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法理解灵魂---格里戈里·佩雷尔曼

一个无法理解的灵魂,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自己喜欢的事情,他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神话,他就是格里戈里·佩雷尔曼。

1966年出生于俄罗斯,他是个犹太人。到现在依然单身,大家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现在在干什么有的人说在瑞典见过他,有的人说他回到了莫斯科自己母亲身边。他生活非常简谱,一头放荡不羁的发型,有时候还会被人误认为是一个流浪汉。

他的一个邻居回忆,每次见他都穿着一件防水布衣和布满灰泥的长裤,在他家旁边住了7年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头发不剪,胡子不刮,刚开始以为是个精神病人。

从我们的世界观来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通的人,是一个可以被忘记,可以被忽略的人。第一没工作;第二没钱;第三没媳妇儿;第四书呆子;第五没形象;第六邋遢;第七没朋友。

他和社会格格不入,他讨厌条条框框。他曾经有一分研究所的工作,因为研究所要求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他认为这不是再做数学,后来辞职不干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解决了一道在大众看来很无聊的数学题,通俗地说就是任何情况下都可以用收缩绳子的方法证明地球是圆的。麦哲伦环球航行证明地球是圆的并不严谨,如果南北极贯通一个洞,麦哲伦团队也能回到起点。

这么无聊的数学题居然有人对它感兴趣,放在国内老师会告诉你看看答案,如果没有答案就放弃不做了,分数要紧。确实挺无聊的问题,即使证明过程放到那,我也感觉很无聊。

然而大神之所以是大神,就是因为他和你完全不一样,你甚至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他的世界观。他曾经做过许多让世界没面子的事儿有:

  • 2010年拒绝千禧年数学100万美金
  • 拒绝2006年的数学菲尔兹奖
  • 2004年拒绝了俄罗斯科学院院士
  • 2004年辞去了所有工作
  • 1996年拒绝了欧洲数学学会给她颁发的“杰出数学家奖”
  • 1996年拒绝去斯坦福和普林斯顿大学聘请

我无法理解他的世界观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放到我们的社会来看,这不是一个傻子么,给你钱你不要,给你名你也不要,你要啥。钱拿回来,给自己买件衣服,换个房子不也行么?无论去哪个美国大学,去哪个研究机构,不都是正道儿么?然而,这个世界给他的都不是他想要的。也许一个人要取得自然科学方面的成就需要淡泊名利,需要科学的精神。你的不理解,正是别人成为伟人应该具有的品质。

2000年5月,由美国富豪出资建立的克莱数学研究所,精心挑选了7大未解数学难题。无论你是数学家还是流浪汉,任何人只要解决其中一题,都可以领走100万美金。至今为止只有“庞加莱猜想”被格里戈里·佩雷尔曼解决。要想领取100万美金,需要将证明过程发表到权威数学期刊,他毫不理会这样的规定,最终克莱数学研究所妥协了,只要佩雷尔曼来领奖就可以了,但他依旧无动于衷。就差直接把100万美元堆在他家门口了,理由是“对金钱不感兴趣”。

2006年拒绝领取菲尔兹奖时,他给出的理由是“没有路费来领奖。”联盟主席约翰鲍尔表示:愿意支付来回所有食宿费,但佩雷尔曼还是不为所动。佩雷尔曼唯一领取的奖是在1982年,他16岁那年在布达佩斯举行的国际代数和几何奥林匹克竞赛中,以满分42分拿到的金牌。

这仅仅是他拒绝或奖的一部分,耶鲁大学向他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提供20万美元的奖学金和解决住房问题,由于政治因素他拒绝了。1995年斯坦福大学寄出职位的邀请,他拒绝了,理由是不能接受要求自己投递简历。1996年拒绝了只颁发给32岁以下数学家的杰出青年数学家奖和不菲的奖金。

这让我想起了乔布斯亲自撰写的广告词think different。从新欣赏一下这个广告,我发现乔布斯是在为全人类招聘天才,然而格里戈里·佩雷尔曼就是其中一个。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praise them, quot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disbelieve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that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invent. They imagine. They heal.
They explore. They create. They inspire.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Maybe they have to be crazy.
How else can you stare at an empty canvas and see a work of art?
Or sit in silence and hear a song that's never been written?
Or gaze at a red planet and see a laboratory on wheels?
We make tools for these kinds of people.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