国产动画电影——




哪吒之魔童降世

导演: 饺子

编剧: 饺子 / 易巧 / 魏芸芸

主演:  吕艳婷 / 囧森瑟夫 / 瀚墨 / 陈浩 / 绿绮 / 张珈铭 / 杨卫

上映日期: 2019-07-26(中国大陆)

片长: 110分钟




早在电影放出预告时,就有不少人表示:




这黑眼圈、大牙缝、浓浓“哥特风”的哪吒,怕不是来逗我?




但,看完《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却不得不感叹它的颠覆与创新。








是的,这是一部颇具创新精神的动画电影。




而且,它的创新是“由外而内”全盘贯彻的。




先来说说“外”,即外部形象。




如果你看过导演饺子的前作短片《打,打个大西瓜》,你一定已经感受过他身上的那股邪劲儿。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我又看到了这股邪劲儿,重点就体现在人物形象上。




片中的哪吒,估计你已经认不出来了。




画着烟熏妆,一脸邪笑,双手插裤袋,到处恶作剧。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俨然一个妖气十足的恶童。








至于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也不再是仙风道骨的智者,而是一个整日骑着猪、操一口川普的油腻中年男。




哪吒的父亲李靖,也一改封建家长的冷酷形象,成了一个大爱如山的慈父。










反派申公豹尽管依然阴狠,却是一个口吃,总在关键时刻闹笑话,这也部分消解了他身上的戾气。




还有《哪吒闹海》里那个形容猥琐的龙王三太子敖丙,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白衣飘飘的翩翩少年。








这些对形象的改编,可谓大胆。




以至于有些人难以接受,原本稚气率真的哪吒,怎么突然成了一副暗黑模样?




但我要说,这个改编我是认的,它甚至让我感到兴奋。




它做到了敢为人先,并且更重要的是,这种改编不是胡来的,而是有的放矢的。




哪吒的形象可以千变万化,但内核是什么?




是叛逆。




而一个叛逆的孩子,不是恶童又是什么呢?




从这个角度讲,《哪吒之魔童降世》只是用漫画的方式将哪吒身上的“叛逆”特性夸大,形成了一个内外一致的新形象。




这就叫创新,从一个传统形象中来,抓住特质,根据剧作需要聚焦、放大、强化,从而孕育出新的生命。








说完了“外”,我们说“内”,即故事的内核。




可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最大的创新就体现在这上面。




关于哪吒的故事,我们都太熟了,无数文艺作品中都有呈现。




其中最经典的一个,来自于1979年的国产动画《哪吒闹海》。




不夸张地讲,这部动画几乎奠定了现代人对于“哪吒”的全部想象。








片中的哪吒为了搭救被龙王掳走的童男童女,打伤夜叉,打死敖丙,大闹龙宫。




龙王一怒之下,扬言要水淹陈塘关。为救黎民百姓,哪吒拔剑自刎,舍生取义。




这是一个反抗强权的悲剧故事,在自刎前,哪吒曾说:




“父亲,孩儿把骨肉还给你,我不连累你。”




这话说得太决绝了,你当然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豪迈,但更深一层的意思,隐含着对于“父权”的反抗。




片中的父亲李靖是个严父,但另一方面,面对龙王的强权,他又是懦弱的。




哪吒若顺从父亲,就要向龙王屈服;若听从本心,势必又忤逆父亲。于是他斩断与父亲的血缘,慨然赴死,以此成就自己孤独的纯真。




那种“因自尊而自毁”给人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








在《哪吒闹海》里,哪吒面对的是外部权力对内心原则的挑战,这种内外的二元对立是极为明显的。




那么《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同在哪呢?




坦白讲,这部动画并没有一个绝对的外部反派。




即使是申公豹——这个表面上的反角,也并不是哪吒最大的威胁。




那么这部动画的反派是什么呢?




是一个更加抽象的存在,叫作:命运。








片中的哪吒原本应该是“灵珠转世”,却被调包,成了“魔丸转世”,降生为一个天生的魔王。




可他并不认命,决心要做一个拯救苍生的英雄。




可惜在村民们眼里,他始终是个妖怪,大家怕他、恨他,甚至在他做了好事之后,还要冤枉他。




不被理解的哪吒一度认命了,他甚至破罐子破摔,故意做魔王给大家看。




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看到哪吒在被两种命运左右着:一种是“天命”,一种是“人命”。




具体说,“魔丸附体”就是天命,“众人成见”就是人命。而他要做的,是如何反抗这两种命运,最终活出“我命”。








是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建立了这种“三命结构”。




它实际回应的是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我是谁?




这也使得它从传统的神话故事中脱胎而出,更加具备了现代意义。




不止是哪吒,我们看片中的敖丙,他也受这两种命运的煎熬。




与哪吒不同的是,哪吒的两种命运是同向的,都在拉扯着他往“邪恶”的路上走,而敖丙的两种命运却是相悖的,使得他无比纠结。




敖丙本是“灵珠转世”,是天生向善的。可身为龙族的他,又肩负起整个龙族复兴的使命。那使命要求他杀死哪吒(魔王),建功立业,帮整个家族翻身。




天命为善,人命为恶。敖丙不知该何去何从。








再看片中名义上的反派申公豹,尽管他确实做了坏事,但是归根结底,他只是个被命运左右的人。




他本是豹子成精,身为妖族,有些自卑。后来拜在元始天尊的门下,又深感自己怀才不遇。




当师父要把十二金仙的最后一个席位给太乙真人时,申公豹由妒生恨,想用卑鄙的手段来成就自己。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这部动画到底在讲什么。




它讲的就是:当天命不遂人愿,人命又不尽人意时,一个人该如何自处?




申公豹的“妖族身份”,就是他的“天命”;他的“怀才不遇”,就是他的“人命”。




为了反抗不公的命运,他与同为妖族的龙族勾结,调包了魔丸与灵珠,并栽培敖丙,企图杀死哪吒。




他之所以做这一切,表面看是在反抗命运,但其实不过是想为自己挣回“十二金仙”的名分。




说到底,他还是认了命。




他把“自身价值”的评判权,交予他人,于是永远丢了自己。








反观敖丙和哪吒,他们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这种胜利不是表面上战胜了谁,而是他们在内心里找到了自己。




尽管敖丙也曾一度迷失,尽管哪吒也曾负气,甘心做个魔王,但最终,他们都没有认命,无论那命是天说的,还是人说的,都不作数。




正如影片最后的字幕所写:“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




以及父亲告诉哪吒的那句话:“你是谁,由你自己说了算。”




这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想要告诉我们的。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这部动画的编剧兼导演饺子。




你能明显感觉到,这部动画的剧情不是为了生造戏剧性,而扯出来的一段一段的碎片。




相反,它是一个整体,是经过由上到下的设计以及一以贯之的执行的,这才使得整部动画能自圆其说,又如此主题鲜明。




仅从这一点上,我觉得《哪吒之魔童降世》已经超过了彩条屋影业的三部前作《大鱼海棠》《大护法》《大圣归来》。




虽然这三部作品,同样不拘泥于儿童领域,有着自己很清晰的、甚至是有深度的表达,但完成度都不及《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成熟。








当然,这部电影仍然存在一些不足,比如针对人物偏见的笑点设置,还略显幼稚。




但是瑕不掩瑜,《哪吒之魔童降世》绝对称得上年度最佳国产动画。




在经典电影《哪吒闹海》上映的40年之际,这部全新改编的电影登上大银幕,也颇具意义。




从今往后,每一个深爱国漫的人,心中都将记住两个哪吒:




一个是那个站在高台上,迎着风雨,拔剑自刎的哪吒。




另一个,是冲向天雷,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




这两个哪吒,没有孰轻孰重,都颇具意义——




前者注定成为不可磨灭的经典,而后者又一次让我们燃起了对国漫的信心,让我们看到了国漫的新希望。




— THE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