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慢

字数 2670阅读 76

从前慢

文/臭小蛋

这是由木心先生生前创作的一首小诗,2011年他去世后,这首诗才被人们发掘广泛流传,最后变成一首歌曲。歌词如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听这首歌,很有感觉,寥寥数语道出了不少人心里面沉默已久的从前。

的确,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都诚诚恳恳的说一句是一句。我自然也不例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先少年时,长辈就教导自己要诚实,不能说瞎话,不能撒谎,说到什么做到什么。为了这事,我还吃了不少哑巴亏,因为思维是直的,不知道变着法儿为自己辩解,也不知道所谓的机灵,所以也老被人说傻孩子。

比如小时候,爸妈对我是放着手的,没有过多的干扰我的学习什么的。从来也没有上过补习班什么的。发了成绩单不管好赖,都如实上交。学校暑假寒假的作业也都认真按时的完成。别人觉得很痛苦的学习,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能在每一个红色对勾的试卷上,以及那个庞大的红色数字上找到一丝成就感,一丝快乐,甚至于不可说的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最怕蛇,蝎子,老鼠,螃蟹,可是有一天外公在南石桥抓了好多螃蟹回家。我很好奇就站在旁边看,比我大的几个姨和舅舅,总拿着螃蟹吓唬我。年少时胆子小让我有一天听了外婆说:“男孩子家,怕什么怕!说出去羞不羞人。”我便对这些恐惧的动物动心了。每一次面对它们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一种声音,那是每个长辈都对我说的“不要怕。不要怕。”于是这些讨人厌的小家伙,就成了小时候逗我开心的玩伴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少年时离家去外地读书,家长的心是牵挂的,没有独立生活过,吃饭,洗衣服,自个儿学习,这些事情都在苦恼着我。我一直对这些东西不太开窍。很幸运遇到了一群和我有一样经历的朋友,大家干什么都在一起出谋划策。久而久之彼此学习,彼此帮助满满的陌生得独立为以后家常便饭般得独立树下了第一块基石。处于三不管,家长不太管,老师不太管,学校不太管的时期,更让自己选择了一条自己快乐而光明的道路,这些都来自内心对“出息”二字的不断探索,以及内心说到做到的执着和坚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比如,从骑自行车说起,表哥是我的入门老师,我只学了半天就放弃了。后来,长辈叫我们小孩子跑大街买东西,每次都看着别人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就回来了,自己却要满头大汗。所以我用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摔了好多次才学会骑自行车。尽管痛,但是当长辈松开手的时候,自己能驾驭一辆自行车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时,真的笑脸笑的就像裂了的石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早的南府店,长街黑暗无人行,卖千层饼的小店冒着热气。这大概是我在歌词里找到自己最相似的场景了。

刚上初一吃的最多的,就数南府店十字路口的那家千层饼店。第一次去还是朋友带我去的,一块钱的千层饼,配上一碟自己放了醋的咸菜,加上一碗热乎乎的面汤。就这么简单的场景,我看着别人这个样子,别人看着我这个样子。在长街黑暗的南府店,它们家的卖东西的小店冒着热烟。店里年轻的老板总爱放《樱花草》这首歌,多少个乌黑的夜和将明的昼,熟悉的旋律划去每日的厌和烦。第二天让人们依旧简简单单,轻松自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次,吃饭时把课本落在小店里了。回到宿舍了,才发现,急得我一头热汗。朋友二话不说陪着我去小店找。一路上我总想着:会不会被别人捡了去,扔掉了。结果,一到小店一问,年轻的肤色漆黑的老板笑着说:“小伙子,你们走太急了,有人喊你,你也不答应。我便把书给放在这边,等你来取。”我第一次对小店的老板道谢,虽然还不太适应说“谢谢”。但那时候,发自内心的话就不知怎么从嘴里出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以前总会躺在房顶上看着日色慢慢变,也觉得人们开的车,赶的毛驴和牛羊走的也慢,一辈子只要爱一个人就好了。现在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跑的块,一生也不知道该去爱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前总爱拿着手指对着天上的云儿比划,一团云彩可以看半天,一会儿像条大鱼,一会儿像匹马儿,一会儿像个仙姑,一会儿像个白翁仙人。思绪天马行空,总幻想云彩上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然后白云变晚霞,晚霞变落日余晖,天儿才黑下去。那时驴子牛儿拉的车也慢,送信的绿皮车也慢。现在什么都快儿,什么都能飞快的来,如影随形的去。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爱谁了,有谁喜欢。

一切都太快,友情消逝的快,亲情疏远的快,感情冷淡的块。我们常说:爱,无处不在,而爱,却又无处不散!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从前的嘴角也好看,微笑迷人也简单,你笑了,人家就懂了。

以前有个朋友,和我们上学租的房子在一条街,以前是同班加半个同桌,后来分班了就分班了。她是我唯一能记得分了班还依旧对我笑了一年的人。经常放学回租房的地方,老碰见她,我们总是彼此浅浅的一笑问安。你笑了,人家就懂了,你记得人家是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不知怎么了,就是不开这个窍,思想变的叛逆极端。嘴角勾起的笑不再浅,甚至觉得对别人笑就像脱光了衣服一样,在迎合在巴结别人 。

所以笑就没有了或者夹杂着复杂的情感,甚至见到了明明牵肠挂肚的朋友,还要好面子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现在我懂了,我不该这样子,我应该听从自己的心声,给每一个相识的朋友一个浅浅的笑。

即使这些年,我们都不太联络,或者联络一次也让对方惊慌失措。一个笑,别人就懂了,心里还记得曾经的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前的话也常见,言语简单有情感,你说了,人家就懂了。

“慢慢来。”“别担心。”“你瞎想啥呢?”“这还用你讲!”“我来帮你下!”“你可以……,然后……。”“加油。”“早去早回。”“还行。”“给你个大拇指。”以前的话都很常见,除了问候和鼓励,还有一些对人的尊重和赞赏,你说了人家就懂了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的话很不常见,言语华丽无情感,你说了,人家也难懂。

现在的话很曲折、很黏着,很分析,辞藻犀利又冷淡,你说了,人家就哭了,就苦了,就枯了。从一人的话语里面,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品质,以及话语的真诚感。当言语变的雷人又吸引眼球,模仿复制来的快去的快,里面的信仰和价值流失的也就快,你说了,人家就困惑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前慢,不知道谁起的歌名,概括了多少人的从前,也让我们着实的反思“现在快”。

《现在快》个人发挥版

回想近来年长时

大家嘟嘟囔囔

说十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通明人挤满

卖快餐的小店冒着火气


现在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快

一生不够爱一个人


现在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前慢》文章总结版

清早的南府店

长街黑暗无人行

卖千层饼的小店冒着热气


现在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跑都快

一生也不知道该去爱谁


从前的嘴角也好看

微笑迷人也简单

你笑了 人家就懂了


从前的话也常见

言语简单有情感

你说了 人家就懂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